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十三约•落月封灵

目录


   

出错重发………
--------------------------------------------------------------------

   耳边传来一声模糊的,近似于气音般的轻笑,转瞬即逝。

  假若是平时杨敬华一定不会忽略这个仿佛从身体里传出来的声音,但现在杨敬华哪里还想的了那么多,如同做了一半梦被摇醒,难以言喻的慌张感压得他呼吸困难,恐惧使他眼前一阵阵发黑,他甚至没有办法再握紧剑柄,手控制不住的在发抖,生怕视线凝聚的时候看到的会是幻觉中一般,前世一般刺目的血红色。

   他不敢相信,他竟会和前世犯下一模一样的错。

  “端木……!!!”

  “你在搞什么?”

  端木熙后退了一步,血色在素白的衣衫上蔓延,染透,开成瓣瓣纤薄的花,又一滴一滴砸落破碎。

   “端木熙!”

   杨敬华简直吓得不行了,他眼前的世界还是模糊晃动的,幻觉的彻底消失本应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却从未显得如此漫长,他看见端木熙抬手按住右手臂侧狭长的伤口,皱眉看着他。

    —————他于最后一刻挣扎着醒来,死死抓住剑锋往回拉,终于还是证明有一定的作用。

   历史的节点也并非不可改变。

   在黑暗中迷失的人突然看见了光,一点一滴侵染进心脏,杨敬华如释重负。

   落月剑当啷跌落在地,像失去灵魂的飞鸟,他一瞬不瞬的盯着端木熙,却同时感觉到自己几乎整个背都湿透了,灵魂没有血,但他抓落月剑在手心上留下的伤痕可一点不会浅,淡淡的灵力光点溢散,他却完全感觉不到疼,海啸般疲惫和庆幸将他淹没,他哪里还想得到自己的伤。

    而这时的端木熙像是突然愣了几秒,瞳孔有一霎那的猛然收缩,但他立刻强行按耐下来,眼里交织着疑惑惊诧,突然涌起的焦急,还有细微到无法辨识的情绪。

      “怎么回事。”

      阳冥司不着痕迹的拢起指尖,声音低低。

     杨敬华愣愣看了眼落月剑,把智商重新捞回来,他吐口气,缓声解释 “我看到一些很奇怪的画面…感觉自己变成了画面里的人,控制不住自己…应该是受共鸣影响了,对不起端木,伤到你了。”

     端木熙微微垂着头,没有回应,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奇怪。

   “总之先包扎一下吧…”杨敬华左顾右盼开始找绷带,这地也算偏僻了半天也都没个人过来,他想干脆拉端木熙回房间吧,抬头一眼瞟到端木熙的表情,心中顿时一跳。

   如果你真的关心一个人,不用他说,你就什么都会知道。他的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你就能明白———

     端木熙…在迷茫和恐惧。

    杨敬华猛然低头看向横在地上的落月剑,只要落月剑是经由他的手刺出的,哪怕再小一个伤口,都足以封印住阳冥司的灵力。

     剑鞘———

     他生生顿住了。

   “…带上落月剑,跟我走。” 端木熙那种失态很短暂,转瞬被他强硬的镇压下去,大概这短短几秒已经足够他重新思考计划了。杨敬华知道端木熙要去找师傅寻找解决方案,虽然解决方案其实就安静的躺在屋子里,但他根本没理由说出口啊。

   之前应该找个机会“失手”劈开牌匾的。

   影灵后悔不迭。

   ……等等。

  这次端木熙也没受大伤,他又已经掌握了落月剑…那岂不是个很好的机会。

   一劳永逸。

  杨敬华屈起手指碰了下自己隐在袖子下的手腕,眼睛闪动,有少许负面的情感掠过,而后又归于平静。他弯身捡起落月剑,自己小心的拿着,残留灵气消耗殆尽,共鸣结束之后落月剑又恢复了无害,所以他还是坚持自己拿着,口中对端木熙补充 “但是你的伤还是先回去包扎一下吧。”

