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九约•头七

目录


   

 在每天做的事情都差不多时,会觉得日子过得很快。被端木熙带出门的时候,杨敬华算算日子,发现又是他的头七了。

   第二次过这个日子,总觉得心绪复杂。

   杨敬华趴在车窗,看着窗外景物飞速掠过,默默想着,落月剑被他用布包裹着挂在腰间,只是拿牌匾容易,无缘无故的把牌匾劈开恐怕也不大好解释,现在也是走一步看一步。因为知道的多,没有上一世的无知无畏乱碰乱撞,反而有时觉得束手束脚。

  他转头看了一眼开车的端木熙,目光着重落在那只修长干净的左手上。

   毕竟是先挑衅了影灵,又连根头发丝都没伤着,最多是吓着了,司徒家就是再有脸也不能因为这种事情责怪什么。

  

    “到了。”端木熙轻声道,抬手拉开了车门,同时打断了他漫天乱飘的思绪。杨敬华第一次没穿车门,而是安静的跟着出去。

   并不是恍若隔世,而是真的已经隔了一世。

   白色的纸钱飘飘荡荡,落在火中燃烧起来,青烟袅袅而上,带着单薄的祝愿消失在黄昏的天空里,即使已是第二次看到这个景象,杨敬华还是情不自禁的心里发涩。他没有走近,只是远远的看着。

   上一世端木熙死后,他曾经浑浑噩噩的回过这里,阳光明媚的午后,他坐在街道边,看着人来人往从他身旁穿过,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却都与他无甚瓜葛,如同站在屏幕外,探手触碰到的都是冰冷坚硬,没有温度,他于这个世界像是多余的不合理,这里并不是他的家,他明白。

    曾经的生活已经与他无关,他的世界不过端木熙一人。

   “我想回房子拿块牌匾。”因为距离限制还在,杨敬华没法跑远,必须先和端木熙说,端木熙大概是不想打扰他,站的还是比较远的。听到他这句话才走过来,依旧是默默跟在他后面,一言不发。

  ……所以说他曾经的这间住所,和端木家根本就不是一个画风的嘛。

  杨敬华竭力控制着自己不去看端木熙的神情,装作若无其事的绕开摆在路上的各种杂物垃圾,走到墙边把那块金光闪闪的牌匾摘下来“就带上这个吧。”

    端木熙可能站久了无聊,抽了支烟点燃“行。”

   “……哎?我说你抽什么烟?!”敏锐的听到打火机的声音,杨敬华立刻把牌匾一放,转身就冲过去,从猝不及防的端木熙手里连烟带打火机一把抢走 “你一个未成年,上次…”

    突然意识到这件事情还没有发生,杨敬华硬生生咽下去后半句话,强行扭转 “反正小孩子不要抽烟!”

    端木熙盯着他,上下打量了两圈,那目光的意思很明显。

   杨敬华面无表情的切换成23岁模式,回身抱起牌匾,顺便把烟和打火机一起丢进旁边的垃圾桶 “别看了,不会还你的。”

     年轻的阳冥司垂下眼睛,微微笑了一下,没有出声。

    将将要走出门时,杨敬华突然停下脚步,探出头看看天,回头又从架子上抽出来一把雨伞“有点旧了,凑合着用一下吧。”

   “你一个鬼要伞做什么?” 端木熙看了看那把应该是宣传赠品的伞,怎么看都不像很有纪念意义的样子。

   杨敬华歪头看了他一眼,夹着牌匾在他前面出门撑开伞 “我不用伞,你也不用吗?”

  端木熙一瞬间有些惊讶的样子,最后轻轻弯了弯眼睛 “……好,谢谢。”

   “不用谢不用谢~”杨敬华笑起来,撑着伞等端木熙走出来 “咱俩谁跟谁啊。”

    

  还好现在天已经暗了,路灯没亮起来,这块地方比较黑,不然普通人看到一把伞一块牌子浮在空中应该还是很吓人的。

 

  “给我吧。”端木熙很清楚这个问题。

   杨敬华痛快的把伞给他,但是并不能想象端木熙拿着这么大个牌匾的样子。他左顾右盼看看周围,确定没有路人,立刻搬着“天下第一术”蹦跶到端木熙的车边拉开车门塞进去,动作行云流水快如闪电。

  “好了?”端木熙撑着伞跟上去,越来越大的雨滴滑过伞面,摔落在地溅起小水花,不可避免的沾到他衣服上,杨敬华看看雨势又看看他,让开一条路“你先在车里待一会,我去解决掉那些找大姐麻烦的废物就回来。”

    他指指远处几个小混混,估算了一下大概在180尺内,信心满满。

    端木熙没反对,拉开车门坐进去,一边拿出了手机。

    所以说,就算两辈子,杨敬华也不知道最后这事还是端木熙来彻底解决的。

    这次拿着落月剑,他都不用再去捡扫把当武器,只是对付普通人要注意分寸,不能用剑锋划到了,只能用剑面拍,杨敬华现在拳脚功夫也不差,有心打无心三两下就全撂倒了。考虑到效果,他还不辞辛苦的跑到火盆那里捡了几张烧了一半的纸钱过来贴心的一人一张塞在手里,果不其然就听着几个小混混惨叫着“有鬼”疯了一样跑了。

    “好啦我回来啦!你没有再抽烟吧?”杨敬华这次就懒得拉车门直接穿进来了。往副驾驶上一坐,正看到端木熙收起手机,他也没多想 “走了走了!”

    但他突然回忆起当初坐在这里的时候跟端木熙的对话。

     “端木,”

     杨敬华歪头靠过去,反正灵魂没什么重量,不在乎干扰端木熙开车,余光注意到端木熙看了他一眼,他没敢回看,而是盯着窗外飞驰的景象,低笑起来“以后我就彻底跟你混了,你不介意我把你那当自己家吧?”

     车窗外的雨仍然下的很大,淅淅沥沥间,杨敬华听见端木熙模糊“嗯”了一声。

   

评论(5)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