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二十四约·除灵任务(中)

目录


   

 其实这个副本是为了推感情和联契的,过后就会有喜闻乐见【】

司徒家现在跳的欢都是为了给灭他们提供合情合理的依据

——————————————

 

    “哎哟,这不是熙少爷吗!”  司徒姑姑从同一个地方走出来,看了眼刚才灵力爆破的位置,表情不变,大抵也没指望真能阴到端木熙,就算杨敬华不在,端木熙也不傻,关键时候也会收回灵力。所以她只是为了恶心人,现在反倒是转身开始像模像样指责自家人,“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差点撞到熙少爷的灵力上去!你们死了事小,连累熙少爷可不好!”

 

    “司徒姑姑,” 这次是端木熙抬手按在了杨敬华肩上止住他的动作,根本提都不提刚才的事情,很清楚的没意义 “你在这里做什么。”

 

  “听说熙少爷接了个任务,姑姑这不是怕你完成不了,来帮你一下吗,”司徒姑姑抬袖掩唇,微笑 “你可别多心~‘

 

   端木熙眯起眼睛,轻轻扫了眼空中咆哮如雷的恶灵,语调瞬间降了八度 “有话说话。”

 

   司徒姑姑叹口气,拖长了声音 “唉,少掌门的威严真是不可冒犯…就是不知道我那不成器的侄儿,可是冒犯了少掌门?”

 

   “他司徒律一个成年人不见了,找我做什么。”从这一点来说端木熙和端木寺芸真是兄妹,没串过台词说的话意思都差不多 “我又不是警察。”

 

   “也不是托儿所老师。” 杨敬华歪着头补充式嘲讽,手指轻轻动了动,调整到最顺手的握剑姿势,他想往前走,被端木熙按住。

 

    “你们拦在这里做什么?该不会这恶灵,跟你们有关系吧?” 

 

    端木熙面色冷淡,一手按着杨敬华,声音依然平静。即使平时在杨敬华面前总是温和柔软的,但他从来不是需要被保护在后的人。

 

  司徒姑姑不紧不慢的摇头,看着他们,仍旧满面含笑,眼神里不可抑制的却透着寒意 “怎么会呢,姑姑可是一心为了你好,听说你来做任务,特意带人来先帮你制住了恶灵…”

 

   “要我多谢姑姑好意吗?” 端木熙信了她就有鬼。

 

   “自家亲戚,有什么好谢的。”司徒姑姑笑,“只是少掌门应该也看的出来,这恶灵有点与众不同,我们快撑不住了…”

 

   “那就赶紧滚开,让端木熙来。” 杨敬华早就忍不住想捶烂这个女人的脸了。

 

   司徒姑姑像没听见一样,刻意无视了杨敬华,慢条斯理的继续 “哎哟…现在可怎么办呢,这阵法要是破开了,只怕所有灵力都会成为恶灵的养料啊———”

 

   “所以呢,司徒姑姑该不会就来跟我说这个吧。”杨敬华气的要跳,但端木熙表情丝毫不变,平静到近于冷漠。

 

   “姑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少掌门天资过人,想必一定有办法的吧?” 司徒姑姑冷笑一声,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不过…如果有律儿的消息的话,大概能给我一点灵感吧。”

 

    她没有孩子,视司徒律如亲子。

 

    ”死了!”杨敬华情知这个时候不能让端木熙开口,不然说出来什么真不好说。

 

   他的语调太过咄咄逼人,听起来像气话,反倒不像真的。

 

    司徒姑姑也果然没有信,她嗤笑一声, “到这个时候还不说实话吗?再不说可就没有机会了。”

 


 


 

    西边的太阳一点点往山下滑去,原本笼罩大半个天空的晚霞慢慢开始缩小,一直狂躁着的恶灵突如其来的安静下来,构成其身体的黑雾仍然在翻涌着,如惊涛骇浪,黑雾里的通红眼睛凝聚着沉沉的静默,像是盯着他们,又像是什么都没有。

 

   “敬华,”端木熙情知不能再耗下去,微微侧头,冲着自己的影灵低声道 “等下我拦着他们,你去解决恶灵。”

 

  “可是你…”阳冥司对活人,也太不利了。

 

  端木熙轻轻摇头,语气平淡,眼神却锋利 “没关系。他们不敢动我。”

 

   真正像司徒律那样的疯子还是很少的。司徒姑姑虽然是在威胁,可她敢放在明面上吗?不,她不敢,即使是再拙劣不过的理由,但终究有一层遮羞布,他们是不敢直接拿刀指着端木熙的。

 

   杨敬华咬了咬牙,极力掩藏下眼底的负面情绪。

 

   他没有神龙章轩的大局观和情报网络,不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棋破局,他所有的只是自己。

 

   那种久违的杀意升起来,但他却没有足够的力量。或者说,灵魂只要执念足够强大就能发挥出强大的力量,但力量本质却不会改变,杨敬华的灵魂层次还太低。 

 

  影灵不再废话,后退一步,眼神望向天上的恶灵,缓缓举起剑,司徒家来的人不多,都簇拥在司徒姑姑身后,见状立刻就要过来,端木熙抬手拦住,他望着司徒家的人,语气轻缓 “司徒姑姑,我们还是先好好谈谈吧。”

 

   

 


 

   [你是谁]

 

   杨敬华眼眸一缩,生生停下脚步,恶灵沉沉的红眼正盯着他,一瞬间,竟然有声音在他心底响起,尖锐刺耳,如同用指甲刮擦黑板般让人难受,一时杨敬华只能庆幸他经历过上一世后能控制住心念传送。

 

  原本以为是一个心智极端混乱的恶灵,结果却有思维,甚至能把声音折射到他心里,这不得不让杨敬华提起了120%的警惕心。

 

     恶灵构成身体的黑雾上闪烁着淡淡的白色线条,在侵蚀下已经不断的减弱,因为缺乏补给,后续乏力,随时都有可能崩断。

 

    [阳冥司?影灵?]

 

     杨敬华想了想,估算了一下距离,觉得自己很难砍到,于是小心谨慎的点了点头。

 

    原本安静的恶灵突然又活动起来,像一条被囚在小水池的鱼,在狭小的空间转圈,黑雾闪动,拖的长长又混杂在它身体里。

 

    [祭司大人真是强大…真羡慕你啊…]

 

      杨敬华不知道自己该回复什么。

 

    当然,他很快就不用再纠结这个了,一阵无比混乱暴烈的气息猛然从他心底冒出来,杨敬华毫不迟疑反手横剑向自己虚虚一斩,破开笼罩在心头的阴霾,同时他听到头顶的恶灵嘶吼一声向下扑来,被法阵线险险牵住。

 

    ……说翻脸就翻脸啊?

 

    [这个东西好难受。]

 

     扑击失败的恶灵盘旋回去,黑雾再次向四周蔓延开,形成无数只触手一般的存在。挥舞起来冒出哧哧的声音。

 

    [来陪我玩~]

 

    杨敬华抬手压在剑刃上,不敢松懈的往上加持灵力,蓝色的火焰虚空点燃,像是冰川。他一边做着这个动作,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恶灵。

 

   [杀…杀杀杀!!]

 

     太过混乱的恶灵,其有思维,却变化的太快。


评论(8)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