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四十五约·亲戚

我本来不想写司徒家的QAQ,然而司徒家就是还在搞事情!啊!

就两章!!!

————————

对不起qaq定时设错时间了……

—————————————

目录


 

  “阿熙!”

  银花羽的声音比她自己快一步,下一秒,抱着绿色荷叶伞的地精从窗外跳进来,说不上慌张,更像是来通知的“司徒家的人又来后山了,而且跟寅哲大人打起来了……”

  “哇哦,东窗事发。”杨敬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点评。

  端木熙轻轻望了他一眼“那是你惹的事。”

  杨敬华歪头眨眼“才——不是,他想伤害你,是死秃驴他活该。”

  “你们不要再谈情说爱了好吗寅哲大人还在战斗啊啊啊!!!”银花羽抓狂了。

 

  “哼哼,就是本座杀的又怎么样?”

  红发的妖王一脚踩在石块上,笑的飞扬跋扈,他一挥手,强大的妖力铺天盖地席卷起来,光芒刺眼占据了大半的天空,他不仅继承了端木银的灵力,自己本身也是千年的妖王,任何一点都是不容忽视的强大。

  “有本事,”他冷笑,居高临下的俯视那些带着死灵鬼怪的人,十足十的嚣张“你们来复仇啊,本座——随时奉陪!”

  他当初既然答应过杨敬华背下这责任,自是说到做到!

  “我的儿啊———你死得好惨啊!!”司徒姑姑撕心裂肺的哭,不知以什么秘法追踪到了司徒律尸骨所在之地,理所当然的遇到镇守后山的寅哲,当即与“罪魁祸首”短兵相接。

   令人钦佩的是一边招魂术,一边还能大声哭嚎的本事,围攻寅哲多打一也丝毫不带愧疚心,鬼魅被招魂术唤来,没有具体意识只是不住的咆哮尖叫,像在配背景音。

   然而寅哲是谁,千年妖王,前阳冥司的影灵,就算被端木银束缚在静灵山,也绝不是说他弱,这世界上能伤到他的也不过现任阳冥司端木熙一个而已。的确妖物心志不够强大,甚至能被神龙昔仁催眠出心底欲望失控,但司徒家一群操控死灵的魂师…跟他可是八杆子打不着边。

   “啧,吵死了。”

  被这一群人的哭嚎闹的心烦,寅哲现在觉得自己当初真不该这么轻易答应杨敬华,也懒得等山上寄居的妖怪们聚拢,一道火红的妖力在他身侧盘旋而起,纵然扑出,宛如火焰巨龙,每一片虚无的龙鳞上都燃烧着火焰,一尾巴扫上去,被司徒家人召唤的死灵鬼怪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毫无反抗之力被蒸发消失。

  “寅哲!住手!”

  端木家有人赶到,大声疾呼,寅哲回头冷冷看过去,巧了,这人他还认识,毕竟以前跟着端木银的时候没少和端木家各个长老对上。

  只是端木银死后,这些人可是打死不敢来见他一面。

   “哟,这不是大长老吗?今天怎么有功夫屈尊降贵来我这啊?”他拍拍手像在拍灰,神态自若,仿佛背后窜动在空中的火龙与他全然无关,语气却轻蔑嘲讽。

   司徒家的人勉强撑起结界才扛住寅哲的妖力,在这时立刻像见了救命稻草,不出意外大概也是他们打电话叫了端木家援助,一抹眼泪大吼起来。

   “大长老!你可要替我们做主啊!”

   “我们司徒家和着狐狸精无冤无仇,他怎么能下此狠手……天哪,可怜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寅哲不着急,他侧眼看看,端木家的人警惕的聚拢在一起,正在窃窃私语。

   “妖怪果然是妖怪!怎么做出这样的事!”

   “必须要除掉他!”

   “掌门!我们去找掌门…”

   而端木家那位长老站在最前面,没有参与说话,他清楚问题所在,反而是脸色青白交错,一变再变。

   “怎么,想除掉本座吗?”于是妖王大笑起来,他一脚踹倒旁边的树,在轰然倒下的树干上坐下,翘起腿,姿态随意而高傲。“我劝你们先分清楚主次关系,这座山和端木家都是本座的——而不是什么本座属于端木家!”

   根本没有人约束的了他!

 

   “律儿是我们司徒家九代单传的独苗……”司徒姑姑下意识继续着哭嚎,却发现端木家长老没有反驳,心里顿时一惊,声音也弱下去。

   “独苗啊?不要紧,”另一个声音响起来,现任的影灵和阳冥司并肩走过来,阳冥司停下脚步,而影灵毫不犹豫纵身跃到了那位前任影灵身旁,毫不犹豫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反正你们家也要没了,一根草而已没了就没了!”

   “你!这里岂容你插话…”

   “敬华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端木熙声音平静冰冷,似乎回想起当年的恐惧痛楚,他抬起眼睛轻柔的扫视一圈,没有什么灵力,却又有种强大的威慑力,令人难以直视。 “人在做,天在看,司徒家主,你们暗地里在做些什么,司徒律又在准备些什么,自己明白。”

   神龙章轩从枝头跳下来,匆匆赶来还有些气喘,迅速护在了端木熙身侧,司徒家主看到他都惊的忘记哭了,光顾着看这个连葬礼都办过的人,青年神态冷凝,除却年纪略长和当年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杨敬华则是望了眼神龙章轩,试图用眼神询问他,神龙章轩倒是很聪明,明白杨敬华什么意思,手指微微一动比了个ok的手势。

    监察司的“网”与世无争只监督阳冥司,却也收集了不知多少消息。

    杨敬华眼眸一闪,点了点头。

    “你们还世代侍奉神灵刚正不阿呢!”意识到让端木家惩戒寅哲是不可能的事,端木家没那能力,端木熙虽然没旗帜鲜明的站寅哲,但是绝对也不可能帮他们,脸皮这个时候就撕破了,司徒姑姑愤恨交加,也不再管神龙章轩,猛然举起手中一块牌位,他们本来就是破釜沉舟的来这里。

  “是你们先动手,也不要怪我们司徒家…”

    砰。

    神龙章轩没有放下手中的枪,他的枪法很好,说打手腕那就是手腕,一寸都不会偏离,他眯眼看着从司徒姑姑手中脱离的牌位,露出冷笑,第二枪准确命中,在空中把牌位二次击飞出去。

    杨敬华连忙回身,寅哲动作比他更快,妖力一卷,把牌位一把抓到手里。

    “司徒岚?”他低头看了眼牌位上的名字,勾唇一笑。

    所谓端木家与司徒家的亲戚之情,不知值几个钱?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