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四十四约•共生同死

目录



  只要是少掌门的心愿……

   神龙章轩站起来,绝望的扶着树干才站稳。

  【不过我相信他不会选择你。】

   很好,他现在明白了。

 

   “哎?你挺快的嘛?”

   开门看到神龙章轩,杨敬华有点惊讶,回头冲坐在沙发上眺望远方的端木熙摆了摆手 “端木!我跟章轩去聊聊天,很快就回来!”

   “嗯。”端木熙侧首望了一眼,眼神温和。

   神龙章轩身体又晃了一下。

   “你还好吗?章轩?”杨敬华回身关门,看到一脸虚弱的神龙章轩,颇带关心的问了一句“你拿到那些材料了没?怎么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

神龙章轩:“……”

“拿去。”他把东西扔给杨敬华,看着后者抬手抓住,淡淡眯了眯眼“你要这些东西…”

杨敬华拆包看了一下,笑的很轻松,仿佛话语中说的并不是自己,轻描淡写“总要试一试的。”

“如果失败了呢。”抛却其他事情不谈,神龙章轩为杨敬华的大胆而感到震惊,身处灵媒界这种不科学的环境里,少有人会像杨敬华这样——

他对【神】毫无敬畏之心。

   “如果失败了啊……”影灵依旧笑着,眉眼中却带了冷冽的气息,他重新打包封好,拿在手里轻轻抛了抛,于半空中稳稳抓住“那就失败吧,不过是死……”

他不想再被留下来了。

寒冷只是稍纵即逝,眨眼间春风重新笼罩大地,杨敬华愉快的转身,仿佛刚刚的对话根本没发生过“没事我就走了~”

“等等。”神龙章轩叫住他,带住他动作明显的往外走了两步,杨敬华不明其意,明白是不想让端木熙听的话题,配合的跟着走出来,不知道神龙章轩想说什么。“干什么?……你别这么看着我,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神龙章轩望了一眼端木熙房间的方向,严肃的盯着杨敬华沉吟片刻,谨慎的斟酌着言辞“我回来的时候,经过了北花园那边的回廊……”

杨敬华愣了一下,没明白他神神秘秘在说什么,但看着神龙章轩满脸的欲言又止,猛然反应了过来“…你?!你看到什么了?”

“……你说呢。”虽然他已经很快的非礼勿看了,但是该看的也看到了。

杨敬华抬手捂了捂额头,啊了一声,久违的感觉到了尴尬,偏偏神龙章轩也不说话,楼梯口的空气一时似乎都安静的凝滞了。

 

“章轩你…你是什么想法。”最后,还是杨敬华打破了这片沉寂。

神龙章轩手按在楼梯的栏杆上,沉默许久“我也不知道。”

影灵歪头看着他,如果让他来说,神龙章轩对端木熙并没有如他一般的感情,而现在那种复杂难言的情绪应该更近似于菜园里辛勤工作的的老农民外出回来一眼看到自己保护的好好的白菜被摘了——不,甚至是白菜主动跟别人跑了——那种痛心疾首。

杨敬华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了。

“你在笑什么。”神龙章轩觉得杨敬华的笑声有点不对头,心烦意乱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是杨敬华拼着命唤醒的,说到底他还欠杨敬华一份恩情,连找茬都不能理直气壮,只能叹了口气“出去打一场吧。”

“好。”

 

端木熙还有些疑惑,杨敬华和神龙章轩谈什么去了这么久也没回来,但是在端木家,也不会有人能伤害到他们,于是他也没多想。

然后他听见楼下砰砰砰打起来了,转头一看——

“敬华?章轩?”

神龙章轩没有用枪,杨敬华也没有用剑,看得出来只是切磋不会伤及生命。论武术肯定是从小训练的神龙章轩更强一点,但杨敬华身为灵魂的敏捷度和一定程度上的物理免疫也不可小看,因此一时竟然不分上下。

“你们在干什么?”

但是再打下去,可能就要起真火了。

一人一鬼几乎在他开口的同时收手分开,抬头乖巧看他,听到他的问题,面面相觑对视两秒,杨敬华反应更快“我们在交流友情!”

神龙章轩默了一下,艰难的配合“……对,交流友情。”

端木熙:……他不傻。

 

  ”…敬华,你上来。”

  杨敬华虽然自认没什么亏心事,但对上端木熙的眼睛还是情不自禁的慌张了一下,他看了看神龙章轩试图求助。

  后者幸灾乐祸的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杨敬华:……是的,端木熙黄泉之镜里那个靠谱的神龙章轩一定是假的。 

 

  “端木~”

  一上楼杨敬华就扑到端木熙背上搂住他,企图卖萌装傻蒙混过关,毕竟想到他和神龙章轩私下的谈话他还是有点小心虚的。

  上一世端木熙是怎么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把缚魂阵的决定瞒那么久的?看错他了!

  然而端木熙却并没有问他和神龙章轩说了什么,只是微微偏头,和他头靠着头,眼睛仍然望向窗外,望着神龙章轩的方向,沉默良久,低低叹息,声音轻而柔软“敬华…”

  杨敬华差点直接缴械投降全招出来。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非常突如其来毫无准备的一句话,声音很轻如同随时都会被风飘走无影无踪。杨敬华一愣,心里跟着一咯噔,那种仿佛失去的心慌感像潮水落而复涨,他又想起那块雪白的大理石,白惨惨的颜色占据了他的全部视线,一时甚至让他头晕目眩。

   “你在说什么话?!”他用力掰过端木熙的脸,看到阳冥司垂下眼睛,目光里有一种相当奇异的感情,即使两世,他也看不懂读不明。

   但他能猜到。

   “我会一直陪着你…无论生,或是死,我都会…跟你一起。”

 

   为他人祈愿是牺牲,为自己祈愿是自私。

   端木熙低头靠在杨敬华肩膀上,手紧紧环住对方的腰,却不愿意看影灵的眼睛。

   明明身为灵鬼,杨敬华的体温偏凉,但端木熙所感受到的却又分明是让他想闭目沉湎进去的温暖,如同拂晓天空的第一抹阳光。

   他第一次升起自私的念头。

   不是阳冥司,而是端木熙。

   就一次。

 

    杨敬华也许猜不透端木熙的思维,但他知道端木熙会做什么。

 

    你记住。

    倘若我们不能同存于世,那我甘愿与你一并消亡。

    在一切都不可挽回之前。


评论(29)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