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三约•闺蜜还是情敌

目录


—————

 端木熙的脚步在这一瞬间猛然顿了一下,这个停顿太短暂,如果不是杨敬华一直挨在他身边,注意力也一直完全放在他身上的话,恐怕都不能注意到这个太过微小的停顿。

  杨敬华知道自己过关了。但这样轻易的圆了过去,他却并不觉得多值得高兴。他无声叹了口气,目光一转,正看到路灯笼罩不到的阴暗处,树丛中露出无数只闪着红光的诡异眼睛。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鬼啊!!!”

  “你自己不就是鬼吗在怕什么!”

  端木熙被他突然扑上来的动作吓的烟都掉了,稳定了一下心神,努力试图把死死扒在自己身上的影灵扯下来,杨敬华抱得太紧竟然愣是没能成功。

  其实杨敬华怕鬼那是两辈子改不掉的毛病,但要说会吓成这样那也是扯淡。他纯属找到机会抱着端木熙不松手而已。

  好久没抱到了QAQ。

 

  “下作!人渣!”

 可惜没给他时间多感受一下。脚边清脆的声音传来,抱着绿色荷叶的地精睁大了眼睛,愤恨的死盯着呈树袋熊形态挂在端木熙身上的杨敬华,仿佛要用目光把它戳个千疮百孔“把你的脏手从阳冥司大人身上松开!”

  银花羽啊。

  杨敬华挑了挑眉,他才不会两次为同一件事生气呢。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收紧了手臂,把端木熙环得更紧,用一种宣誓主权极度嚣张的语气挑衅“我就不松,怎么样?”

  端木熙脸色阴沉冷冷瞥了他一眼。

  意识到再撩拨下去要出事的杨敬华默默松开手,乖巧的退了一步。

  “去死吧!敢跟老子抢活干的臭小子!”原本只是慑于端木熙的银花羽这次可算抓住机会,立刻一抄伞跳起来,看起来比上一世更生气,连话都不想跟他说了,气势汹汹的样子如同下山猛虎向他扑过来“看我打你个魂飞魄散!”

  “喂喂喂!你别惹我啊!我警告你!”

  杨敬华灵活的躲开银花羽一记下劈,深知端木熙想让他立威,他根本没想过求救,也不需要求救“我可警告过你的———”

   “妖魔退散!”

   一道明亮的白光如刀自双指间斩下,重重击在银花羽身上,后者虽然及时用荷叶伞一挡,但仍然招架不住向后滑出了十几米,这才有空抬起头,语气多了凝重“你…”

  “唉!?!”

  “咦?”

  “怎么……”

 “ 银花羽输了?”

  围观的鬼魅比起银花羽也惊讶不减,纷纷议论起来。银花羽没多听,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杨敬华身上。

  “…你是除妖师?!”

  “对!我就是除妖师!怕不怕!”杨敬华得意洋洋,死性不改地蹲下来揉快气的变成蘑菇的银花羽“要不要跪下来叫爷爷?”

  要不是打不过他,银花羽早跳起来了。

  “除妖师?”

 “新任的影灵竟然是除妖师!”

  “这下我们可没指望了…”

  围观灵鬼的敬在这时显然压过了欲,看着杨敬华的目光干净了许多,满含着忌惮之意。端木熙轻轻扫了一眼,知道目的已经达成。

  ”好了,走吧。”他掐灭了烟,重新把手插回兜里“群妖已见过你的实力,……”

  “我的实力是不是很强大!”

  杨敬华丝毫不会看气氛一般打断了端木熙的话,抛弃了银花羽从地上蹦起来,兴致勃勃地返回端木熙身边,满脸都写着“求夸奖”三个大字“我是不是超级厉害的!”

   银花羽蹲在地上看着杨敬华追着端木熙绕圈圈的身影,恍惚间似乎看到一只疯狂摇尾巴的大狗。

   …我竟然输给这种蠢货??

   “……我要把这事禀报给寅哲大人知道!”

 

  当年的这个时候,他和端木熙在说什么呢?

   后来,他曾无数次回忆,像把记忆的珍宝从收藏室的角落里捧出来,小心翼翼地擦拭赏玩,似乎这样就能把逝去的人强留在心底。可是他能回忆起当年端木熙说的每一个字,却再也找不回当时无知无惧,没心没肺的心态。

   “喂?……完成了。为什么……要我去?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吗?”端木熙靠在栏杆上接着电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点了烟,看的杨敬华牙痒痒,拼命想理由,甚至忘了注意端木熙的电话在讲什么 “好吧…我明白了。”

   “怎么了?”

   见端木熙脸色不是很好,杨敬华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问完就想起来了。

   “去接一个人。”

  好吧,其实在这一刻,杨敬华还是成功地回想起了当年此时那种复杂的心情的。

  只不过这次羡慕的是秦诗瑶而已。

 

  他和端木熙的关系一直是有点不同寻常的,但他从来没有深想过,那颗藏着莫名情绪的种子一直被他本能埋在深处,不见天日。直到端木熙死后,他才在一次偶然中启封了这颗“种子”。在接触到空气的一瞬,种子生根发芽,长成了参天巨木。

   却是痛彻心扉。

 

   冷静杨敬华!拿出点志气来!

   杨敬华把自己从令人窒息的灰暗过往中抽离出来,轻轻眨眨眼,让自己回归现实。

   你和秦诗瑶那个拿着根正苗红未婚妻身份还混成这惨样的人比什么呢!你的起点比她高多了!

…不过,就算这样还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Hai~”

    一声招呼把走神的杨敬华拉回现实,拉着行李箱的美丽女子遥遥看见端木熙眼睛一亮,快步走过来,到最后几乎变成了小跑。但即使这样,仍然注重着优雅,端庄大方,仪态万分。也就是上辈子的闺蜜关系,才让杨敬华看出来,她其实眼睛里都是紧张。

   “好久不见,端木。”

 

   好久不见,秦诗瑶。

 


评论(10)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