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三十九约·任务进行中

目录


   

对不起,按摩浴缸,实在是,没用过,不会写……


在开车的边缘疯狂大鹏展翅

不知道为什么写起了雪盲症…于是又吃了剧情变成撒狗粮的一章

—————————————————


 

  灵魂不需要睡觉,但并不是不能睡觉,杨敬华死缠烂打磨了半天,最后果然还是端木熙退步,让他成功蹭上床,抱着端木熙睡了一夜。

   虽然什么都没发生,但这是质的进步。

   早上,端木熙没有人叫是很难自己醒的,倒是杨敬华醒了。昨晚并没有完全拉上窗帘,但天空上飘着纷纷扬扬的雪花,光线并不明朗。他眯了眯眼,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时间,垂头看端木熙,自从确立了关系之后,哪怕更耗费能量,杨敬华也更多保持着成年体型,因此端木熙此时正靠在他肩上,睡的很安心。

   即使并不显眼,但端木熙睡觉的时候实际上会微微缩起来,杨敬华不大确定这种睡姿到底是代表敏感还是不自信,或者是都有点?外人总是认为阳冥司强大无敌,只有他接触到的是这样的端木熙,完全敞开毫无保留,如同张开的贝壳,只在他面前露出柔软,与当年一样温柔安静的那个孩子。

   他突然一愣。

   熟悉感…又是熟悉感,其实和端木熙无关的很多事情他都忘得差不多了,但是不知为何,眼前突然闪过儿时那个小男孩的样子,这次没有人来打扰他,他慢慢想着,莫名其妙的,一颗心狂跳起来。

  “端木……”

  “……唔……”端木熙像只真正的猫一样在他肩上磨蹭了一下,慢慢睁开眼,眼睛里还带着慵懒的困倦和不清醒,恍惚的看了他一眼 “……几点了?要起床了吗…?”

  “要是困就再睡一会。”杨敬华被他这一眼看的什么思维都停了,早晨本来就是容易冲动的时间,一下子感觉全身都烫了起来,虽然口中这么说,手却从睡衣的下摆摸进去,沿着腰线一路往上,端木熙全身抖了一下,立刻被他刺激清醒了,猛然抬头把他的手按住,声音有点慌乱 “你干什么!”

  杨敬华低头亲他一口,不答他的话。

  人总是得寸进尺的,端木熙对他无休止的纵容,让他越发不满足,越发恃宠而骄,忍不住想进一步,再进一步,他知道端木熙对他毫无防备,毫无底线—— 

   果然端木熙按着他的手并没有用多大力气,轻易就被他挣开了。

   “……敬华……”阳冥司的声音有点哑。

   “嗯。”

 

  “杨敬华!端木熙!你们醒了没有啊真是的!”

   砸门的声音。

   “………!”杨敬华动作一顿,明显的僵住了。

   “今天不合适,下次吧…好吗?”端木熙松口气,其实心里很有逃过一劫的感觉,但是也看到杨敬华满脸的不甘心,抬手摸了摸那用发带高高束起的长发,轻声安抚他,

   外面丝毫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的欧阳阳还在喊。

   杨敬华有火发不出,要炸了,气的低头狠狠在端木熙嘴唇上咬了一口,力道不轻,以至于端木熙“嘶”的抽了口冷气 “杨敬华你属狗的吗?!”

   “你别说,我还真是属狗的。”杨敬华掀开被子起身,转头笑了一下。

    端木熙说不出话来。

 

  “你们总算出来了……哎?”守在门口的欧阳阳心很大的无视了杨敬华比昨天杀气更重的眼神,目光穿过开门的杨敬华,落在还坐在床边的端木熙身上 “端木熙,你怎么戴着口罩?你还去吃早餐吗?”

  杨敬华咳了一声,开口替端木熙回答“吃,刚刚叫了送早餐的服务…你别守在门口了成不成?”

  “……行。”可能欧阳阳还是有点动物的直觉,在这时候终于敏锐地感觉到了气氛不是很对,迅速的退让了“那你们走的时候叫我一声。”

 

  出门的时候,雪停了。

  细微的阳光从云层中照下来,经过洁白无瑕的地面,反射出耀眼的亮光。

  “说起来,我以前好像听说有一种病叫雪盲症。”杨敬华开始瞎叨叨,看着自己脚下的地面,雪层几乎完全盖住了路面,人走会在上面踩出薄薄的脚印,他走在端木熙身后,踩进端木熙留下的脚印里,虽然知道身为鬼落地无痕,但他仍然忍不住挺开心的。

  欧阳阳的确感觉眼睛挺疼的,尤其是他看着前面两个的时候,就算他没听过“雪盲症”,这个“盲”他还是听明白了。

  “什么雪盲症?”不懂就要问。

  走在前面带路的端木熙作为过目不忘的百科全书式人物,果然开口解释了“雪地对阳光反射率很高,长期直视雪地可能会导致受到强光刺激,角膜受损,引起暂时性失明。这就是雪盲症。这边…的确挺亮的。”

  “所以说,雪盲症不属于疾病,你也有可能会得对吗?”

  杨敬华提炼的重心与众不同,加快脚步走到他旁边,四周看了看。他们已经出城挺远的了,完全看不到人影,鸟有没有飞绝不知道,但差不多是万径人踪灭了“要不要你闭上眼,我拉着你走啊?”

  “…不用了吧。”

  “没关系的。”杨敬华已经抓住他的手,歪头看着他 “哥是鬼不会得这个,来,闭眼。”

  [再多依赖我一些…]

  端木熙抿了抿唇,眼神犹豫的游移了一圈,最后还是听话的闭上了眼。

  “不过,敬华,你知道往哪里走吗?”

  “嗯,往灵力紊乱的那个方向就可以了吧。”杨敬华抬头望了一眼,阳光会让他觉得刺眼,但也仅限于刺眼,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伤害。端木熙此前也没来过这里,凭借什么辨认的方向其实再清楚不过。

  端木熙颔首,握紧了那只手,因为闭着眼,失去了视觉,所以十指交扣的触感就格外清晰,他不自觉的弯起嘴角,轻轻笑了笑,杨敬华用念力感应路面上有没有挡路的石头并把它们挪开,眼神则一直关注着他,见他笑,也跟着笑了。

 

   于是在这一刻,欧阳阳突然领悟了。

  他眼睛疼根本不是因为那什么雪盲症,而是因为眼前这两个吧!


评论(21)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