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三十约·护

目录


   

     “……差不多行了…”端木熙喘息着按下杨敬华揽在他腰间的手,声音沙哑,觉得身体有点软,靠着墙才站住脚,固然这个角落比较偏,应该没什么人经过,他也不想赌任何被看到的可能性。杨敬华身为灵,普通人是看不见的,但他端木熙还要脸。

    杨敬华眼里明朗的笑意压都压不住,侧身把头埋在了端木熙肩上,低声笑到带着些傻气“抱歉,我只是…太高兴了。”虽然语气毫无一点歉意。

   端木熙面上不显,却微微红了耳尖,手上用力推开黏黏糊糊扒在身上的影灵,整理自己被揉皱的衣服,“我还有两场考试,你先…”

   给我个机会让我适应一会。

   虽然并不是心念传音,杨敬华却觉得自己仿佛听见了端木熙的心声,

   他想端木熙怎么能这么可爱,他也知道一个大男人其实是不能用可爱来形容的,但他就是忍不住这么觉得。

   “好,我等你。”

 

杨敬华一路送端木熙进教室考第二场,虽然在外人眼里端木熙是一个人走的没错。自然他其实也不是不能跟着进去,主要是被端木熙用眼神杀出去了,才恋恋不舍门口停步。他当然想的清楚,这种时候没必要把端木熙逼得太厉害,反正考完之后端木熙还是得面对现实。

迎着端木熙向外望过来的目光,杨敬华努力挥手,笑嘻嘻做了个飞吻的动作,果不其然看见阳冥司猛然低头看题去了。

 

啊,他都在做些什么啊……

端木熙笔尖停在第一道题上,许久未动,或者是他也快写不动字了,耳后烧的厉害,刚才的事情和往昔的一幕幕交织在一起闪过脑海,占据了绝大多数思维,别的部分差不多只剩下空白的,还是坤日环不断镇压灵力传来的凉意让他能够保留一点清明。他怎么就能头脑发热一下子说出口了和杨敬华在一起了……

阳冥司低头,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露出懊恼的神情。

他需要时间好好思考一下这突然的关系变换。

……而且试卷还得做。

端木熙第一次有了考试时间太短的苦恼。

 

虽然不被允许进教室,但杨敬华心情实在太好,哼着歌在教室外转圈圈,隔半分钟看一次时间,开开心心,像在过节。天空是湛蓝的,阳光是灿烂的,鬼生是美好的,世间万物都镀了一层温柔的光,都在朝他微笑,在这样的好心情影响下,前世最后孤独死寂生活残留下来的戾气也在淡化,看看教室里鲜活的阳冥司,那段灰暗的记忆如同虚假一般,杨敬华甚至想————

看在是今天的份上,也不是不可以手下留情。

“哎?这位同学……”女子轻柔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你是我们系的吗?现在考试……”

“你终于来了啊。”杨敬华一脚踢飞地上不知谁扔的小纸团,没事的时候他并不会保持成年体,刚刚就已经变成了少年的样子,回头的时候笑的着实灿烂,可以说是真的很可爱了。

“刚才偷看的开心吗?”他笑,语气相当温柔,不得不提,曾经端木熙把杨敬华孤单一个留在世上的经历对影灵的性格还是不可避免的造成了影响,至少当初看着神龙章轩开枪杀人还会感到震惊的那个杨敬华,现在自己也是心狠手辣面不改色,大概犹有胜之了。也只有为了端木熙,他会尽力的改变,不会让杀戮占据自己的思维。

想到这里的时候,杨敬华格外柔和。

如果忽略现在落月剑横在对方脖子边上的动作的话。

“……同…同学?”女老师额头沁出细密的冷汗,睁大眼,颇有点梨花带雨的味道,强笑“我不明白…你…你这是……”

“别他妈想驴你爷爷我,”杨敬华嗤了一声,侧过剑身拍了拍她的脸“刚刚从东楼梯上楼的,是你没错吧?”

女老师猛然咬住了嘴唇,却仍然不肯放弃,眼睛里有惊慌失措的泪光涌现出来 “我…我只是经过……”

“演技不行,放弃吧。”杨敬华不为所动,剑身一翻,在女老师脖颈上拉出一道寸许的狭长伤痕,伤口向两侧皮开肉绽的翻开,如果是正常人,这一下子命都没了,但对于鬼而言,却没有一滴血,反倒是灵力的灼烧让她控制不住的发出一声惨叫。

“嘘。”杨敬华竖起一根手指贴在唇前,声音很轻,但那种沉淀了隐隐暴戾的眼神硬生生把让女子把后半声惨叫憋回了喉咙里“端木在考试,你如果吵到他我就杀了你。”

这是实力的天差地别,再感到不甘这位女老师也只能忍着,她甚至不敢抬手去碰一下剑划出的伤口。知道自己伪装暴露,她不再掩饰眼里厉然延伸的血丝,而是带着绝望死死盯着影灵“你…你看出来了……为什么……”

“因为你也挺倒霉的”杨敬华笑了一下,像拔剑一样快的猛然收回架在对方脖子上的剑,向后靠着墙,悠悠抬了抬眼睛,没说是因为同出车祸有点物伤其类的感慨“今天我心情好,你也不是什么恶物,就给你一次机会咯。”

“想在世间存在下去没错,想实现自己的梦想也没错,不过,就算你成功了,你对得起‘为人师表’这四个字吗,真的有脸回去见那些孩子们吗?”

女老师像是全身力气被抽空了一样猛然晃了晃,差点倒下,又像是一直欺骗自己的伪装被残忍的撕开,她眼睛里的血丝和刚刚伸出来的獠牙都情不自禁的慢慢收回,连身体都虚化了几分。

杨敬华并不觉得怜悯,他连表情都懒得有,除了端木熙,别人本来就很难牵动他的感情。因为少年体形个子不高,靠在墙上需要微微抬头,但他看着虚弱的女鬼,却仿佛站在九天之上,居高临下的俯视。

“还有,记住了,里面那个阳冥司是你爷爷我罩着的,你再敢打他的主意我就直接灭了你。”

  教室内正在考试的端木熙侧头隔着墙壁仿佛无意的遥遥望了一眼,眼里眉梢染上温柔的笑意。


评论(6)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