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一约•重新来过

目录


私设杨敬华仍然不知道端木熙收他做影灵的两个原因。

————

  无边无际的黑暗缓慢的消退,悠长轻缓,如同来自彼岸的呢喃细语减弱直至消失,意识被黑暗轻柔的携带着逐渐恢复清晰,他看见时针在眼前被向回拨转,慢慢淡去,突然有光芒亮起。

   杨敬华猛然坐起,下意识抬手摸剑,一把抓了个空,他这才反应过来。匆忙抬头环视周进环境。不算陌生的天花板,房间空荡,墙面雪白,右手边的柜子上摆着一面镜子,镜面澄澈明净,映出他的影子。

  他震惊地看着镜中身青涩绿衣的少年,在那瞬间连呼吸都完全停止。

  无数年的记忆迅速回笼,杨敬华死死盯着镜面,看的不是自己,而是站在他身后穿着黑色风衣的白发男子。他双手用力扣紧柜子,指节青筋暴起,力道大到像要把柜角都捏碎,却没有一点力气回头。

 

  “别看了,杨敬华。你已经死了,被车撞的。现在的你是是灵体状态。”

 

   端木熙。

  “你是..那个阳冥司?”

  当年曾有的每一句对话却曾被他翻来覆去的回忆过,像用刻刀深深刻在心底。但是这时杨敬华只剩满心的混乱与复杂,一时怀疑自己是不是该醒来,一时又甘愿沉浸在这样的梦里,他拼了命的抑制住那个到了嗓子眼的名字,故作平静,单手按着柜子,慢慢转过身,重复着当年的对话。

  对此毫不知情的端木熙双手插在衣兜里,表情依旧冷淡。

  “你可以叫我端木熙。”

 

  我知道你叫端木熙。

  你的一切,我都知道。

 

  杨敬华能够清楚地背出曾经对话的每一个字,他本能的想先维持着前世的轨迹再慢慢斟酌考虑,但在目光再次对上端木熙的这一秒,所有的周密思虑全部轰然崩塌,太过炽烈的情感如山洪溃散冲击,让他几乎难以站稳。

  如同第一次见面一般,白发的阳冥司眼神冷漠,没有一点生气。

  杨敬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控制住冲上去抱住那个人的欲望的。

  “我死了?”但他不能让端木熙怀疑他。杨敬华看向自己的右手,手指上空空荡荡,干净的刺眼,他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强迫自己抬起头又看向镜子。再想改变什么,都绝不是戴回锁灵戒之前。唯独在这件事上,他不能冒一点风险。患得患失的心情像一个刺,狠狠扎在他心底,他很难维持住应有的语气“我死了怎么还能在镜子里看到自己?鬼不是没影子的吗?”

  其实到这个时候,对话和上一世已经出现了不同。但端木熙还是咔嚓按开打火机,点了支烟,没急着抽,只是用白皙修长的双指夹着,看着袅袅上升的烟雾,语气淡淡“这也是我之所以在这里等你的原因。”

  一般人确实如此,死后便与这个人世没有关系了。但有些人例外,他们会在镜中或水中留下影像。就是即便失去肉体也可与阳间保持联系,这种人一般天生便有很强的灵念力,比如—-你活着时便能看见那些东西。

  杨敬华在心中跟着端木熙重复了一模一样的话。看着后者没有神采,死气沉沉到仿佛机械般的眼神,心中钝痛,很想上去把这个仅仅十七岁却已经背负了那么多的人拥进怀里,却忍了又忍,告诫自己现在并没有身份去那么做。“所以呢?”

  “我提醒一下现在你的状况。”端木熙看了一眼手中还没碰过的烟,丝毫不可惜的把它按灭在烟灰缸里。他向杨敬华伸出手“人死后只能在世上停留七天,如果不想就此消失的话,你可以选择做我的影灵。”

  杨敬华花了大概半秒钟思考要不要走前世路线半推半就。

  “跟阳冥司签订契约,协助我工作。”没有得到回应,端木熙也并不着急。依旧不急不缓的解释“只要我活着,你就可以一直维系灵体的状态。”

  去他的前世路线和半推半就。

  “好。”

 

  人死后有三个阶段,刚死时的懵懂期,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亡的反抗期,意识到自己新形态的亢奋期,以及最后阶段,接受事实。

  杨敬华未免过渡的太快了些。

  他答应的太干脆,甚至没有等端木熙说完,没有多问一句。端木熙一下子有被刷新了世界观的感觉。竟不知这人是太过相信他,还是太过天真。

 

  “和你签订契约需要做什么?”见端木熙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有点慌了的杨敬华不得不硬着头皮提醒。他是真怕端木熙改变主意。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最开始端木熙会选择他这个实际上(起初)灵能力不强的灵鬼,但是没关系不管最开始是什么目的他杨敬华不在乎——

  “把这个戴上。”端木熙垂下眼睛,把锁灵戒递到杨敬华面前。

  杨敬华根本没有多加思考,甚至没等端木熙说完,他伸手拿过锁灵戒直接套在了手指上。属于阳冥司的纯净灵力在戴上锁灵戒的同时涌动过四肢百骸,世界在这一瞬间变的真实起来,他眨了眨眼,突然感觉鼻子发酸,说不清的委屈,他强忍着感情的骤然爆发,眼前一片模糊。


评论(7)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