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四十七约•山神祭

目录


  在端木家和神龙家这站在灵媒界巅峰的两大望族同步的推动下,司徒家一事算是彻底落下了帷幕,也许端木熙是想看在端木寺明面上留下三分情面的,但在杨敬华眼里,即使他对端木寺明没什么恶感,他也不会在乎端木寺明怎么想,一切都要为端木熙让路。

   而时下更重要的,应该是山神祭。

 

   与一般的祭祀不同,山神祭中,祭司的身份更多一重,既是净化灵气的祭司,也是替代了嫁给山神的女子,于是,与其说那是祭祀服,倒不如说……那是嫁衣了。

   杨敬华抱着剑靠在门口,他闭着眼想了半天,还是按耐不住,睁眼悄悄瞅了瞅,发现端木寺芸和神龙章轩在说话,两个人都没注意他的动态,立刻一转身无声无息的穿墙溜到端木熙房间里去了。

   服侍阳冥司化妆的小姑娘被突然冒出来的灵鬼吓了一跳,慌里慌张行了个礼,匆匆往外退出去了,杨敬华跟在她后面贴心的帮她关门,还顺手落了锁。

   “敬华?”

   “哎!”影灵轻快的应了一声,笑吟吟背着手转身 “你怎么知道是我—…”

   在转身的一瞬间消了音。

   杨敬华一贯知道端木熙好看,但他总觉得,他的阳冥司每时每刻都在刷新他对于好看这个词的认识。

   是的,只是一个“好看”实在是太单薄了。

   端木熙容貌俊秀温雅,银白色短发虽然是生命力流失的证据,但是并不是老人的苍白,其光泽明亮璀璨,反而更增加那种画中谪仙一般的气质,大概是因为出门不多的原因,阳冥司皮肤很白,映衬着此时一身火红的嫁衣,整个人似乎都在发光。为祭祀专门化的妆不浓不淡恰到好处,柔化了一向疏离冷淡的气质,眼尾贴有银蓝的薄片,明艳灼人,火红的嫁衣逶迤至地,其上间或用暗线绣出华贵曳丽的金色兰纹,滑过桌际时,恰如翩飞的火色红蝶,佩戴的繁复金饰随着他站起的动作摇曳碰撞在一起,响声清脆如兰。

  “我想这个时候,也只有你会进来了。”

   即使杨敬华已经不是第一次见端木熙这般打扮,他仍然为之感到灵魂中传来的悸动和颤抖,也许是因为端木熙的神色太过温柔安静,与前世不同,太过美好。

   写到水穷天杪,定非尘土间人。

   莫名其妙的想起来不知从哪读到的诗句,出处著作人都记不得了,仿佛凭空出现在大脑里,杨敬华想,美色当前,大概谁都能念出两句诗来吧。

  “是吗?”他定了定神,又眨了眨眼,他望着端木熙,顿了几秒,灿烂的笑起来,上前伸手轻轻一挑端木熙的下巴,半带调戏之意“来,给哥笑一个~”

他其实并没有指望端木熙回应,大不了就是他给端木熙笑一个。

但是端木熙只是微微愣了愣,迅速反应过来,出乎意料的轻轻向上弯起了唇角,弧度并不明显却无比真实,一如杨敬华所言,如同世界上的光在一瞬间都落在他身上,那双明亮温润的眼睛里同样噙着笑意,有浅淡的光芒潋滟流转,风华绝代。

杨敬华再一次真真切切的愣住了。

他在回过神来的第一刻就抬手揽住端木熙,用力把人拉进怀里,重重亲上去,研磨过唇上,舌尖描摹过唇线探入端木熙口中,长期的亲密,端木熙早就学会该如何回应他,只低低唔了一声,抬起一手环住影灵的肩膀,指尖抓紧影灵的衣袍,配合加深了这个吻。

全心全意,将自己的所有一切全部敞开,如同用尽虔诚奉神的信徒。

 

“少掌门?好了吗?……杨敬华,你是不是在里面?”

神龙章轩似乎是转了一下门把手,没拧开,声音从外面飘进来,杨敬华硬生生从中听出来一种阴森森的寒意。

他悻悻然瞪了门一眼,恋恋不舍放开端木熙,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而后骤然一停,疑惑的重新品了品 “甜的?”

“马上就好!”端木熙慢慢喘了口气,先是扬声回了神龙章轩一句,然后又给杨敬华解释“我抹了口脂,可能是有蜂蜜吧。”他看了看镜子,抿抿嘴唇,发现自己必须重新涂了,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重新打开口脂盒,而杨敬华丝毫没有自己做错的觉悟,笑嘻嘻从背后搂住他,顺势下巴压在人肩膀上,抬手帮他理顺刚刚被动作带歪的金饰,啧啧两声 “你这打扮好麻烦啊。”

端木熙瞥了他一眼,虽然是第一次自己抹口脂,但动作还挺快 “也祭祀过几次了,你还没习惯吗?”

说得好像哪次祭祀不麻烦。

他抬手合上了口脂盒,若有所思的顿了顿“不对,比起最开始,已经有改变了。”

  “那最开始是什么样的?”杨敬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了一圈,歪歪头,满含笑意,大胆联想 “该不会是……凤冠霞帔?”

“……嗯。”端木熙也不隐瞒,很坦诚的承认了“差不多。”

杨敬华眼睛一转,勾着阳冥司的脖子把人扳过来,语带期待,深切的让端木熙体会到什么叫做得寸进尺“那你下次穿给我看看怎么样啊?”

端木熙抬手一把拍开他,伸手拧开门锁,浅色的眼眸冷冷往回一扫,锋利如刀。

“不·可·能。”


评论(25)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