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十五约•誓杀之

目录


   

  既然已经有了决定,那就做下去。

    杨敬华一向够狠。

    他回忆着过去的对话插科打诨,意图让端木熙能放轻松一点,同时不着痕迹的拖延时间,看着窗外的天空一点点暗下去。

   “端木,你手臂伤了开车方便吗?”在端木熙重新坐进车里的时候,杨敬华提议 “我来开车吧?我会开的。”

  “我不想在高速上让人看到这车无人驾驶。”端木熙利落的插上车钥匙,一脚油门踩下去,并且拒绝了杨敬华的建议。端木家的人都有点灵力能看见杨敬华,时间一久就很容易让他忘了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

  “…好吧。”

  “就是……这儿吗?”

  “是啊。”

   杨敬华走上两步,与端木熙并肩站着,看向下方的大坑,只一眼,又转头看端木熙的表情,这一看,顿时惊了惊。

  端木熙表情凝重,眼神奇怪,不像是失落惊讶,倒像是……

  【你是说,你看过我的黄泉之境?!】

  【那,那我所有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我瞒了你这么些事……你都不生气?你一点也不恨我?】

    不知为何,记忆里那个慌张的端木熙突然闪过他眼前,当时身在神龙章轩的黄泉之境中,他被端木熙过于激烈的反应吓到,根本没有意识到端木熙话语中透露出的意思,后来他细细想过,总觉得一定有什么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

   但端木熙已死,所有的疑惑都找不到解答的方向了。

   直到最后他靠着端木熙的墓碑闭上眼,再醒来回到了现在……他仍然没有想明白的一些事情,也许……

  杨敬华从来不傻,相反他很聪明,只不过很多事情,他不愿意深想而已。

  “端木,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觉得剑鞘在我家?这把剑,跟我,究竟有什么关系?”

  心烦意乱之下,杨敬华下意识采用了当年差不多的问题,再次听了一遍圣器落月的来源。

   杨宁。

   落月剑。

  那些幻象……

  那个白衣白发蒙着双眼的少年……

……还有那一剑。

  如果那个人是杨宁…那个少年又是谁?

  这之间有什么联系……?

  答案仿佛呼之欲出,却又碰触不到。缺失了至关重要的关键线索,所以就算模模糊糊的线条将每一个词语都联系在一起,却混杂在空气中,没有办法被单独分离点亮。

    “……还有当初你死亡时候的事,”端木熙没有意识到杨敬华反常的沉默,他靠着树坐下,像太绝望,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垂着头,低声道,“其实……”

     咻——————

    杨敬华抬手,端木熙比他更快,双指夹着灵符向前一拍,激活的灵光和迎面扑来的利芒重重撞在一起两相消散。

   来了。

  杨敬华心中有种诡异的轻松感,仿佛老师抽查作业没查到他,又能坚持着逃避一天,他不得不承认他不敢听端木熙说下去,这个打断可以说是非常称心了,他把手放在剑柄上,知道他的目标来了。

  “哼,”司徒律从一堆建筑废料后绕出来,戴着手套的十指微动,黑红的死灵围绕着他上下飞舞,他笑的自信在握,满脸嘲讽 “一个失去了灵力的祭司,一个不懂御魂之术的影灵…今天你俩要是还不栽在我手上…那我不如回老家结婚算了!”

    出现了!最经典必死flag!

   虽然不是当年打起来的地方,但这环境也很接近了。杨敬华本以为自己会激动,却没想到出乎意料的平静。

  他仍记得那个一身鲜血淋漓,狼狈无比的端木熙。

  好像是收了他做影灵之后,原本那个从没输过的端木熙就一直在受伤。

  “又是你。”杨敬华抽剑上前挡在了端木熙身前,除了他自己,恐怕没有人知道他这里说的“又”代表着几次,那可不是第二第三次。

  “你跟踪我?”端木熙眯起了眼睛,抬手按住杨敬华肩膀站起来 “真是变态的兴趣呢。”

   杨敬华一瞬间感觉有点心虚。

  “哈哈哈!”司徒律摆弄着指间的死灵,司徒家的御灵之术的确不是吹的,若不是有落月剑在手,杨敬华也要忌惮三分 “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要逞强吗?端•木•熙?哈哈哈哈!简直太好笑了!”说着说着,像刚刚讲了一个逗人的笑话,他又大笑起来 “真好笑!太有趣了简直!你自己挑的影灵是这世上唯一可克制你的人!他是你最大的克星!哈哈哈哈哈!”

    也许确实很好笑吧。

    端木熙没有再反驳,或者倒不如说,他在等机会。魂师毕竟天生克制杨敬华这样的灵魂,他最开始就没指望杨敬华上。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的?养虎为患,引狼入室———哈哈哈哈哈!”司徒律笑够了,手虚空一抓,与端木熙纯净的白色灵力不同,他的灵力偏向于暗红色,吸引了无数死灵视之为同类盘旋在旁。

  “你俩真是我见过最作死的一对儿!让我送你们一程吧!”

  端木熙一把抓住杨敬华向后一避,闪开灵力和建筑废材碰撞导致的爆炸,再想跑的时候,杨敬华反手握住他的手,不躲了。

   “敬华!他是魂师!若是别人就罢了,操控灵魂之人,是你的克星!”

   端木熙明显有些焦躁,杨敬华却只是嘿嘿笑了笑,低头在他手上亲了一下。

   “端木熙,相信我。”

    鬣狗能够咬死幼狮,面对成年狮子却要退避三舍以免被杀死,蛇能够爬到高山上偷食鹰蛋,但在搏击长空的鹰眼里不过是食谱中常见的一员,这世上从来没有绝对的克制关系,有的只是力量的差别。

   杨敬华横剑劈开挡住视线的气雾,冷眼看了上去。

   有一句话叫做——一力破万法。

评论(5)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