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华熙】学院三十题(6~10 )

6)传纸条

我写的可能不是正常的传纸条…但是同桌不需要传吧

————————————

  每周三有两节连上的拓展课,三个年级的人都被汇集在大礼堂里,听毫无意义的讲座。

  杨敬华不出意外的又睡着了。

  睡了不到十分钟,他被右边过道那边的人戳醒了。

  “干嘛。”任谁这个时候都会有点起床气,杨敬华也不例外,没好气的问戳醒他的男生,男生指指隔了两排回头看着他们的几个女生,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把一张纸条传给他。

  杨敬华接过叠的整整齐齐的浅蓝色纸片,翻过来看见上面一行整齐娟秀的小字。

 【给端木熙。】

  他转头看看左侧靠在他肩膀上睡着的端木熙,果断拆开了纸片。

 哦,求交朋友求联系方式的。

  沉吟两秒,杨敬华把端木熙搁在座椅把手上的笔拿过来,在后面回了两个字。

 【 不给。】

  他把纸条重新叠回原来的样子,传回给右边男生,后者全程目瞪口呆,保持僵硬的姿势接过纸条,默默往回传。

  虽然杨敬华已经尽力减小动作幅度了,但睡眠浅的端木熙还是被他惊醒了,揉了揉眼睛想坐直起来 “…怎么了?”

  “没啥事,讲座还早呢。” 杨敬华把他重新按回自己肩膀上 “你继续睡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前排的女生们被这样明显的拒绝之后,反而似乎更兴奋了的样子,后面的八十分钟内,不断回头看了数十次,即使隔着两排,杨敬华也听到了她们压抑着的尖叫声。

7)一起吃午饭

 “端木熙!”

 杨敬华把篮球一扔,抛弃队友扑过去揽住跑完步回来的自家同桌,端木熙这个人跑了三圈还是气定神闲的,跟打球累的半死的杨敬华不是一个画风。

  “我又忘记把饭卡带下来了!”

  “那你用我的就是了。”端木熙丝毫不以为意,只要上午最后一节课是体育,杨敬华十有八九都会忘记拿卡。

  杨敬华瞥了眼操场另一边根本没注意这儿的体育老师,离下课还有十分钟,想想待会将会有的抢饭大军 “对啊,那我们现在吃饭去吧。”

  “…好。”端木熙绝不是那种乖巧的学生,所以没有任何思想负担。

  “哎端木?你为什么每次都点全素菜?”杨敬华把卡还给端木熙,端着饭盘在他面前坐下,咬着筷子扫了眼端木熙的菜,没肉会死的杨敬华表示质疑,这世界上怎么会有端木熙这样的人??

  端木熙夹了一筷子花菜,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敬华你…”

  杨敬华把自己盘子里的肉夹了一块过去,撑着头看他 “可是不吃肉也会缺乏…呃,蛋白质啊,吃吧吃吧不用客气。”

   可是他不喜欢。

   不用客气的端木熙盯着肉沉默了半天,最后还是默默夹起来吃了。

8)一起打扫卫生

  本来排的值日生表里,杨敬华和端木熙不是一天的。但后来每次等端木熙等的烦,杨敬华干脆找人换了值日换到一天去。

  然后这一天又换进来几个女生。

  杨敬华表示不能理解。

  “你们好了没?”作为男生无疑是负责拖地这种体力活的,杨敬华拎着拖把坐在一张桌子上,催围在一起一边窃窃私语一边慢悠悠扫地的姑娘们,获得白眼n枚。无可奈何转头找端木熙。端木熙在拍黑板擦,细细的粉笔灰满天乱飞,可能是呛到了,他捂着嘴咳嗽了两声。杨敬华立刻从桌子上跳下来 “我来帮你!”

   端木熙无话可说,挥挥手冷酷的拒绝杨敬华 “我又不是不会做…一个擦黑板不用你帮,一边去。”

  杨敬华切了一声,顺势帮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粉笔灰,目光落在端木熙的银白色头发上,一直想问的问题还是没忍住 “端木,你的头发不是染的吧,为什么?”

   端木熙拍黑板擦的动作顿了一下,语气却轻描淡写 “小时候受伤,进了一次医院,就这样了。”

   杨敬华若有所思的点头,伸手抢过端木熙手里的黑板擦 “你太慢了,我来吧。”

   端木熙觉得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

9)一起放学

偏题十八万里是我了…涉及到本文华熙的背景设定?

