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二十二约•他山石

目录


   

其实熙当时的疲惫是因为传输灵力,我们有上帝视角,然而华昏迷并不知道

————————————

 
 
 

    杨敬华很清楚,小石头并不是心怀恶意的妖,当年的事情和小石头没有任何关系,那个时候小石头已经魂飞魄散了。说到底,是他自己心里有漏洞,才会被神龙昔仁催眠利用,怪不到一个傻愣愣的小妖身上。

   但他却也实在不能再用以前单纯的目光看待小石头了,也没有办法再当作朋友了。

  “司徒家的人来过后山吗?”

  “走了。”寅哲靠在树杈上,仰头看着天空,语气淡漠 “没发现。”

  听到消息不放心特意跑过来看情况的杨敬华长长嗯了一声,跳到树枝高处上站在寅哲旁边,与寅哲不同,他是俯瞰地面,遥遥望着树枝交织下吵闹的妖怪。 “谢谢。”

  “不必,我也是看在银的面子上。”寅哲扫了他一眼,一副不屑于和他站在一起的样子,轻盈地跳了下去,杨敬华看看远处,没有上去接触的意思,声音追着寅哲 “哎狐狸,商量一下。你放过那个地灵吧?”

  寅哲猛然转头看他,说话尾音微微上扬,带了冷笑 “哦?杨警花,我不过看在阳冥司的份上帮你两分,你还是不要得寸进尺吧!”

   “是杨敬华!”

   杨敬华忍不住思考寅哲到底有没有过哪怕一次叫对他的名字。

  “那是受过端木祭祀恩惠的生灵…大概只是想见见阳冥司而已,你就别那么小家子气了,反正他也存在不了多久了。”

   寅哲这次终于停下了来,眼眸微凝,片刻,淡淡道 “那你是不是要带他去见端木熙呢?”

  “还是算了。”杨敬华垂下眼,细细回想起来,端木熙过来找他的时候跟寅哲打了一场,虽然赢了,但分明是很疲惫的,几乎站立不稳,当时没有意识到,只沉浸在失去“朋友”的悲伤中,甚至责怪端木熙。现在那种悲伤其实已经忘了,但想起当时端木熙的神态,却仍觉得锥心的疼。“没必要让端木熙冒这种风险,”

     更何况真见到阳冥司,欲念当头的时候,即使是小石头,究竟能不能维持住本心不迷失自我,他也没有把握,还不如在心里留一个好印象了。

   “你倒是想的透彻,”寅哲嗤笑,表情极冷淡。然而熟悉他的杨敬华知道这只狐狸说狠心够狠心,杀山上的妖怪眼都不眨,说心软也是够心软,简简单单就接过了杀司徒律的锅。无论怎样,他说的这几句话寅哲听到了,做不做就是寅哲的事情了,无需他再过多置喙。

  “我回去了。”明知道端木熙作为世上最强灵力者,比现在的他强不知多少,但杨敬华仍然是不放心远离的,既然后山没有意外情况就干脆的准备回去找端木熙了。

  寅哲看着他远去,眸光深沉。

 
 

  如果让杨敬华自己研究,过上二十年有没有一点希望都不好说,他根本不是这块料,主要依靠的,还是当初神龙章轩的假设,也许本来,并不是只有蛊术复活一条路可以走。

    没有人能比神龙章轩自己更熟悉自己身体的情况。

   当初前世神龙章轩在他面前画图讲解自己的猜想假设的时候,大概从没想过,这个假设有朝一日真能被拿来运用。

    但毕竟事隔多年,神龙章轩的假设是停留在纸面上的,有的地方还要修改。

    杨敬华此前并没有任何知识底子,全靠自学成才,修改的非常头疼,进度极慢。他甚至怀疑在神龙昔仁过来之前自己能不能找到问题所在唤醒神龙章轩。

   “怎么闷闷不乐的?”端木熙从碟子上拿起一块精致的蛋糕,吃了一口,微微弯了眼睛,杨敬华恹恹趴在桌子上抬头看他,拖长了声音 “啊……端木你喜欢这种糕点,要不要哥给你做?”突然满血复活。

  端木熙挑了挑眼睛,“你会?”

  “不要小看我好吗!”杨敬华愤然,虽然炒菜不会,但从第一次上网查用电饭煲给端木熙做蛋糕开始,他在甜点上的天赋可以证明是有的。

  端木熙眨眼,伸手揉了揉他的头,轻轻笑了笑 “好,相信你。”

  “…端木你别闹。”杨敬华歪头躲开,突然觉得自己攻的地位仿佛被动摇了,一时怒从心头起恶自胆边生,端起旁边端木熙的茶一饮而尽,咂咂嘴,点评 “不甜。”他知道端木熙喜欢甜食。

  “……你什么时候见过茶是甜的。”

 
 
 

    嗒。

   “寅哲?”

   白衣红毛的寅哲落在栏杆上,像一只偶然落下歇脚的飞鸟,他的目光在一人一鬼之间扫视了两圈,猛然扬手一丢。端木熙抬手稳稳接住。

  “给那个小影灵的。”

   寅哲甩下一句话,头也不回施施然远去,看起来并不在乎他们听了没听。

   杨敬华站起来绕到端木熙背后,俯身下巴压在端木熙肩膀上,满是疑惑的探头看 “他有什么东西给我?不怀好意?”

   端木熙看了看手里深绿色的灵石,没明白寅哲这个行为的意思  “这是…地灵的本体,不过灵气已经散了。”

   小石头?

   杨敬华明白了一点,然而也只是一点。他也不明白寅哲为什么会把这个送来给他,但总不至于害他就是 “那给我看看…”

   深绿色的灵石乍看上去平淡无奇,却在阳光下折射出剔透的光。毕竟是曾经孕育了地灵的本体,它的存在即带有大自然本身最纯净的生机,即使元神已经消散,飘渺的执念却仍然停留在上面,像死而不僵的藤蔓,依旧紧紧扒在树干上。

  因为其上的灵魂已经消散,执念的存在本身便成了无害的,看似顽强,却不过是无根浮萍,用灵力一扫可以清扫干净。杨敬华感应不清这道执念的具体存在,只能大致猜测大概是对阳冥司的憧憬。

 有过当年的经历,他对这块灵石有点心理阴影。不是任何物件都能用来催眠的,首先这个物件就要能承载执念,能够承载念力————

  有个想法如电光石火闪过他的脑海,杨敬华一时怔住。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神龙章轩魂魄尚在。

 


评论(8)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