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二十九约·告白

目录


   

一直忘记说 [    ] 里是心念传音

在一起了!喜大普奔!!

你们真的好意思不点个红心庆祝一下嘛! 

——————————

 

[……你别一直盯着我。]

端木熙写着题目的手没停,侧头不露声色的瞥了一眼,心念传音。

这是考试周第一场考试。

作为一个标准的学渣,杨敬华是完全看不懂题目,久了,目光自然而然的就到了端木熙身上。

阳春三月,温度却已经有点高,端木熙穿了一件短袖的白衬衫,干干净净,低头专心写字的时候真切有些像这个年纪的少年应有的样子。也许是大多数时间都在屋里,少有出门面对日晒的原因,他的皮肤很白,纽扣严谨的扣到脖颈的位置,只隐约露出精致的锁骨,‘犹抱琵琶半遮面’总是更吸引人的,比如杨敬华就特别想伸手摸一摸。

当然还停留在想上面。

但可能是望的目光太专注太炽热,导致端木熙都不得不传音干预了。

杨敬华如梦初醒,这种被正主抓住的感觉太尴尬,他也有点脸红,也因此讪讪转头的时候没看见端木熙耳后微微不自然的红晕。 

说起来,当初这个时候他还一心想着妹子,究竟是怎么一路发展到现在一心只想要端木熙这个人的。

嗯,爱情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你去外面拿我手机玩会吧,别在教室里守着了。]

杨敬华点头,没多加思考,有点懵的依言飘出去,刚一出门就觉得有点不对了。

虽然说也不是第一次在端木熙考试的时候被赶出去了,他有经验。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自己被赶出门的原因……

又不是大姑娘还怕人看的?

影灵顾不得管手机,靠在墙上开始严肃的思考。

一旦察觉到端倪细想起来,原本觉得挺正常的行为似乎也有了别样的意味。

停考铃响起来,杨敬华才发现自己想了挺久,猛然抬头,正看到端木熙走出来,笔插在上衣口袋里,表情似乎没有任何异样,但是杨敬华有多熟悉他呢。

正如所言,端木熙可以藏得住事,但藏不住他自己的心情,在杨敬华眼里,那一点细微的窘迫再明显不过。

——他突然明白过来。

杨敬华目光闪动,在得出结论的一瞬间,心狂跳起来。

[端木,你过来一下。]

 

端木熙被按在墙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蒙的,就像被鹰捕获的兔子,本能的感觉到了致命危机,但是已经来不及挣扎躲闪了。

“我喜欢你。”

——!!!!


端木熙从来没有想过,杨敬华真的会把这句话说出来。 

以他的聪明,不是想不明白杨敬华的心意,只是他并没有想过去揭开帷幕,他的生命屈指可数,而他的生命还很漫长。

 如果可以,他希望这层帷幕永远不要被揭开。没有得到过和得到了又失去,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痛苦。

 然而此时此刻,杨敬华突如其来的选择摊牌,以一种罕见的强硬态度化成成年体把他死死按在墙上,强迫性的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距离近到呼吸都相互交错紊乱,那双明亮神采的眼睛倒映着他的身影,专注到如同整个世界。

“我爱你,端木熙。”

 也许是觉得“喜欢”还太浅,像青春期突如其来的一阵波动仅仅掠过大海的表层,杨敬华重新说了一遍,很慢,很温柔,却是持剑步步紧逼,掀起漩涡深入海洋之底。

“你呢?你是怎么想的?”

 端木熙说不出话来,此前所有的精密分析分崩离析,如同苍白寂静的城市在这一刻突然有风刮起,所过之处染上鲜艳生动的色彩。他没有想到这句话对他的影响会有这么大,影灵微凉的呼吸如同夏日清淡的风,吹拂在他面上,他听到自己心跳如擂鼓,战栗感从指尖蔓延到全身,大脑一片空白,

“我…”

 杨敬华猛然松开对他的钳制,仅仅一瞬,青年伸手捧住他的脸,指尖轻柔抚过鬓角柔软的银发,目光宛若晨曦映照下流淌过的山泉水,清澈见底。杨敬华的声音很轻,也很坚定,不容推拒。

“端木熙,你不会骗我,对吗?”

 “………”

  端木熙再度失语。

  史上最强的阳冥司大概从未如此狼狈过,仿佛内心深处的每一丝细节都被揭开看的清清楚楚,在杨敬华面前他没办法有一点点保留思想,他的一切向他敞开毫无遗留。

  是的,他没有办法骗杨敬华。

 [哪怕只有一天,我也想和你在一起,端木熙。]

 杨敬华仍然定定望着他,表情认真到近乎于虔诚,仿佛捧着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但是影灵贴在他耳边的指尖却在微微发颤,全无平日的自信无畏,大抵再勇敢的人在爱情面前都是胆怯的,越是在乎,就越是谨慎。

 唯独在这场豪赌中,不敢输,不想输,也输不起。

[哪怕只有一刻,我也想…]

但凡在杨敬华面前,他的坚持一败涂地,他的底线溃不成军。

“……你赢了。端木熙慢慢松开握紧的手,垂下了眼睛,完全泄了气一般低声道 “……我爱你。”

杨敬华的手顿住,足足两分钟之长,没有一点点动静。

“…敬华?”

端木熙抬眼,竟看见杨敬华眼里带着细微的水光,青年抿着唇,望着他,慢慢微笑起来,万千星子坠入他眼睛里,哪怕晨曦初起最美的景色也无法胜过的一瞬风光。

 “端木熙……”

杨敬华唤了他一声,哽住,片刻,在端木熙张口说话之前,他轻轻吐了口气,猛然侧头吻了上来,阳冥司顿时再说不出一个字来。亲吻与渡灵力不同,端木熙虽然在书上看到过,但从未具体了解到,没有任何实践经验,所以他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是仅仅唇贴着唇。

那感觉很奇妙,端木熙本能的挣扎了一下,直到他想起面前是谁,杨敬华单手紧紧扣着他的腰,闭眼亲吻他,没有灵力的流动,也不再是以前的浅尝辄止,而是单纯的深入唇齿之间,那种珍惜到了极致的温柔像令人窒息的深水,慢慢把他沉溺在内。感官被无限次的放大,原先小心护在他后脑的手指不经意般轻柔插入他发间,沿着柔顺的银发抚摸过去,悄无声息把他向自己方向压近,加深这个吻。

 

 端木熙只能想到,他不讨厌这种感觉。

 


评论(20)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