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四十六约·正当防卫

死透了!以后再也没有司徒家这个东西了!

———————

目录


  唤醒司徒岚当年的咒术,是鱼死网破,同归于尽,按理说即使司徒家也不敢用,毕竟是一个大的世家望族,不是一个人的。

  但神龙昔仁比神龙章轩看得更清楚,端木熙从来没想过真正去覆灭司徒家,固然墙倒众人推,哪怕是看在端木寺明的原因上,端木家也会伸出援手,有没有真正情义暂且另说,那也是他们世代联姻的外戚啊。

   在他们不知道的那个前世里,司徒律一错再错步步紧逼伤透了端木家,又在各世家面前耍手段弄的大家都寒心,所以神龙章轩才能轻而易举一击即中。

   现在什么也没发生,在老古董的眼里不存在未遂这种罪名。

   人心难测,神龙章轩论及那些权利谋划还是差一点的,如果仅仅那些违法证据,也许会让司徒家大伤元气,但总会有漏网之鱼,远不如斩草除根。

   而神龙昔仁看端木熙不过眼,却是真切欠了杨敬华人情。

   于是这次,是他亲自上阵。

   神龙章轩擅长布局,光明正大翻云覆雨。而神龙昔仁则不一样,他像一把阴影里的尖刀,刮骨剜肉,一击必杀。

   他在暗地里的所作所为是在让司徒家的每一个人都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就算有人能逃过法律,也会有世家望族想通过别的手段送他们进监狱。

   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也只有监察司的神龙家能够做到。

   司徒家也并不傻,那些暗暗递给别的世家的“内幕”,其实未必都是真的,司徒家没有傻到全世界树敌,用脚趾头想,也该知道会想要害他们的会是谁。

   他们现在要么用端木家立威,要么,坐等警察上门全族灭亡。

   所以他们带着司徒岚的牌位上门。

   错就错在,寅哲还没有自封不见人,他们低估了静灵山这个地方,在寅哲的妖力压迫下,他们没能来得及第一时间放出司徒岚的咒术,结果一酝酿,就来不及了。

   

   “大夫人?”端木家长老虽然年纪大了,视力倒不差,当即气歪了嘴,“你们…你们……”

    手机叮铃铃响了起来,硬生生打断了他的话,他气哼哼低头一看,连忙接起来,听了开头几句脸色就变了,再几秒,他大怒一甩袖子转头就走,比来时还快三分“我不管了!”

    “章轩,是你做的吗?”端木熙侧头看了眼神龙章轩,后者也不否认,笑了笑 “我哥伪造了不少东西,但司徒家这些年对端木家做的…基本都是货真价实。”

    所谓亲戚,并不值钱。

   端木家就算是真傻,也不会再对司徒家动一点仁慈心了。

    “等一下!大长老!”司徒姑姑还企图挽留,寅哲已经看得不耐烦了,耍猴戏的猴子没用了…该怎么办呢?

    杀掉。

    “差不多轮到我了?”妖王红发飞扬,如同吸饱了鲜血,他挥手把牌位丢到花羽手里,双手轻轻捏了捏,指节劈啪作响。

    “这…这是个误会…”

    “你放心,那些去祭司冢的人已经给拦下来了。”

   端木熙语气平淡,看了看杨敬华,轻轻叹了口气,虽然并不想,但他不是愚善之人,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该做什么,只是最后看了一眼就转过了身。

    “敬华,章轩,交给你们了。”

    “放心吧少掌门。”

    “没问题~”杨敬华笑嘻嘻挥了挥手里的剑,想了想又凑过来低声问神龙章轩“我要是杀人了能给我弄成防卫过当吗?”

   神龙章轩笑,眼睛弯起来,明亮灿烂“正当防卫!”

   “说话算话!”

 

   当然,说归说,考虑到端木熙,有些事情还是收敛一下比较好。君不见,连寅哲都留了下来分寸没有杀人。

   哪怕作为一个鬼,警察系统已经不能把他怎么样了。

   一剑劈开挡在眼前的鬼,杨敬华抬手猛然抓住狼狈试图逃走的女子,用力把她扯到自己的面前,司徒家人并不愿意束手就擒,就在这位司徒家主的命令下,鬼怪满天乱飞。

   “又见面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影灵嗤笑着扣住手指,即使对方在自己手里脸色发青疯狂挣扎扑打他也没有半点动容,漂亮的眼眸沉冷如冰川覆盖的深潭,有震慑的暴戾倏忽闪过。

  人说吃一堑长一智,他可吃过不止一堑。

   这哪里是灵鬼,这种戾气,厉鬼也不过如此。

   司徒姑姑太清楚厉鬼有多凶残了,她拼了命的挣扎,空气却被掐断在喉咙眼,在几乎窒息的情况下,一个靠控制死灵的魂师还想跟近战斗那怎么可能。

   杨敬华满意的欣赏着她眼里的恐惧升腾,在人真正窒息之前,终于松手,头也不回的砍掉背后逼近的鬼怪,望着瘫在地上按着脖子艰难喘息的女子,放柔了声音,甚至像在安慰人“难受吧?”

   司徒姑姑不知道这个看不清深浅的影灵在玩什么,不敢点头。

   但杨敬华并不需要她回答,借着一个扑过来的巨大鬼怪瞬间的掩护,他抬手一剑如流星闪电,剑光斜斜从她脖颈穿透,在地上爆开漫天烟尘,飘忽下落。

   “我当初…可比你难受多了。”

    这一剑并不致命,至少不立刻致命。剑光刺穿了气管,鲜血从那里淌出来,一同淌进气管,反向流动,把呼吸都堵塞住。

   “嗬—嗬——”

   女子伏在地上,像溺水的人,努力试图抓开自己的喉咙,一个字都发不出来,表情扭曲的狰狞难言,人求生的欲望在这一刻格外淋漓尽致,杨敬华面色却丝毫不变,他把剑架在肩膀上,微笑起来。

   仿佛有什么力量觉醒,连疯狂攻击的鬼怪都恐惧的避开了他。

   “其实寅哲是无辜的,”他笑着蹲下来,压低声音,看着司徒姑姑猛然睁圆的眼睛 “杀了司徒律的…是我哦~”

  甩下这样一句话,他站起来,不再把多余的视线施舍给地上挣扎,充满不甘又不可置信的女子,丝毫不留感情的回身走开,寅哲已经把司徒家最后一个人打得遍体鳞伤踹倒在地上,死不了,但估计以后要和轮椅为伴——如果有以后的话。用他的话说,是打的都不尽兴。

   今天以后,没有司徒家,也没有漏网之鱼。

   端木熙并没有在旁边看,也许因为明日是山神祭,他不能沾上血腥,也许因为回忆太过痛苦让他不想看。

   “你不杀她?”神龙章轩歪了下头。

   “不了,我不想脏了这片地。而且端木好像晕血…晕别人的。”杨敬华不在意的摆摆手,顿了顿,表情猛然严肃 “是不是你的锅?”

    神龙章轩:……???

    杨敬华越想越觉得自己很对,怒而指责:“谁让你当初死在他面前的?”

    神龙章轩:“???那你也不差啊?车祸的杨敬华同学?”

 

 


评论(31)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