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三十二约·神迹

目录


   

  本章结局铺垫有……

——————————



大型祭祀=端木熙需要白天洗澡=好机会。

  而且现在杨敬华觉得自己有了合理的关系可以做一些什么,就非常理直气壮,虽然为了赶时间手上还在继续画自己不擅长的阵法,但能做到头也不抬抱着本子亦步亦趋寸步不离端木熙身边。

  “……你在搞什么…”端木熙被他跟的很慌,扯了扯领口回头看他,“接下来有一场大型祭祀,我需要沐浴净身……杨敬华!”

  说到一半,杨敬华终于抬头看他,端木熙一看到自己影灵的眼神立刻就反应过来了,一时简直心态复杂,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以端木熙的见识广博,这世上大概也只有杨敬华可以让他彻底无语,咬了咬牙,不得不一字一句解释 “阳冥司祭祀之前,需清空身心污浊杂念,以洁净之身侍奉神灵…你都在想干些什么?!”

   杨敬华撇了撇嘴,不以为然,抬手把本子放在旁边的架子上,“那又如何?”

   当初山神祭说是端木熙以不净之身侍神,后来还亲都亲了,只要灵力供应跟上了,不是也没怎么样嘛?

  “你是阳冥司没错,但你也是我的祭司,”影灵不高兴的看了眼周围,眼眸眯起,带了点桀骜不驯的怒气狠意,犹如荒野上的狼王,在月下挺直了背脊。他猛然变幻身形,伸手用力把端木熙拉进怀里,低头和他的祭司鼻尖紧紧相贴,彼此望进对方的眼睛里,咬着重音强调,语调沉冷 “我•的•!‘

    再说,指不定他就要对上神明,跟神明抢人了!

   端木熙嘴唇微微动了动,直觉杨敬华这个状态不对,更像是处于惊慌之中,于是一点就炸,反应实在是离奇的太大了。

   “敬华——”阳冥司闭了闭眼睛,伸手拥住杨敬华肩膀,悄无声息的注入温和的灵力,放软了声音“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出乎意料的是,杨敬华这股莫名其妙的怒气来的突然,似乎去得也很快,他啧了一声,眨了眨眼,反倒露出点委屈的样子,没等端木熙出言,已经满脸不甘不愿的松开了他,抬手轻轻按了按自己的眉心。“我只是……”

    端木熙握住他的手,倾身过去温柔的亲了亲他 “没事的,敬华。”

   怎么会没事,杨敬华但凡一想到祭祀的生命力流失就暴躁的想把天都掀了。

   可是面对这样温柔的要命的端木熙,他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去沐浴。”只是轻柔的以唇碰触之后,端木熙收手回归正题,伸手拉开了房门,同时看了杨敬华一眼 “不许进来。”

   “……”杨敬华心里刚刚掀起来的戾气奇异的又被风平息下去。他看着门关上,沉思了几秒,声音一扬 “大家都是男人,没什么不一样的嘛,你何必呢端木。”

   “这话问你自己。”端木熙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语气轻飘飘的,警告一览无余。

   ……好吧,反正沐浴净身也不是一天功夫。


   这世界上,真的存在【神】吗。

   如果真的有【神】,为什么善恶无报?

   杨敬华想,他只会承认站在祭坛上的最为耀眼夺目的那个人,是他的【神】。


   “敬华,我请你帮个忙,“

    杨敬华听到熟悉的这句话,心里猛的一凉,他看到端木熙扶着桌子,低着头,神态晦暗不清 “我…有点高估自己了。”

   明明…这一次,没有受伤,不需要研究缚魂阵,端木熙休息的还挺好的,为什么体力还是不够呢。

  “我以为自己还跟以前一样做得到,但是,现在毕竟已经…”

   难以言喻的恐慌突然吞噬了他,他意识到有些东西他没有成功的改变,如果再这样下去,只怕是重蹈覆辙。

   杨敬华面上不显,却死死握拢了手指,全身冰冷,几乎感觉到魂魄不稳。

    “祭祀不能中断,但实话告诉你,我现在站起来都有些困难…”

   “…我扶你上去,不行吗?”

    影灵声音发抖,心痛到仿佛整颗心都被拆成了一片片,毫不怜惜的用力在脚底踩得粉碎,呼吸失去空气,心脏失去血液的感觉是怎样的?再度失去端木熙,只要想一想,就足以让他绝望的想发疯的事情。

   他重生回来,不是为了再和端木熙一起过两年,他想让端木熙活下去啊。

   说好的主角光环呢,为什么他连【神】的边际,都看不清摸不到呢。

   “不行。”端木熙大概察觉到他情绪失常,抬起手轻轻碰了碰他,把额前的发丝替他捋到耳后,如同某种最柔软也最坚韧的东西,白发的阳冥司语气温柔却坚决“我不能让他们知道…敬华,帮我完成这场祭祀,好吗?

   杨敬华抿着唇在阳冥司身前半跪下来,低头缓缓伏在他膝盖上,不想也不能把负面的情绪传递到端木熙身上,他知道端木熙压力已经很大了。

  而秦诗瑶的能力,并不是随便能动用的,那是渡秦诗瑶的命。不到万不得已端木熙绝不会这么选择。

   “端木…你想我做什么。”

   “上我身。”

   “………”预料之中的回答,杨敬华闭了闭眼重新睁开,他抬头看着端木熙,露出一个笑容 “你把‘身’字去掉我会更开心一点的,真的。”

   端木熙微怔,生气的抽出手在他头上重重拍了一把 “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这些事情?”

   杨敬华只是笑了一下,他想,果然是改变太多,已经找不回以前的轻松自在了。

   脑海中的倒计时无声的往前跳了一大步。他叹了口气,想是不是真的要走到破釜沉舟的那一步,他并不是畏惧那种可能,只是,看不到成功的希望。

   而现在,他能做到的只是尽力的收敛再收敛,只希望上身给端木熙带来的负担能小一点再小一点。

   

  其实这次,杨敬华丝毫不紧张,虽然如果真的摔了一跤大概是要把端木熙的脸丢干净,但是在场的这些灵媒灵力者,不得不提,那些秉持“大义”逼着端木熙上祭坛的人,十有八九都被失去约束的杨敬华动剑杀过一遍,如果不是神龙章轩拦着他可能株连的更严重,所以面对这些人杨敬华实在是没什么好紧张的。

   金与蓝的灵力交织着从身体中抽离,丝丝缕缕萦绕在轻柔的吟唱中,翩飞着向外围一圈圈扩散,所过之地,灵脉被唤醒,暴动的戾气消散,万物俯首,绿叶抽芽,草木生灵,鸟雀也安静的垂首,天空中的云彩被驱散,骄阳的光芒仿佛独宠的笼罩下来,光辉万丈。宁静稳定的灵力通过回流,滋养着一切。在这一刻,世界是安宁的,但是整片天地都在回应阳冥司的吟唱。

   杨敬华抬首,用端木熙的眼睛看向天空,宝石般剔透的蓝天,万里无云,他看着天空,仿佛看着整个世界,生生不息的灵力环绕着星球,并非神的恩赐,仅仅是阳冥司对万物的温柔。

  下一秒,在猛一霎那,影灵和阳冥司的灵力突如其来的完全融合,形成奇异的力量,仿佛从心底而起,直直涌到他的眼前,整颗星球在眼前微缩,杨敬华看到一条条灵脉被点亮,如同入夜时一盏盏亮起的灯,从天地四方汇聚一堂。

    连上青云。

    杨敬华愣住了。


    神迹,神留下的痕迹,亦是,神的踪迹。


评论(5)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