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四十三约·按不住的柜门

目录


   

午后金色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杨敬华站在阳台上眯着眼望着远方,天空辽远,一望无云,一如看到“神迹”的那一天。偶尔有风吹过,扬起鬓角的长发,树叶沙沙作响。他回过头,看见端木熙拿着本书靠在床头,手指停在书页边缘,头轻微的一点一点,昏昏欲睡。

所谓岁月静好,不过如此。

他走过去,向后倒在端木熙旁边,伸手搂住纤瘦的腰,侧头靠过去,端木熙被惊醒,低头看了一眼,眼神柔和,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手指滑过长发的触感轻柔细致,杨敬华闭上眼,很想就此睡过去。

当年的“为什么”,神龙章轩已经用黄泉之境给了端木熙答案,本来这会是一个惨烈的过程,至少杨敬华还记得端木熙在看到真相的时候曾经多么崩溃,但因为现在神龙章轩还活着,于是一切愧疚都显得淡了许多。未来得及掀起的风暴就这样被平息过去了,风轻云淡。不是会造成巨大破坏的台风,而是过后无痕,抚平了水面的清风。

 

“少掌门”有侍女轻轻叩响了门扉,听到端木熙应声,才推开门“长老们请您过去。”

杨敬华打个哈欠跟着坐起来,他一直觉得挺疑惑的,算着日子早就该山神祭了,但始终没人来提过,他拉着端木熙出去做任务也没人拦着,按理说山神祭应该是固定日子的才对。

……不,这不是说他期待山神祭。

只是该来的没来,心里会七上八下的而已。

说起来也不知道神龙章轩出去这趟什么时候回来。

虽说没什么机密之事,但杨敬华想到要去看端木家那些“老人”那些脸色就很烦,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有事,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仅发挥不了作用还会影响端木熙,干脆守在了会议室外面等。

端木熙出来的挺快的,似乎也也没发生什么争论的样子,挺平静。

“那些人跟你说什么了?”杨敬华陪着他往回走,漫长的回廊中,看不到人,只能听见端木熙轻微的脚步声。

“一个是山神祭的事,上次祭祀……似乎有点变故,”端木熙蹙着眉,看起来很是想不明白,杨敬华心里立刻咯噔了一下,却听见他继续道“不知道是不是你的灵力影响,上次祭祀的效果很强,所以‘山神’也得到了安抚,连山神祭都推迟了。”

杨敬华表示他不知道,上一世根本没这事。

端木熙也没指望杨敬华知道,他有点模糊的猜测,但又觉得牵强,没有跟杨敬华多说,只是解释了一句“山神祭推迟到了明天,这次祭祀完我应该又能清闲一段时间了。”

“刚刚就说了这个?”现在都几世纪了,如果就一个通知干嘛不拿手机?

银发的阳冥司侧头看了看他,眼中风华流转,突然微微笑起来,唇角上扬,少见的带了点揶揄“嗯,不是,他们还催我……”

杨敬华有不好的感觉“什么?”

“结婚生孩子。”

有那么一瞬间,影灵差点想拿剑去砍人。

“你没答应。”当然他是相信端木熙的,只是仍然有自己小心守护着的珍宝被窥视了的不悦感,杨敬华环视了一圈,侧身把端木熙按在柱子上,与他额头相抵,定定望进去,看到那双眼眸如星辰。端木熙丝毫不挣扎,像落入网中的蝴蝶,心甘情愿张开翅膀,一手与杨敬华交握,十指相扣垂在身旁,噙着笑意回望,“当然。”

他顿了一下,声音压低,语调轻柔。

“我是你的。”

你是我的影灵,我是你的祭司。

杨敬华用了几秒时间分辨端木熙这句话的意思,完全没有想到端木熙会这么说,突如其来的暴击感让他脑子里轰的一声,全身的血都烫起来,几乎确定自己连心都不会跳了。他猛地低下头亲吻他的祭司,后者顺从的闭目,微微抬头,主动迎合他的动作。

太阳挂在偏西的位置,光芒从背后投射过来,温暖耀眼,将他们融成难舍难分,漂亮又平淡的剪影。

 

“……”

神龙章轩,对人生产生怀疑。

他出门一是解决司徒家的事,二是回家拿杨敬华拜托他找的一些工具,因为身上同时具有活人和魂灵的双重特征,他很难被人发现,本来他武术素质就很好,隐蔽性急剧提高,悄无声息的进了端木家……

他现在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来过这。

不不不问题不是这个……

神龙章轩也知道阳冥司和影灵可以通过亲吻传递灵力,他倒是试图说服自己那只是纯洁的传递灵力,但是他一点灵力波动都没感觉到,再想骗自己心里也深知——

根·本·不·可·能。

我只有二十一岁我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要让我面对这样的事实。

他靠着树干慢慢坐下来,把带来的东西放在旁边,静默着抬手缓缓捂住了脸。

虽然他的确是缺席了一段时间,但以前从来没见少掌门有这种倾向啊……是他的教育出了哪些问题吗???


评论(43)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