—————————————

  y市二中是全寄宿,但是还有点人性,周末允许回家。

  “端木你这周回去吗?”杨敬华一向是不怎么离校的,这次难得主动来问,固定每周回家的端木熙惊讶了一下“回啊,一起?”

  “走走走!”杨敬华拖着行李蹦哒蹦哒,不待端木熙问就主动解释 “我哥一直在忙没时间,我回去也没意思,这次听说…那个,”他咳了一声“我不是留了一级吗?这不是就…来找我了。”

   端木熙表示理解。

   “你家在哪?”往外走的时候,端木熙淡声问。杨敬华在看手机短信心不在焉 “abcd路efg小区…你问这干嘛?”

   端木熙停下,拉开一辆看起来就很贵的黑色轿车车门 “我送你一程好了。”

   “哇哦端木,原来你是土豪啊!”杨敬华震惊不已,并且抓错了重点 “苟富贵勿相忘…啊你已经富贵了,勿相忘啊!”

   端木熙给他逗笑了,一手打开后备箱,叫了司机“把行李放上去。”

  “少爷,”司机是个中年人,虽然遵从了端木熙的指令,语气却带着点公事公办的味道 “落月长老让你回家之前先去一趟xx咖啡馆。”

   “我知道了。”

    端木熙愣了一下,在后排坐下,杨敬华明显感觉到端木熙和司机之间气氛不大正常,皱皱眉没说话,轿车开动之后,才凑到端木熙耳边 “你家怎么回事?少爷?”

   “别想太多,”端木熙无奈瞥他一眼。

  “这个称呼你让我怎么不想多?”杨敬华啧啧两声,却真的没问下去,只是又看了一眼手机 “你们刚刚说的是zz路上的那个xx咖啡馆嘛?”

   端木熙微微颔首 “是的,这么巧?”

  “对啊就是这么巧,我哥也让我去那,正好顺路。”

  咖啡馆装饰典雅温馨,看起来还蛮舒服的,杨敬华把包留在端木熙车上,跟着一起进去,反正在外有司机。

  “敬华,”深紫色长衫的青年首先看到他们,招招手,“这里。”

  “端木我看到我哥了…”杨敬华想跟端木熙说一声,但端木熙显然是也看见了找的对象,不由得咳了咳 “不,看来是真的巧。”

  杨敬华看了眼自己哥哥对面那个留着和端木熙相似白色长发的青年,惊了。

  “哟,小熙,过来这边。”

  青年回头笑了一下,容颜温润秀气,但噙着的笑容却怎么看都有点玩味的意思。

   “这是我哥杨宁…”杨敬华趁机跟端木熙说了一声。

   “落月大人…你不会早就知道吧。”杨宁看看一起走过来的两个少年,立刻反应过来。对面的白发青年转了转杯盖,笑吟吟的看了看杨敬华 “都是我的学生我怎么会不知道?子诚,你未免太小看我了。”

   y中校董,端木落月。

   

10)体育课

  如第七题所言,其实杨敬华端木熙体育都不差。杨敬华是校篮球队的,端木熙虽然不参加这些,但单看他跑完三千米面不改色也知道他的身体素质了。

   所以体育课对他们很轻松。

   “啊,怎么办,我要死了。”杨敬华挂在双杠上看还在跑五圈的同学们,晃啊晃,一脸绝望 “端木你要救我啊…”

   “呵…我会手下留情的。”端木熙松开单杠落地,揉了揉膝盖站起来。

   鉴于杨敬华语文英语双科不及格的情况,杨宁专程回来拜托端木落月多关照些,端木落月痛快的答应,并且把死任务交给了端木熙。

  “唉………”杨敬华叹口气,也从双杠上跳下来,捞起地上的矿泉水瓶拧开咕噜噜灌下去。他的动作太快太自然以至于端木熙阻止不及 “等下那是我的…”

  “没关系。”杨敬华愣了一下,看看地上没开封的另一瓶水,心很大的继续喝。

  端木熙几度想开口,欲言又止。

  …但是他刚喝过了。


——————————————

其他的文章可见于 总目录

评论(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