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二十约•恐怖电影

目录


   

   端木熙没有理解杨敬华的思维模式,他踌躇的看了眼天色 “你不打游戏?”

   “游戏什么时候不可以打啊~”杨敬华擦干手过来抓住他,眼睛亮亮的 “找你看电影的机会可不多~” 虽然他蓄谋已久。

   “……”端木熙沉默片刻,望着满脸期待的杨敬华,说不出拒绝的话 “好。”

   可能是他睡了一天杨敬华闲着没事干的原因,看电影的准备极为充足,影灵从楼下拿了一盒爆米花上来,风风火火点了两盏小夜灯,隔老远摆在卧室角落里,柔和细腻的浅光映照着屋内物件,拖出深长的阴影照在墙上,刻意营造出电影院一般的阴暗环境。

   杨敬华搬过电脑坐在桌边,点开文件夹,上下拉动给端木熙看自己下的电影,兴致勃勃侧头问 “你想看哪部?”

   端木熙扫了一眼密密麻麻的列表,没有任何想法 ”随便。”

   杨敬华到底是多想跟他一起看电影……还是说,仅仅是跟他一起?

  “那就这个吧,”杨敬华很开心的样子,像极了约了恋人看电影的青春少年,点开播放器又反应过来 “端木,你会害怕吗?”

    其实他的语气里期待更多一点。

   “真的我都见过,还会怕假的?”端木熙挨着杨敬华坐下,看着缓缓黑下去的电脑屏幕,声音平静淡然。

   杨敬华有些失落的哦了一声,想想也是。

   他本意是想让端木熙能多接触一些有趣的事物,对于过目不忘的端木熙,悲伤的事情实在太多太沉重,无论是神龙章轩,端木寺萍,抑或者只是送走一个个魂魄的记忆。他无法想象端木熙如何支撑到现在,他只希望年少的阳冥司至少能多一点开心的回忆。

   当然他纯属是私心选了恐怖电影的。

    刚刚在机器里取出来的爆米花还散着热气,带着玉米的香甜酥脆,杨敬华吃了两颗觉得不错,知道端木熙忌口里不包括玉米,就抓了一把递到端木熙手里。端木熙低头接过爆米花,有点无措,犹豫着放了一颗到嘴里。

   “好吃吗?”杨敬华眼睛看着电影却一直关注着他,立刻偏头问, “我第一次炸爆米花,给点面子哦。”

    端木熙很认真的把爆米花一点点咬碎咽下去,听到他的话眼里却有柔和的笑意酝酿起来,温声道 “好吃。”

   “真的?”

  “因为是你做的。”

   杨敬华猛地转头盯着电影看,如果目光能化为实体大概能把电脑屏幕刺无数个对穿,颇有种撩人不成反被撩的感觉。头也不回的再抓一把直接往端木熙嘴里塞 “那你多吃一点。”

   端木熙向后仰头避开,无奈道 “敬华,你放回去,我自己拿。”

  音乐逐渐变得瘆人起来,然而杨敬华的注意力根本不在电影上,他心浮气躁低头看着一盒子爆米花,神思不属。

   比起最开始全身笼罩着寒气的样子,现在的端木熙已经逐渐卸下了自卫的刺,像剥开外壳露出柔软的内胆,向他靠近,信任他,甚至有些依靠他……但他仍然觉得不满足。

  “…卧槽!”

  之前走神太厉害,结果一抬头看到电脑屏幕上血肉模糊的脸,杨敬华吓得差点朝后仰下去,端木熙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可惜没能拉住爆米花,在地球重力影响下,一盒子爆米花噼里啪啦撒了一地。

  “………”

 杨敬华默默蹲下来,从书架上抽了两本书,把一地爆米花扫到一起,装回盒子,丢入垃圾桶,大概是动作太过幽怨,他身后端木熙低低笑了一声。

  “喂喂…有那么好笑吗。”杨敬华坐回去,伸手去戳端木熙的脸,后者侧头避开,果断把他的手按下去 “看电影就好好看。”

  杨敬华啧了一声,就势靠在端木熙身上继续看,也不觉得自己的动作有什么不对。

  可以看出来,这部鬼片的惊悚氛围塑造得非常好。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杨敬华一边看一边小心翼翼地挪动到端木熙背后去了。真的鬼他怕,假的他也怕呀。

  “我真是搞不懂你,”端木熙低头,目光落在杨敬华环在他腰间的手上,觉得自己的影灵思维真是神奇 “你一个鬼怎么还害怕同类的?”

  “没办法我政治老师死得早———鬼这种东西,一点都不马克思主义!”杨敬华整个鬼挂在端木熙身上,就露出个头压在端木熙肩膀上坚持看电影,在屏幕上女鬼露脸的的时候嗖一下缩回去,跟被一锤子打中的地鼠没什么两样。端木熙被他整的无奈至极,心思都不在电影上了。“你自己就不马克思主义。”

   其实杨敬华真的怕吗?他可能就是有点虚,但好歹前世今生经历了那么多了,面对电影里假的也不至于这么畏惧,只是他很享受这种“怕”的感觉而已。

  “那怎么能一样啊。”影灵振振有词 “就算死了我的智商还是这么高,跟那些傻了吧唧一根筋的鬼是一种东西吗?!”

  “那你还在怕你口中傻了吧唧一根筋的东西?”

   电影结尾的音乐响起,杨敬华满血复活蹦起来,很幼稚的强行转移话题 “下次我们不看这种电影啦!一点意思都没有!”

   端木熙听着他在一边摆弄电脑一边叽叽喳喳,轻轻弯了弯眼睛,明明从实际上来说比过了两辈子的杨敬华小了不知多少,但看起来可是成熟多了。

  无论过程是怎样的,其实杨敬华最初的目的还是达成了。

  从窗口眺望出去,启明星点缀在光暗的界线上,它背后无数星辰逐渐隐入消退的夜色里,它身前嵌在静灵山间的红日缓缓升腾出温暖的曙光,一线朝霞徐徐展开,蔓延成火,染红了满天灰暗的云彩,竟宛如希望绽放。

   天亮了。

评论(7)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