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二十八约•无眠夜

目录


   

 虽然口中说着要慢热,但是我失去耐心了,马上就让他们在一起——下一章表白!!

要红心蓝手要热度要评论!!(((o(*゚▽゚*)o)))

—————————————


 

此后,端木熙一直没找到机会提出重新联契,倒是眨眼到了大学期末考试的时间。

虽然以端木熙的出勤率,杨敬华觉得考不考可能区别也不是很大,但是端木熙显然不这么觉得,甚至还在认真复习,或许这就是学霸的学习态度吧。

“端木端木!”

“……你怎么还在削苹果。”端木熙从书本中抬起头,看了看献宝一样凑过来的杨敬华,沉默良久,叹气,任谁被强行投喂了四个苹果之后都会是他这个心态的。他甚至觉得他可能永远都不能理解自己这个影灵的思维了。

但杨敬华并不觉得有任何不对“我在练习嘛,你看这次有没有好一点?”

端木熙沉默盯着那个坑坑洼洼的苹果,合理推测那原本应该是个两倍大的近圆形,于是悠悠点评“它生前还是个体面的苹果。”

杨敬华:“……”

“你别吵我了,等我考完带你出门行吗?”端木熙想来想去觉得杨敬华应该是太无聊了,他一直在复习看书,杨敬华不想看书,无事可做,就老在他旁边转来转去。

“不行~”虽然杨敬华的确无聊。他把那个失败品苹果扔了,趴在端木熙那一沓书旁边,开始出主意 “哎呀,端木,其实你可以不复习的嘛,我可以在考场外面给你翻书报答案,或者上网查也行!反正监考的人看不见我…还有心念传音不是吗?”

端木熙揉了揉眉心“我看这是你以前在学校的梦想吧。”

“对啊~你真熟悉我。”杨敬华笑嘻嘻的凑过去,搭在端木熙肩上,被嫌弃的一把拍开。 

话虽然可以这么说,但端木熙还是把杨敬华赶到一边去了,好好复习,不走任何歪门邪道。这位都这么认真了,杨敬华也不好意思继续晃悠,于是也开始学习,慢慢修改神龙章轩的阵法。

白天就这样安静的过去了。

 

夜晚。

月光从卧室半掩的窗中流泻下来,并不足以照亮书本上的字,却显得静谧安详。蓝衣的影灵坐在床边守着自己的阳冥司,手里拿着阵法书,百无聊赖的哗啦啦翻动着书页,但是显然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端木?”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敬华把书合上,站起来探头看睡在床上的端木熙,试探性的小声唤他。

  没有回应。

  杨敬华坐下,无聊拿过端木熙的手机摆弄,不时看一眼端木熙,心思明显也不在手机上,过了大概十分钟,他又站起来,把手机端端正正摆回原位,伸手戳了戳端木熙的脸,手感还挺好。

“睡这么熟啊....."杨敬华低声呢喃,靠着端木熙枕边半跪下来,认认真真望着端木熙毫无防备的睡颜,眉眼柔和,即使知道端木熙还睡着看不到,却还是微笑起来。或者说对着端木熙,杨敬华总是听话温柔的,岁月静好。对外像凶残的狼攻击性极强,但是在端木熙面前,他大概也就是二哈级别了,每天都在努力摇尾巴献殷勤,杨敬华自己想着都觉得无奈,觉得不能再这样卖蠢下去了,但是真一见到端木熙又控制不住。

  他停顿了一下,思维从前世流转到今生,猛然忍不住回想起来联契的接触,心里有点痒,人总是得寸进尺的。他已经犹豫纠结半天了,但想了想,还是下定决心,低头凑近,在端木熙唇上轻轻亲了一下。

  其实杨敬华从未掩饰自己对端木熙的心思,他知道端木熙信任他,甚至对于他的种种不寻常都不闻不问,但这还不够。

  他想要的是端木熙整个人。

  如果不点明的话,大概端木熙并不会往那个方面想吧。

 又或者,是想到了却装作不知道。

  影灵垂眼想了一-会,抬手小心的把端木熙的银发理到耳后,凝望着阳冥司看了一会,再次靠过去亲了亲他。

就仿佛信徒虔诚的亲吻他的神灵。

  端木熙不善于隐藏感情是真的,但端木熙擅长隐藏事情也是真的,他知道端木熙一向聪明,想来想去,也实在拿不准端木熙到底是什么想法。

  他还是不敢开口,也许,再等等吧。

  杨敬华拿过空调遥控器调了调温度,沉思片刻,得出结论,决定珍惜时间,把该研究的事情赶紧解决完,早点唤醒章轩让端木熙过了这个坎比较好,时间拖得越长越容易有别的变故,比如出乎意料提前了袭击的神龙家不是吗?所以尽管不情不愿不想学习,他还是说服自己为了端木熙拿起书,去屋外有灯光的地方继续画图去了。

 

  背后,本来此时应该已经睡着很久了的端木熙猛然睁开眼,勉强调整着呼吸,死死握住了被角,极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他几乎是颤抖着手慢慢按在自己嘴唇上,抑制不住的满脸通红。

  坦白说此前不是没有过这样可称亲密的接触,无论是太平间,传递生之气,又或者联契的时候,而且亲的时间还长,不是刚才的蜻蜓点水。但那都是有目的性的,至少端木熙自己每次虽然都有点尴尬,但是能做到问心无愧,他真的只是把那当做一种传递灵力沟通最快的媒介手段来看的。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杨敬华俯身的亲吻太虔诚太认真,真正不带任何目的性,第一次他还以为是自己刚醒过来迷迷糊糊感觉错了,但第二次他再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炽热感从唇上蔓延到全身,巨大的轰鸣声在大脑内炸响,思维一片混乱,连呼吸的空气都是滚烫的,那种被捧在手心珍惜到极致一样的温柔在这一刻清楚的感觉到了,他差点想不起来自己在哪,像是整个世界都在眼前倒置大变,变得陌生——却亲切。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凭借什么样的意志力做到装睡装到杨敬华起身离开的。

  那是或许他早就有所猜测有所感觉,只是不愿去想的事情,直到现在一切侥幸灰飞烟灭,现实狠狠摆在了眼前,逼着他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杨敬华对他....究竟抱有了一个什么样的心思?


评论(18)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