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十八约•针锋相对

目录


   

   快到端木家的时候,杨敬华切回了少年形态。天蓝色外衫,白色中衣的少年。

    端木熙看着他,愣了愣,抿住唇 “你换衣服了?”

   杨敬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也卡了两秒,他每次能力进阶会对他成年形态造成一定改变,少年形态却是第一次,但这确确实实是他印象最深刻的打扮了,他猜测是【记忆中最重要的时光】影响终于控制不住反映在灵魂上了,而他至少也要装出坦然的样子 “对啊,怎样,新装备好看吧?”

   “……好看。”端木熙望着他许久,杨敬华都以为这事结束了的时候,看到他微微弯起眼睛,轻笑了一下。


    在后山又折腾了半天,天也快亮了。东山有朦胧的晨光熹微亮起。他们在外差不多待了12个小时了,杨敬华一个鬼无所谓,但端木熙还没休息过一刻。

    “司徒律不见了司徒家的人会不会来找啊?”

   “也许吧,” 端木熙低头看了看手指尖,阳冥司的愈合能力很强,这个时候已经看不出伤口了。

   “别看了,”杨敬华抓住他的手指,歪头冲他笑了一下 “让他们去跟寅哲扯,咱们赶紧回去休息吧。”

   端木熙犹疑了一下,觉得杨敬华说的没错,先是祭祀,又是打架,差不多忙了一整天,他也累的不行了。虽然天快亮了,但今天没什么事情要做,他简单洗了个澡就准备睡觉,自始至终,杨敬华都撑着头坐在一边看着,丝毫不嫌烦。

   “头发没吹干睡觉会头疼的。”

   然后在端木熙躺下之前,杨敬华拉住他,一本正经。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科学依据,但那份关心却是实打实的。端木熙很顺从道了声好,伸手在床头柜里翻了翻,找出吹风机插电——

   杨敬华再次拉住他,如果有条尾巴此时肯定努力摇起来了 “端木~我帮你吹头发吧?”

  “……行。”虽然端木熙不明白自己影灵在搞什么鬼,但还是把吹风机递到杨敬华手里,靠在床头侧过身,方便他动作。

   端木熙的头发不长,摸起来软软的,像是极细腻的丝绸轻柔滑过指尖,因为刚洗过,带着很淡的薄荷气息,杨敬华小心的挑起被水汽粘连在一起的银发,热风对准缓慢扫过,沾染的湿意逐渐蒸腾烘干,他竟然平白无故生出几分不舍来。

   这个时候杨敬华才发现,端木熙已经靠着床头睡着了。

   他低首亲了亲停在指尖上的发丝,用最快速度结束了任务,轻手轻脚把端木熙身体放平躺下,现在还是隆冬,他也没忘记拉好了被子。然而看着阳冥司熟睡的表情仍然不好,杨敬华叹口气,去拿了神龙章轩的mp3过来,觉得自己简直是世界上最委屈求全的鬼了。


   外面吵闹起来。

  ……来的还真快啊。

   杨敬华谨慎的调节好mp3音量,晃点出去。

   “好端端一个人在你们端木家不见了,不找你们找谁!”

  “司徒家主这话可就有意思了,”端木寺芸眉眼冷凝,语气平淡 “他司徒律一个大活人,爱往哪跑,还要向我们报备不成?”

   “这是在你们端木家,发生什么事你们会不知道?”蓝色旗袍女子满脸狰狞。

   “对不住,常人说不定还能猜一猜,司徒律这种不同凡俗的神经病,谁知道他下面要干嘛去啊。”虽说不喜欢小时候常欺负端木熙的端木寺芸,但是在司徒家面前杨敬华站哪边无需质疑,“前两日还在要跟端木拼命,现在指不定去禁林里了吧?”

  “胡说!律儿心思纯善,怎么会怀有这种冒犯阳冥司的心思!”

   杨敬华差点笑出声。

  “司徒律今年几岁了,成年了没有?失踪十几分钟就要来找?”端木寺芸瞥了杨敬华一眼,冷声道 “你们当端木家是公安局?就算公安局也不会受理这种失踪不到二十四小时的案子!”

    杨敬华配合她 “还是说你们心里有鬼,看到端木熙安安全全的回来了,司徒律却不在,所以有问题?”

   旗袍女子一眯眼,猛然抓住漏洞 “你果然见过律儿!”

   “哇!”杨敬华夸张的睁大眼,露出冷笑 “司徒律果然跟踪端木熙出去了!”

   反戈一击,正中红心。

   端木寺芸被堵在这里诘问本来心情就不好,闻言脸色顿时都沉了下去 “ 跟踪阳冥司出门,他司徒律安的什么心!你要不要先解释清楚?”

   “律儿只是担心少掌门私自出门会不安全想暗地里保护他而已,”旗袍女子抬袖掩面,却把“私自”二字咬的清清楚楚 “可谁想他这一去……”

   “这可是你们自己咒司徒律的,我们跟他又没仇,退一步说,不安全轮得到他?”杨敬华想起来寅哲的话,觉得挺合适,痛快的原样照搬,反正寅哲也不知道 “他是端木熙的影灵,还是我是? ”

  “不过一个市井来的灵魂…”旗袍女子脸色阴沉,“没脸没皮,就凭你那点灵能力,律儿担心也是正常的!”

    杨敬华垂手摸了摸落月剑,唇角一勾,倒不是为这句话动怒,他刻意之下,这一世见过他变身的人太少了,不然司徒律也不会一点准备都没有中了招 “对啊,我来自市井,我灵能力比较弱嘛,司徒少爷可是暗地里保•护•的,我哪能知道哦~”

   “你不知道端木熙难道也不知道吗?让他出来给我一个解释!”司徒家的人也许还是很关心司徒律的,可惜在这种关心却针对的是端木熙时,就让人内心毫无波动了。

   “够了。”端木寺芸不耐的两步走到杨敬华前面,双手抱胸,目光泛冷,“司徒家主,我们家和司徒家多年联姻,我也敬您一声长辈,希望您别让我难做。无论怎样,杨先生是我们掌门人的影灵,轮不到你来伸手点评。何况我们的掌门人也是你们可以招来喝去的?” 她眯了眯眼,微微昂起下巴 “别说司徒律他未必出了什么事…说句不好听的,就算他真遭遇了不测,也是咎由自取,我们掌门人可犯不着给他负责。”

    “要是真闹翻到警察那里去,一点证据都没有,单凭您那两句话,占理的也轮不到你们司徒家。”

     语气凌厉步步紧逼直到最后,端木寺芸还是给了个台阶下  “阳冥司不能用灵力伤害活人,相信您也知道,至于杨先生…”

   “我很弱的,哪里打的过司徒大少爷。”杨敬华知道事情结束了,现在司徒律只是失踪,司徒家只是因为那条端木熙灵力被封的消息心怀疑虑来试探,终究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惜,端木家也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这些人每天心心念念拉端木熙下位,其实他们比谁都清楚,端木熙有多纯善,何其讽刺。
  
   他挥了挥手以表态度,转身钻回端木熙房间,语气轻飘飘的 “相信司徒家主也不会血口喷人,您一定明白的,不是吗?”

评论(14)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