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十约•寅哲

目录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在写打架,其实我不大会写QAQ

—————————————

   杨敬华站在门口,守着摇摇欲坠的节操挣扎,到底要不要进去。

   上一世出于好奇才装作摔跤探头进去看端木熙在干嘛,但这次他明知自己对端木熙心思不纯,又很清楚端木熙在沐浴净身…实在是,有点干不出这种掉节操的事。

    杨敬华!长点志气!

   影灵叹口气,手抬起又放下,犹豫再三,猛然被外面的灵力异动吸引了注意力,转头看过去,视线所及是清明干净的一片蓝天,却有灵力在暗中流动,仿佛平静无涛的大海,海底有说不尽的暗潮汹涌,他皱眉想了一下。

    当年这个时候…是寅哲?

    啊,是了。这次来端木家,他基本都没有远离端木熙,哪怕晚上也守在床边,没给寅哲机会试探他,那只狐狸估计不甘心的很。

   来来来谁怕你!

   杨敬华趁势转移自己注意力,大大方方迈步走进结界,走进去才想起来,这次既然没进屋子那也就没机会跟端木熙发誓……

   都怪你个破狐狸!

  选择性忽略了自己其实在门口站了半天最后没敢进去的事实,杨敬华咬牙切齿环顾四周,看到的满眼都是血红色,映的眼底一片鲜艳。

   “欢迎来到我狐妖寅哲的结界!” 

   毕竟是他的结界,寅哲站在上空,微微伸展开手,肉眼不可见的灵力线沿着他的双手向四周扩散开,支撑起结界的框架,如同居高临下的君王巡视领地,满含着骄傲自满,说话尾音都带飘。

  “这是唯一可在端木家的结界中,开辟可让妖怪通行的私人领域哦~”

   杨敬华看看围簇在寅哲脚下长的七扭八歪的妖怪们,虽然上辈子听了一耳的污言秽语,但毕竟这些妖怪们当场就拿命还了这仇,所以他倒也不是很放在心上,相比之下…他更想给寅哲一个惊喜。

     “我的小跟班们想跟你玩玩,不过别担心,我不出手的。”

     寅哲以为沉默的杨敬华是被这景象吓到了,在他感应里,杨敬华的灵能力并不算强,因此言语间相当自信,虽然这世并没有和端木熙打过一场,但他同样没有杀了杨敬华对上端木熙的打算,至少现在还没有,他仍然只是抱着试探杨敬华真实能力的想法。

    当然…杨敬华也很乐意让他瞧瞧。

   他把手按在了落月剑的剑柄上,安静的听着寅哲继续 “我怕我一不小心就把你弄散了,到时候端木熙哭着来找我可就不好办了哈哈哈哈哈哈!”

    杨敬华后退了两步,趁着寅哲笑的开心,身体压低,像蓄势待发的猎豹骤然跃起,踩着一个独眼妖怪的头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变身,后蹬借力二次跳起,在这时距离已经足够逼近寅哲了,不等妖怪们发出惊呼,他在空中猛然拔剑向前挥出,拉出一道狭长的弧光 “老狐狸,话不要说太满!谁哭还不一定呢!”

   !!

   寅哲这世尚未跟杨敬华近身接触过,只有趴在屋顶上的远距离估测。但灵魂的力量除却本身灵能力,更多也来自于其信念。信念虚无缥缈,并不是可以远远感应到的东西,这直接导致了他对杨敬华能力的初步判断错误,更何况杨敬华手里还拿着落月剑,需要时完全可以临时从落月剑中借出力量。

   但也并不是说这样的杨敬华就能把寅哲按着打了,好歹寅哲也是个千年妖王,不是开玩笑的,真正拼起来,还没联契,力量本质没有得到蜕变的杨敬华十成十是输的下场。

   但这不是有心算无心给个惊喜吗。

   支撑着端木家结界的压力,寅哲本身就受影响,速度会慢一点,更何况猝不及防之下,他只来得及一转头险险避开剑锋,动作过大,耳边一缕火红的头发飞扬起来,被一剑削落。

  

    “……”

   “哎呀,歪了。”杨敬华轻巧落下,随手一挥剑给自己清出空地,剑光带过的地方妖怪的血液与惨叫一同飞溅,他头都不转一下,只是目光炯炯盯着寅哲,银花羽则被他无视到了一边。他和寅哲上一世可是打出来的交情,以至于现在每次看到寅哲都手痒。但后者此时正沉默看着自己飘落的一缕头发,暂时都没空理他。

  银花羽倒是惊讶的看了看变身之后的杨敬华,有点不敢置信的样子,若不是杨敬华脸上那种随意的笑容没变过,可能都不敢认,下意识转头问寅哲“…寅哲大人?”

  明知道自己现在就算变成23岁形态也打不过寅哲,但杨敬华仍然不会停下他拉仇恨的脚步,把剑往肩上一架,也不管吓得四散的妖怪,眼眸上挑继续挑衅 “怎么?臭狐狸?怕了吗?”

  寅哲终于肯正眼看过来,显然刚才被削下来的头发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料,上下打量了杨敬华一圈,认出来了他的身份,却也没说出口,只是嗤笑一声,双手抱胸斜斜立着,眼里却多了少许重视 “原来如此。难怪端木熙会选你…不过也算有点本事。”

  上斩人神,下叱妖魔,镇四方之邪气的落月剑之力,他还是有些忌惮的,何况身处端木家结界内,并不方便他行动,若是换个地方,他倒有兴趣跟杨敬华打一场。但结界已经被杨敬华一剑戳破了,只怕这时候端木熙已经感应到了。

   “到此为止吧。”

    “哎————”杨敬华一听这话就知道寅哲要走,这哪里肯放,跳起来就要追。但寅哲雷厉风行的很,一把捞起还没搞明白状况的银花羽,别的妖怪虽然是他带来的,但他没放在眼里,甚至懒得提醒他们撤离,自己提着个妖仍然速度飞快,身形一闪已经掠了出去。

    而我们敬华想追没追上,一头撞在了180尺的距离限定上,气到挠墙。

 

评论(12)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