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七约•落月剑

目录


“…你干嘛!”

  端木熙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大,仿佛是第二次被惊吓到,简直像炮仗一秒炸起来,杨敬华匆忙一闪,满头冷汗“安慰你一下而已啊,你怎么反应这么大?吓死个人!”

  端木熙盯着他看了几秒,像猫炸起来的满身毛慢慢平复下去“你已经死了。”

  ……谢谢你提醒。

  “你之前不是说睡觉吗怎么还没睡?”杨敬华有的时候还真想不起来这事,装作无事开始转移话题,本来以为不会得到什么正面回应,却没想到后者垂了垂眼睛,伸手拉了被子翻身躺下,戴上耳机,语气也微微软下来 “这就睡。”

  也许是因为他这次表现的比较靠谱,也许仅仅是因为这次没有提到这个话题,端木熙完全没有叮嘱他有关生辰八字的这个问题,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信任他。

  杨敬华突然想,也许端木熙从来没有对他设过防。

 

  他听着端木熙呼吸逐渐平稳,确认他睡着了,才伸手慢慢理了理端木熙柔软的银发,想了一会,转身走了出去。

   他当然知道司徒律正在门口守着,只是要躲在端木熙身边,那也不是他杨敬华的风格。

 

  一秒,两秒,三秒。

 

  脑后风声一动,杨敬华淡定的看着小刀架在自己脖子上,无聊的翻了个白眼,整整两世,还真是,没一点长进。

   不过人家也没重生不是。

   “端木熙的生辰八字交出来!饶你不死!”

    司徒律可能也是第一回干这事,而且作案地点离端木熙又不算远,在紧张下,声音显得格外尖锐。杨敬华倒是一回生二回熟,毫不“怯场”,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落月剑,语气比司徒律淡定多了“你要他的八字干什么。”

    “废话!当然是要整死端木熙!”司徒律说话理直气壮,不过在杨敬华清楚知道端木寺萍事件真相的情况下,就只剩下可笑讽刺了“那你直接去找他啊。”

     虽然说你要真敢直接去找端木熙我一定现在砍死你就是。

    “我要是能打得过他还找你干嘛!”司徒律明显急躁起来,把刀往下按了按,刀锋在杨敬华脖颈上擦出浅浅的痕迹,口中继续叫嚣“乖乖把端木熙的生辰八字交出来我让你少受点罪!”

   因为灵魂受到的疼痛是万倍,这点小小的伤害仿佛也被无限放大,让杨敬华也不禁皱了皱眉,不过他其实有个想法很久了。

    他当年报二月三十可能是明显了一点。

 

   “四月三十一号凌晨四点二十六分。”

    司徒律动作一顿,没想到杨敬华说屈服就屈服这么配合。怕自己忘了立刻掏出本子就开始记,可能还在心里嘲笑端木熙选影灵的眼光。这次杨敬华没必要小心翼翼往回溜,他有自己的打算,不然也不会明知此事还出来送。看司徒律正写着,悠哉悠哉的走到摆放落月剑的台子边,虚虚靠着,准备看他要多久才能反应过来。

   司徒律一点都没辜负他的期望,直接合上本子就要走。步子都迈出去两步了,可能终于想到有哪里不对,重新一数立刻勃然大怒“你当我傻*逼啊!四月有三十一号吗!”

   杨敬华把手搭在落月剑的剑柄上,似笑非笑挑了挑眉,逆着天光,那双墨黑的眼睛里映出深邃的墨蓝色“对,我就是把你当傻*逼。”

    “你他*妈*的*敢耍老子!”

     司徒律脸色发黑,气得不轻,一挥手,周身受他掌控的死灵尖啸着掠起,像大军万箭齐发,划过空气时传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声,铺天盖地一大片,看上去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不过落月剑在手…把你打成狗!

   杨敬华扬手拔剑,浅蓝色的灵力光芒自他握着的剑柄流转到剑尖,被供奉千年的圣器在这一瞬间仿佛活了起来。他握剑向前用力一个横斩,剑尖划过,明亮到可称为刺眼的白光随之爆发开,席卷所过之地。死灵如暴露在阳光下的积雪冰消雪融,在如此明亮的光辉下,根本不容这种阴影残存。

   “如何。”杨敬华向前两步,微一抬手,剑尖稳稳直指失去保护的司徒律喉咙,后者被四散的剑气扫倒在地,面对如此突然的惊天逆转不知所措,杨敬华逼近一步,他就手足并用慌张后挪一步,刚才的嚣张完全吃了下去 

  “…为什么…”看得出来受到惊吓不轻“…你能…碰到那把剑…”

  “与你何干。”杨敬华真想一剑捅下去永绝后患,可他也知道这事不能干。司徒律谋害阳冥司没成既定事实,有的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司徒律能不顾及后果,他却不能不顾及。当年端木熙为他那一剑,也付出了被捅一刀的代价。无论如何司徒律都不能死在端木家。

   端木熙一滴血都比司徒律重要的多。

    反正杀他的机会还有,不急于一时。

  “再让我看到你打端木熙的主意,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

  杨敬华用剑尖在司徒律脖子上划出一道狭长的血痕,冷笑着收剑。他很清楚如果说司徒管家听到他的威胁还会忌惮的话,司徒律定然是不会理睬的,但该装的逼还是要装的。

    除此之外,也没必要和这种冥顽不灵的人说什么了。他掂了掂落月剑,深觉这样自己就算合情合理的可以拿走落月剑了,转头看看端木熙这次似乎没醒,忍不住又在心里夸了自己一番,表面淡然实则骄傲自满,愉快的抱着剑准备回房。

 

    然后差点在房门一头撞在端木熙身上。

 

   “……诶?!”结果还是醒了吗!

   “敬华?”端木熙一派匆忙之色,似乎是刚从床上起来,外套都没来得及披,杨敬华给他吓一跳,差点把拎在手里的落月剑摔地上。

    端木熙貌似是看到他安然无恙才缓过神来,微微松了口气,一低头看到他拿着的落月剑,脸色都变了“你怎么拿着这把剑?!”

   杨敬华反应过来,仗着能穿墙迅速从端木熙旁边闪进房,手里则是死死抓着剑不放,让端木熙一把抓了个空。

 

   “把剑给我!”

tbc.

评论(18)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