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十六约•历史的转折

目录


   

终于到司徒律死了!大快人心啊╮( ̄▽ ̄"")╭

————————————————————————

  “切,你还没跑啊。”司徒律看了眼杨敬华,后者此时仍然没有变身,还是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年样子 “本来我对你是没兴趣的,不过你这么赶着送死,我不能不遂了你心意啊~”

    “你战前flag都立好了,我也觉得我不送你上路有点对不起你啊。”杨敬华一模一样的嘲讽以对,表情平静看着操控灵魂的死灵线漫天扑了过来。

   大概是见拉不动杨敬华,端木熙咬牙抓出了灵符,做好了战斗准备“敬华…你小心。”

  其实杨敬华经历过的死灵线都控制不了他,他的灵魂没有漏洞,但在端木熙面前还是别做这种尝试让他担心比较好。

  影灵挥剑迅速一斩,白色波刃如皎洁的月光扫出,将汇聚的死灵线劈散成无数片。

   司徒律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但仅仅是劈碎死灵线的战斗力还不足以被他放在眼里,他双手一合,近似于电光的波芒闪烁,在他右手一拉时拖出长长的深紫色灵线,如同阴毒的蛇 “忠心倒是挺忠心的,呵…你犯得着给端木熙那种人卖命吗!他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图…什么……”

  最后一句话的气势没吼出来,因为杨敬华在他面前直接转变了形态,能够把力量发挥最为恰当的成年体,脚下猛地一震,冲射而出。

  甚至没有半点退让紫色御灵线的意思,杨敬华以一条最为凌厉的直线扑了出去,落月剑带起的光辉在黑夜中逼人的可怕,穿透所有阻隔,哪怕是那些被司徒律操控护在他身边的人形死灵,也经不住剑过的一下子。

  “我图他端木熙。”

  在剑光擦过司徒律耳边的时候,杨敬华冷笑着低声回答了他。

  一剑,两剑,召唤的死灵被尽数斩灭,直到杨敬华回身,不过用了短短一霎。

  剑尖停在了司徒律喉咙前面,不得不承认,事到临头,杨敬华又一次犹豫了。他不是不敢杀人,正如所言,杀一人,用一生,杀万人,心无痕。他虽然没到杀万人的地步,但上一世后来也动手杀过人了,心理负担早就没有了。

   主要是…司徒家作为历代端木家掌门夫人人选出自,也算端木家的外戚了,万一闹起来,的确会是很麻烦的事情,他当初他无所牵挂也无所谓,那现在端木熙……

  “呵……你敢杀人吗?”也许是杨敬华迟迟没有下一个动作让司徒律出现了误解,他扬手抓住了逼在他面前的剑锋,锋利的剑刃划破了他的手心,他却丝毫不疼一样,抓着剑锋强硬的压上了自己的喉咙,在上次留下的那道浅淡伤痕上加深了一层,鲜血重新渗出来,像疯狗一样,司徒律大笑起来。

   “告诉你,除非我死!否则穷尽一生!我都不会放过端木熙!”


  “那你就去死吧!!”


  “杨敬华!!”

    在听到司徒律这句狠话的同时,端木熙猛然察觉到了杨敬华身上徒然暴涨的杀意,他急忙出声喝止,但杨敬华根本没有听他的话,他向后从司徒律手中抽出长剑,手腕一转,剑锋对准司徒律心口的位置,狠狠一剑刺了进去。

  “杨敬华你!!”

   杨敬华咬着牙装作没听见,用力拔剑,不顾鲜血随着这个动作飞溅一地,宛如烟花,他只倾斜手腕抖去剑上的血,然后又是一剑扎了下去,再度来了一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影灵几乎是红着眼睛一剑剑往下扎,像在用巫蛊之术针扎诅咒,快把一个活人扎成了破布娃娃。

   等端木熙一把抓住杨敬华手腕止住这个行为的时候,为时已晚。

  “……端木?”

  “……你……你……”端木熙只看了一眼,立刻捂住嘴扭过头,杨敬华迅速反应过来,丢下落月剑,灵体可以做到不沾血,他身上还是干干净净的,但端木熙没要他扶,自己蹲在旁边干呕了两声,没再去看尸体,看他,话都快说不出来了,语气绝望 “你在做什么……落月世上仅此一把…有特殊的灵力印痕……”

  “没关系。”杨敬华俯身抱住他,“没关系的。”
  
   端木熙闭着眼睛喘了两口气,没有再拒绝杨敬华的动作,只是问 “为什么。”

  因为是靠在杨敬华怀里,所以杨敬华看不见,阳冥司手上有红色的印记微弱亮起来,艰难地按在他身上。

   “对不起。”

   杨敬华没有解释,或者说他也不知道该解释什么,他只是抱紧了端木熙,垂下脑袋埋在端木熙肩膀上。


    [对不起…]

   [如果做错了什么,你怪我就好了。]

   [相信我端木熙……你要相信我…我一定…保护好你。]

   [但是司徒律该死,杀他我不后悔。]

   [我不想骗你。]

  [司徒律想杀你啊,你怎么还是这么善良呢。]

   [其实别的,谁都无所谓了。反正除了你…我也没什么了。]


  
   [只要你安好…]

   [端木熙]

   [端木熙……]

  端木熙像被烫到一样骤然松开手,不敢再听下去。

  杨敬华的思绪太琐碎,却也太……

   他几乎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汇来形容,如果真的要说……

   深情。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挣开杨敬华站起来,他走过去,捡起了落月剑,在手里轻轻掂了掂,犹豫的看了一眼司徒律,闭上眼举起剑———

    杨敬华在半空中猛然抓住端木熙的手,夺下落月剑,拉了他一把,侧身挡住地上的尸体,迎着端木熙睁开的双眼,慢慢摇了摇头 “端木,司徒律是我杀的,我一个,与你无关。”

    端木熙抿紧唇看着他,没说一个字,但脸上每一点神情都写着不赞同。

   杨敬华忍不住抬手非常越矩的摸了摸端木熙的脸,想当年这个时候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家祭司这么好懂,真是可惜极了。紧接着他反应过来,怕自己再控制不住,迅速放下手转移话题 “端木,我知道剑鞘在哪。”

评论(16)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