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十四约•引蛇出洞

   

凌师傅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他毕竟看不见,但却似乎闻到了淡淡的血腥气 “……这么说…你被落月所伤?是何人所为?……可恶!师傅一定要将那人碎尸万段!!”

   看到师傅的冷静一秒破功,端木熙有点无奈 “师傅……那人已经‘死’了。”

  “……哦?灵魂封印吗?”凌师傅停下动作回身,明明闭着眼,却给人一种他能看到世间的错觉,因为想起了现在还守在门口的杨敬华,立刻明白过来,“那要消灭其灵魂才可解了。”

   “不考虑。”端木熙轻轻碰了碰手臂上的绷带,表情却下意识温和下来 “还有其他办法吗?”

  凌师傅考虑了两秒钟,本来想说要知道第二种方法得再打一次,但仔细一想杨敬华实力不差,有了准备自己也赢不过,干脆放弃 “还剑入鞘,其封自解。”

   端木熙瞬间睁大了眼睛,在明亮的灯光下,显得脸色更苍白了几分 “可是师傅…此剑…”

   “师傅言尽于此。”


  “…端木?怎么……”

  杨敬华上前几步,扶住失魂落魄走出来差点在台阶绊一跤的端木熙,猛然看到阳冥司眼里惯有的神采黯淡落寞,扑面而来的愧疚感几乎把他完全淹没,他几度张口继续想说话,最后死死咬着牙才没说出口。

   “敬华……”

  端木熙微微垂着头,声音很低,银发投下的阴影挡住了他的半张脸,杨敬华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个时候本来应该说两句粉饰太平,但他发现自己没办法再吐出一个字。

    端木熙突然抬手重重一拳砸了过来。

   他没躲。

   当年初出茅庐的影灵躲不开,不代表现在经验丰富的杨敬华也躲不开,但是他不能躲。

   “疼吗?”

  “…不疼。”

   杨敬华甚至希望这一拳能真的让他感觉到疼。

  “以你现在的灵力,普通人已经伤不到你了。”端木熙抱着手臂,声音越发轻下去,“没有灵力的物理攻击无法对你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敬华———”

  银发的阳冥司偏过头,慢慢闭上眼睛 “我已经…没有任何力量了。”

  “因为你用【落月】刺伤我,我的灵力被封印了。”


   曾经守护在端木熙墓前,在毫无希望的灰暗中熬过日日夜夜的时候,杨敬华也想过,如果当年没有找到剑鞘,没有解开端木熙的灵力封印,作为一个普通人摆脱身为阳冥司的宿命,端木熙是不是不用经历那么多,是不是能够活下来,至少,活得更久。

   灵鬼无时无刻不在窥伺端木熙的力量他明白,所谓“敬”与“欲”成正比,但是他完全有自信能够让灵鬼把敬放在上面,他有自信能够护住即使没有灵力的端木熙。

  可是他直到现在再次面对当年的局面,他才知道他做不到。

  对于把责任融于血脉之中的阳冥司,对于把灵力刻在生命意义之中的端木熙,他没有任何资格不经过端木熙的允许,夺去那一切。

   除却封印灵力,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灵魂的力量没有上限和边界,只要他想,就一定能做到。


  “没关系端木熙,我们可以去找ji…办法。”杨敬华把剑鞘俩字咽下去,伸手揽住端木熙肩膀,端木熙没有躲,反而是往他身上微微靠了一点,疲惫的闭着眼,大概是真的…迷茫困惑到了极点。

   “还剑入鞘…其封自解……”端木熙重新睁开眼,从他手里拿过落月剑,手指轻轻拂过纤薄锋利的剑刃,语气沉沉 “可是…【落月】是无鞘之剑。”

  杨敬华几乎想放弃最初的计划了。

   但其实,端木熙远比他所想的更强大。仅仅片刻,他猛然直起身,“走,去拿车钥匙,我们出门。”

  “好。”

  杨敬华迅速追上去,一边侧头看了眼端木家处处可见的绿化带。

  这时候才下午六点,天还半亮着,只要分心注意了,有没有人跟着其实不难发现,尤其是跟踪者根本不懂得跟踪技巧的时候。


   “端木,你灵力被封印了,就我们俩出门没关系的吗?”

  推门进屋的时候, 影灵尽力用着云淡风轻的语气,把音量压在了一个可控范围内,但实际上他咬着牙,力道重到他怀疑自己齿缝间都渗出了鲜血。

  为了给他杨敬华脱罪放任的一刀,落月剑封灵力后跟踪追来的袭击,盗取他的骨灰动用玄骨钉的暗算,引阳冥司伤人带来的天罚………

   司徒律。

评论(6)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