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华熙/殊途同归】(三)人还是妖(妖族华x人族熙)

目录

上一章

继续严肃的求热度求评论!

—————————


  这是妖兽丛林的最深处。

  丛林之后,是一片冰原。

  极目远望,皆是冰雪。纯澈而冰冷的反射着光芒,堆叠起来便形成大大小小的雪山。冻结的冰晶零散分布在道路上,锋利的尖端上凝结着血的颜色,如同雪白枝干上盛放的玫瑰,艳色与寒意并重。在这里,滴水成冰并不是虚言,空气干燥的可怕,因为连细碎的水雾都冻结成冰。几乎没有生命能在这样的冰冷温度下生存下来,茫茫雪原上,似乎只有高大透明的冰棱雪堆,安静的伫立着,像是已经立了千万年。

  “哦……没找到吗。”

  白发白袍的男子眯眼看着天空,雪原反射的阳光亮得刺眼,对他却似乎没有任何影响。他站在雪原和丛林的分界线,一线之隔外仿佛泾渭分明,所有的寒意都被无形分割在冰雪的世界里。他雪白的袍角缓缓拖曳至地,其上覆有霜花,精致而美丽。他的声音很轻,像是情人耐心的絮语,温柔轻缓。

  下一秒,他抬手拂了拂袖,动作从容淡然如漫不经心抖去衣角上的灰尘,但是面前那些恭敬跪成一排的化人妖族们却来不及抬起头,喉咙处一道血线瞬间延伸,毫无反抗之力他们一个个摇摇晃晃接连砰然栽倒在地,鲜血在这时才飚射而出,险险越过分界线便凝结成冰,重重跌落在透明的冰面上,发出清脆如玉的碰撞声。

  虽然复命的这一批妖物被他杀死,但妖族繁衍速度快,他的手下并不缺这几个,哪怕是修为强大的化形妖。

  他轻飘飘的扫视一眼那些仍然伏在地上不敢擅动,甚至把头埋得更低的其他妖族,勾了勾唇,毫无感情的笑了一声,语调仍然轻柔而缓慢。

   “天下阵?天下阵也给我进,如若找不到小殿下,就不必回来见吾了,滚吧。”

 

  人族自然是不会知道妖族这段对话的,各大宗派仍然如常的运转着,他们所看得到的,只是妖族比以往骚动的更加厉害了。

   约莫半个月后,外出的静灵宗掌门回到了宗派。

   端木熙也并不意外自己被叫了过去。

   “掌门。”他抬头看着高座上的年迈妇人,表情疏淡,行礼规矩,让人抓不出破绽,却淡淡的带种僵硬感。

    “熙儿,”龙头拐杖轻轻敲了敲地面,声音沉闷,泛出一阵粼粼波光,年迈的妇人咳嗽了两声,表情似有欣慰 “你终于懂事肯收灵兽了…”她在乎的并非杨敬华是什么灵兽强不强弱不弱,而只是端木熙“收了灵兽”的这个态度。

   端木熙挑了挑眉,嗤了声,知道这位业已腐朽的掌门又要说什么了。

   “灵兽是被驯化的妖族…它们能投于我们麾下也算是有自知之明,但万不可认为它们就将功赎罪了……”

   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让端木熙切不可视灵兽为一个平等的存在,也的确是这样,人族与灵兽能够缔结的契约,就没一个是平等的,灵魂共生契约那是来自妖族的方法,而且人族早就失传了,基本没人用的出来,端木熙身为灵修,钟天地灵秀,所以才能够使用这个他从古籍中看到的阵法。

  嗯,所以如果让这个掌门知道他和妖族缔结的还是个灵魂共生契约,指不定又要有多少事情。

  “我从不认为妖族是什么万恶不赦之徒。”他开口打断,流雪般的衣袂带过汉白玉雕刻的地砖,未来的掌门人昂首,语气坚定平和,“不过立场不同,皆为了族群的生存罢了。”

   而人族因为是“先天道体“受天道钟爱,天地万物在修炼之路上都要化为人形,若此,便自命不凡。

   但妖族人族,本没有什么不同。

   甚至自认为聪明的人族,在这一点上,比妖族更看不透。

   “你!你怎么还是如此执迷不悟!”妇人立刻怒了,拐杖一撑欲要站起,又重重的咳嗽起来 ““你莫非要气死我…”

  “执迷不悟的不是我,是你们。”端木熙淡声道,毫不退步。

   妖族的那位“未来”尚且对人族没什么过分的敌意,他记得那个抱着他看妖族风光的怀抱里的温暖柔和,而人族这个时候却在做什么呢,一味的和妖族战争下去,最后只怕只会是两败俱伤的结果吧。

  “竖子无知!!你这样怎么配做下一代静灵宗掌门!”

  “那就换人。”端木熙冷冷扬了扬唇角,没有真正的笑意 “又不是我求着你们当这个掌门的。”

   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是陨方金蚕吐丝织入千年天山雪莲花蕊,由彩衣阁修为最高的阁主亲手制成的。陨方金蚕是人族经历近万年时间培养出来的蚕种,稀少而珍贵,连各大宗派长老们都不舍得用,千年天山雪莲花非化神强者不得靠近摘取,彩衣阁阁主接近合体期,早已多年不亲自动手,这待遇可说是好到了极致。

   只是因为这样精心制取的衣物能够更有利于他修炼灵力。

他的灵力越强,支撑天下阵的能力也就越强,还能够推动天下阵逐步侵入妖兽丛林,慢慢蚕食妖族。因为端木熙天生灵力强大,甚至能够凭借残缺的记载走上最为神秘玄妙的灵修道路,大宗派们对他抱有更深的期待,希望他能做的更多。

   但除非是被扭曲了思想,否则没有人会为无形的镣铐感激不尽。

   他现在还站在这里,为的是天下阵能够守卫人族凡人平民,分割人妖两族隔绝战火蔓延,而非为了那些失去本心,因为一己私欲想要入侵战争的修士。


下一章

评论(1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