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华熙/殊途同归】(二)失忆(妖族华x人族熙)

目录

上一章


虽然华华很可爱——但我们是华熙没错!!

——————————

  失忆是相当罕见的情况,哪怕在凡人中都不常见,更何况体魄强大的妖,而哪怕是那些失忆的凡人里面,像杨敬华这样忘得那么干脆的也绝对是少之又少了。

 端木熙只能推测,杨敬华很可能遭遇了超乎他能够承受的攻击,凭着求生的本能虽然得以跑出来,但精神状态已经极为脆弱,随后被九陵之毒摧残,如果救下他的是同族的妖或许还好些,但身为人族的端木熙用灵力救他,不可避免的就造成了二次伤害。

 一连串的巧合和必然的碰撞最终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即使他本意并非如此。

 也许……也是一件好事。


  “灵兽……”杨敬华把每一个字音在舌尖咬得清清楚楚,皱着眉头似乎很是认真的思索了片刻,好不容易才从支离破碎的记忆里找出答案,可能是灵魂共生契约中那种亲近的联系,他并没有怀疑端木熙会骗他,眨了眨眼,神情凝重 “哦,那你是我的契约者对吗?”

 他的语气十分严肃,尾音却奇怪的扬起来,有些欢快的意味在,端木熙迷惑不解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坐直身体,谨慎地点了点头。

 下一秒,杨敬华高高兴兴地扑到了他身上,毫无防备的端木熙只来得及用手肘向后撑了一下,在惯性作用下右肩重重撞上了沉金桦木的柜角,能被用来给修士做家具的树木自然有其特点所在,灵修的体魄又实在算不上强健,他痛的深深抽了口气。

 “端木熙!”杨敬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少年的语气轻快且自来熟——也可能是因为他坚信灵兽和契约者就是这么亲近——他伸手环住端木熙的脖颈,歪头蹭了蹭,活像一只撒娇的大狗 “我饿了!我要吃肉!”

 端木熙抬手揉了揉肩膀,单手支撑着身体还有挂在身上的杨敬华有些力不从心,抬眼看看,满心说不出的无奈。

 “你不应该已经辟谷了吗?”

 “我——不管———!”

 杨敬华不听,只是拖长了声音,睁大眼睛看着端木熙。后者刚刚从灵力透支的情况中醒过来,还没来得及灌注灵力点亮洞府,所以即使有镶嵌的夜明珠,屋内仍然显得颇为昏暗,但少年的眼睛却灵动璀璨,犹如雨过天晴的天空,没有云彩,更没有阴霾,干净清透 “我想吃肉嘛!!辟谷又不是不能吃肉了!!”

 然而贸然食用无意义的外物还需要用力量排除杂质啊。

 端木熙望进那双眼睛,清澈明亮一如当年,流逝的岁月似乎没有在那里留下一丝痕迹。他无可奈何的心软下来。

 “你先从我身上下来,”他叹气道,一边在指尖蕴起灵力,轻柔点在隐隐作痛的肩膀上,身为灵修,他的灵力具有治愈的效果,对自己也同样有效。而杨敬华盯着他莹白指尖上一闪而过的绮丽金光,露出点若有所思的表情,后知后觉的这才反应过来,立刻乖巧的听从“好的!”

 嗯,现在妖族的少年看起来已经冷静了,但是头顶那对本来应该已经收起来的,属于狼族的尖耳朵,重新又冒了出来,开开心心的抖了抖,又抖了抖。

 

 此时,天下阵外。

 “小殿下……”

 一行数“人”在这里驻足停步,烈日骄阳在他们身后拖出长长的影子,看似没有异样,但那阴影不时扭动一下,犹如活物阴森狰狞。

 “小殿下的痕迹……在这里断了!”百灵鸟化形的小姑娘噙着眼泪,跪在地上几乎要哭出声了。旁边几个化形妖族同样脸色阴沉,死死盯着地面,重重踹倒了孤零零立在旁边的枯木,内里都坏死的树木承受不了巨力,直接爆出漫天烟尘。

 “卑鄙的人类!下流无耻!!”

 正面战场不成竟然违背约定俗称的规矩偷袭后方!

  带队的植族握着拳头,紧紧咬着牙,力道大到有鲜血从齿缝间沁出来,一滴滴落在泥面上渗透消失。

  “一定——是被人类带进天下阵了!”

  “现在怎么办!”影妖忍不住从阴影中伸出了头,望向天下阵的猩红目光交织了恐惧与恨意。“我们要进去……找小殿下吗?”

  百灵鸟小姑娘终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可是我们进不去啊……小殿下呜哇!!”

  “哭什么哭!“

  庞大的魔兽化形身体同样强壮,精神坚韧,健壮男子瞥了眼百灵鸟,近乎于迁怒的愤然道。带队植族立刻冷冷扫了他一眼,手握紧又松开,最终青色叶片从指尖延伸出来,边缘光滑而锋利,他面无表情侧手狠狠把叶刃切入手臂,植族独有的浅绿色汁液在他按下叶刃时冒出来,疼痛感足以强行唤醒妖族的理智,避免他真的下个莽撞又不可行的决定冲进去找他们的小殿下。

 ”我们回去……禀报大人!!”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