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六约•认契

目录


求喜欢求评论呀qaq

—————————

   依旧是对着镜面,再一次看到端木熙给他系上那根上一世过早毁掉的流苏,杨敬华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恍惚间,历史重复,似乎一切都不可改变一般。

【这条流苏,绝对不能损坏。】

【这条流苏,我的头发…是我的生命之源,只要戴着它,你就不会消失。】

   他无声的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脑后那条流苏,望着镜子,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睛轻轻闪了闪。但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站起身,跟着端木熙走向祭坛。

  真的很像婚礼啊。

  如果端木熙穿山神祭那身就更好了。

  上一世的杨敬华曾经被认契仪式的盛大所震撼到,但这一次他已经内心毫无波动了。就像是在经历一场早知结局的戏,明明白白的知道下一秒的人物情节,没有丝毫真实感。

  他看着端木熙从太奶奶手里接过长剑,感受到了久违的熟悉,并非仅仅来自记忆,还有涌动的血脉深处。

    他迫切的想要拿到落月剑,只有拿回落月剑,他才真切的拥有站在端木熙身边的能力,才能保护好他。

   “有什么感觉?”

  许是察觉到他的目光,端木熙执剑回首问他。他顶着纱抬头看去,犹豫了几秒,发现自己并不想,也做不到对端木熙说谎,于是实话实说“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它会对我很有用。”不过后一句不是他感觉,而是他知道。

   阳冥司面色有刹那的阴沉,没再多说,转身继续了仪式。

   ……似乎以前端木熙就不想让他碰落月剑,现在该不会更不同意了吧?

    这可不行啊。

   一日为灵,终生为影,灵气共生,命魂无分,阴阳调和,万物皆宁。

   “我杨敬华,自愿成为第六十三代阳冥司端木熙的影灵。”

   再次见到誓词,杨敬华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没有,接过来就开始念,他的声音不大,轻柔缓慢。拿着剑聆听的端木熙听的都微微皱眉,恍惚觉得他像在用生命吟唱祭神的誓言,语句平淡,声音却竭尽了温柔与深情。

    “以锁灵戒为契,灵气共生,分享灵魂,相伴相生…”

    他看了一眼最后两句誓词,顿了顿。

  “直至死亡…永不分离。”

    若是地狱我也陪你一起去…直至死亡…也不会再把我们分开。

   杨敬华轻轻闭目,用力握紧了手上的誓词。

  “端木熙!别以为有了影灵老子就不敢动你!”预料之中的不速之客来的很准时,瞬间打破了认契仪式的庄重严肃。杨敬华顺势站了起来,兴味索然的听着上一世听过一遍的谩骂,就像在看猴子在舞台上乱跳。把恨意转嫁到别人身上,是最低劣也是最让人看不起的。

    只是,司徒律不能死在端木家。

     

    “端木熙!”即使被自己父亲拉着,司徒律仍然拼命挣扎,发出愤怒的吼声“人在做天在看!欠的债总是要还的!”

  

    原本无动于衷的杨敬华听到这句话时心中骤然一震,他猛地转头看端木熙,后者表情冷漠,在他看过去的时候微微偏转了头,仿佛刻意的回避他的目光,没有让他看见自己眼里的情绪。

   端木寺萍。

  无论是神龙章轩,还是端木寺萍,大概都是端木熙把自己封锁的越来越严密的助推器,是端木熙自己为自己施加的枷锁,把真正的自己封印在暗无天日的地方。

   杨敬华突然觉得惶恐。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朝一日,再次误打误撞的找到锁孔,叩开那扇被锁链层层封死的门。

  认契仪式本来也不长,很快就落下了尾声,而端木熙表现的一如司徒律的事情完全没发生过一般。没有跟别人多说,也没有跟杨敬华有什么解释,揉着脖子说了一句“累死了要睡觉”就独自回了房,毕竟对于阳冥司,除了睡觉也没什么更好的恢复方法了。

   怎么办呢……

  “杨少爷!”

  ……嗯?

  

 “杨少爷……那个打扰您了…”黑灰衣服的中年人挂着满脸无奈的笑容,半弯着身子一路小跑到他面前,神态恭敬“我是这个家的管家,司徒……”

  说到这里的时候杨敬华明白了,再想不起来他就是傻了“你要给你儿子道歉?”

 

  “…对对…”司徒管家小心的赔笑着,神态苍老又卑微,像极了工地上满身风霜的农民工,为了不懂事的孩子费尽心血“犬子年轻不懂事…冲撞了少主人…”

   杨敬华早已记不清他当年此时的样子,却蓦然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了这人在大堂苦苦恳求端木熙去禁地救他儿子,却在端木熙失联后推卸责任漠不关心的神态。又或者让司徒律假死说着我弱我有理的表情。他慢慢冷笑起来。

  “不必了,受不起。”

  满心以为他会一口答应下来的司徒管家被这一句堵住,目光中露出难以掩饰的惊诧愕然,显然没有想到这位来自市井的影灵会如此不好对付。杨敬华不在乎他在想什么,迎着他的目光,向前倾身靠近,带着点笑容,几乎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音,宛如恶魔从地狱传来的耳语,一字一顿,字字如刀。

  “管好你儿子…我知道他想害端木熙,别让我找到机会…我杀你们全家!”

  杀人是一条不容轻易逾越的线,杀一人往往要用一生时间,但如果曾经已经越过了,就算再杀万人,反而快得很,心里也不会再有什么负担了。

  撂下这样一句话,杨敬华也懒得再看司徒管家什么反应,转身就走。

  

   正看见秦诗瑶被嘭的一声关在门外。

  ……发生什么事了?

   

  “不进就不进!端木熙!大笨蛋!”秦诗瑶气的连淑女气质都不要了,站在门口就冲里面喊,如果有个背景特效,大概是熊熊燃烧的火焰,猛一转眼看到茫然的杨敬华,瞬间转火,连他也迁怒了“凭什么你就可以随便进他房间!我恨你!”

  ……所以你跟端木熙说了什么?

  躺着也中枪的杨敬华满脸满心都是和上一世一模一样的茫然,犹疑的看了一眼气冲冲离去的秦诗瑶,觉得自己很无辜,无辜的像路边的小白花一样。

   

   小白花默默地飘进房间里,看见端木熙坐在床上,垂着头,单手捂着脸,银发投下的阴影盖住了他的半张脸,看不清他的神态,只是天光照耀下,那个身影显得格外单薄与孤独。

  上一世这个时候,杨敬华也是刚刚接触了全新的世界,处在陌生的环境里,举目所见尽是敌意与冷漠,他自己都是满心彷徨不知所措,又哪里看的到那个“完美”的端木熙背后有什么样的疲倦。

   

   杨敬华在床边坐下,向前探身,抱住了端木熙。

tbc.

  

  

评论(21)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