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十二约•不可逆转的节点

目录


   

出错重发………
--------------------------------------------------------

杨敬华根本无心去看祭祀,他心烦意乱,独自一个躲了老远,仿佛不看不听不见,祭祀就没有发生,完全不存在。但是他也骗不了自己,柔和而温暖的灵力罔顾他此时的心情,仍让生生不息的从祭坛处扩散过来,源源不断。

  何等温暖,包容,安抚人心的力量。

  世间怨灵在这一刻得到抚慰,一切污浊之气都在吟唱中净化。

  仿佛是站在五月的天空下,灵力宛如阳光把暖意一点一点散开,从皮肤渐渐蔓延进身体,只是染不到心脏。他心底冰冷一片,不止是痛彻心扉了,那感觉像是心口处被狠狠凿开了一个大窟窿,有风和雪呼啦啦灌进来,发出可怖的声音。

  他闭上眼。


  时间短暂又漫长,涌动的灵力逐渐平息,杨敬华知道祭祀要结束了,端木熙消耗体力会很大。他闷闷站起来,还是心中不安,准备去看看。

  端木熙的确累极了,祭祀礼服背上湿了一片,借着旁人的搀扶才勉强站稳,用落月剑支撑着地面,一步一步沿着台阶往下走。兜帽已经摘下来,在阳光下显得脸色格外苍白,全身上下都带着疲惫,目光却不断环睨着周围,像在找人的样子。

   ……该不会在找他吧。

  杨敬华连忙迎上去,端木熙看到他,眼神下意识柔和了一点,抬手把剑递还给他 “敬华,在这等我一会,很快回来。”

   “……啊?”

   杨敬华迷惑不解,完全没反应过来,这次他根本就没有对死因刨根问底,他压根不关心,端木熙又要干嘛?


   他的疑惑没来得及问出口,碰触到落月剑的一瞬间,滚烫的感觉沿着搭在剑上的手指向上蔓延,炽热感像是疯狂积累压力的火山,滔天波浪重重拍击在海岸上,意识层面上的重击让他暂时的失去了思考能力。

  意识似乎被共鸣感完全侵占夺取,他可以说是顺着接过剑的力道向后踉跄了两步,依靠着身体的本能,手里死死握着落月剑,或者说落月剑死死靠在他手上,剑身烫的可怕,仿佛火山口尚未冷却的岩浆,仍然在流动,爆裂出细小的气泡。奇怪的是那种热度并没有按照物理规律传递到他身上,于是格外凸显出他的指尖冰凉,寒意刺骨。

   剑上的灵力太充沛,似是沉睡已久的巨兽被刚刚的祭祀唤醒,原本它还会继续睡下去,但在杨敬华碰触到剑的同时,钥匙插入锁孔,密码正确,千年前沉淀的情感和记忆一同激活。

   无数纷乱的意象骤然划过他眼前,像一场环绕他上映的五维电影。


   【“子诚。”】

    白色长发,双眼蒙着白布的少年低下头,探手捧住“他”的脸,语气温柔,仿佛情人间的低语,带着看破命运一般的决绝,平静又悲伤。

   【“如果,那一天到来,请你务必——”】


     那不是他的记忆。

     眼前闪过的画面似曾相识,可怕的危机感涌上心头,杨敬华用力咬住舌尖,挣扎着想要清醒过来,就像在彻夜不眠后最无趣冗长的课上努力想要睁开眼睛,无论多少次尝试,却只是让意识更深的坠入深渊。


   【“只有你,”】

   【“这个世上,只有你能……”】


    那个声音仍然在低语,仿佛行驶在大海上,听到远处飘渺而动人的海妖在歌唱,明明在此之前已然得到了告诫,他清楚知道那是海妖的迷惑,但他无法控制住自己,大脑深层的意识绝望的呼喊着身体的堕落,却不见任何成效,或许他早该把自己用最粗的麻绳死死捆在桅杆上,或者用棉花堵住背叛的双耳。

    知道祭祀之后会有共鸣,他干嘛去接过剑啊!

   【“千载流年亦如梦…月落山河一世倾。”】


    他曾经见过这段画面,见过那双迷惑人心的紫色眼瞳,但在醒来之后却只如经过一场梦。很难想起梦了什么,只有在梦里,关于它的记忆才是清晰的,哪怕两世,这些执拗的,强硬的灌输给他的记忆,都是没有改变的。

  他不是在看一场五维电影,他已经被带入电影,成了扮演者。


    【“你们想我入地狱?”】

    有血红色在眼前扩散,戾气和煞气渲染着,白色的衣袖上也不可避免的溅上鲜血,如杀人藤上盛开的花朵,夜莺用心血浇灌绽开的玫瑰,他听到“自己"在狂笑,灵力在他指尖爆发开,化作无数夺命的利刃。

     【“那吾便将所到之处——皆化为地狱——!”】

     

    他恍惚知道这不能持续下去,“他” 需要去制止,像少年所说的... 

    不,并不该是他去制止。

   

    他曾经历过这个幻觉,他记得的,那不是他的记忆,那根本不是他!

     在如此强大的记忆冲击中,一线清明如暴风雨中的一叶孤舟,台风夜的一片孤叶,脆弱,摇摇欲坠,死死秉持着最后的信念,一次次被高高抛起重重摔落,始终没有破碎。

  

   "敬华,...你在做什么?”

  

    声音在背后响起,正如悄然靠近准备偷袭的敌人,一脚踏入警戒线的范围。

    他旋身反手抽剑,反击仿佛刻在骨子里的本能,一剑挥出。


   ———曾经祭祀后,他被落月剑所迷,重伤了毫无防备来找他的端木熙。


    明亮的闪电骤然惊破漆黑的长夜,突如其来的惶恐点燃了胸口的火焰,尽管眼前还是混乱的世界,他却果断伸出手准确的一把抓住了即将刺入白衣少年胸口的剑锋,他感觉不到疼痛,仿佛抓着的只是一块毫无杀伤力的木头,只需要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往回拉。

    刺向前方的长剑在这一刻向他的方向偏移,却仍然冲势不减。

    他听到剑锋刺入血肉的声音。

    幻觉破碎。

评论(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