    “…行。”可能是考虑到待会还得和师傅打一场,磨刀不误砍柴工,端木熙顿了一下就简单地答应了,他伤的是右手臂拿剑不方便,需要让杨敬华帮忙。

   在两世的经验加成下,杨敬华不负众望的包出了一个椭圆球来。

  端木熙盯着快包成木乃伊的手臂看了两分钟,一句话没说拆了重来,自己艰难的单手包扎,最后也算成效显著,总之比个球是好多了。

   天还亮着。

  这次端木熙没受重伤也没去病房躺着,自然不需要偷偷摸摸,虽然手臂上白色的绷带一路上还是引来了不少目光,但走到凌师傅住所并不算远。

  “到了。”

  “这是哪啊?”杨敬华明知故问。

  “这是曾教我武术和灵术老师的隐居之处…”端木熙的回答倒是一模一样 “不过他早已多年不问世事…”

   杨敬华歪头看看缓步走出来的盲眼人,话说这都几世纪了怎么还穿着广袍宽袖的古装呢?

   “师傅。”发现杨敬华目光漂移,端木熙顺着就看见了凌师傅,表情沉肃下来 “徒儿此来是有一事相求…”

   凌师傅轻轻哦了一声,却没有什么惊讶的表现,整个一老狐狸的感觉 “那你知道规矩———”

   “敬华,剑…” 由于先前杨敬华执意不肯让伤员拿落月,现在剑还在他手里,于是端木熙不得不先回头找自己影灵。

   杨敬华拿着剑退了两步,一副很警惕的样子 “你要剑干嘛,打架吗?我帮你打就是了,你还伤着呢,歇着去。”

    “敬华!”

   端木熙一个没拦住,杨敬华拔剑变身,脚下用力疾冲上前,一剑和凌师傅撞在了一起。金铁交击的声音鲜明刺耳。

   “熙儿不必着急,他是你的影灵,一心同体,共享灵魂。”凌师傅横剑一挡,就势扫出去,与他慢条斯理的语调不同,剑风凌厉狠辣,直指杨敬华咽喉 “如果他能赢我,那也算你的。”

  杨敬华对于他这句话没什么反应,滑步侧身避过,手腕上挑荡开住凌师傅长剑的同时落月剑刃一偏横削出去,如果这一剑落实了凌师傅也讨不了好,但鉴于杨敬华用的力道不大,他成功的反手抵住了落月。

   但杨敬华等的就是这一刻,变身也不是白变的,力量加成摆在那里,他猛然抽剑,突然加大的力道重重格开凌师傅的剑,落月点出,其势如龙,凌师傅闪避不及,剑尖擦过他肩膀,刺啦一声。

   杨敬华自然也是有分寸,知道留手的。

  “呵呵,”凌师傅看起来并没有差点被削的后怕感,袖袍掩唇,倒是微微笑起来 “看来我的徒弟,选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影灵呢。”

    “当然。”端木熙应声,看起来很快就完全接受了杨敬华帮他打的事实 “他是我的影灵,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杨敬华一听这话就想翘尾巴,骄傲的不得了,剑一收蹦跶到端木熙身边 “端木,还要继续吗?你放心需要赢几局哥都给你赢下来~”

  这个时候端木熙还比他高诶不得了啊!这家伙不是才17吗!

 “先不必了。”端木熙微微笑了笑,“敬华,我有些事情跟师傅说,你先回避一下。”

  杨敬华明白端木熙要问落月剑的事情,说到这事本来他就心存愧疚,道了声好,看着端木熙和凌师傅进屋,自己待在门外等。

   “师傅,”几乎刚一关上门,端木熙就急促道,“圣剑落月,是端木家世传之祝器,我想这世上没人能比师傅更了解落月的历史了。”他转头迅速向杨敬华的方向看了一眼,落月剑还在杨敬华手里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如果…被落月剑封印了灵力,该何解?”

评论(3)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