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华熙/殊途同归】(一)重逢(妖族华x人族熙)

目录

上一章


求热度求评论(/ω\)!

前期活泼可爱嘛事不懂华预警

—————————

     天下阵,为万年前除魔之战后人族布下的法阵,取维护天下之意,将妖族隔离在妖兽丛林之中,由各大宗派提供灵力,静灵宗为核心,因此人族可以依靠天下阵不断杀伤胆敢靠近的妖物,从而保护人族安宁和平。

    端木熙是静灵宗少掌门,下一任的天下阵核心,他的灵力天生强大,因此对于天下阵的感应远比一般人清晰,年老虚弱的掌门也要逊色于他。

    因此,他是第一个赶到的。

    他压下云端落地,走上去看是什么境界的妖,以至于会引起天下阵长期的震动不安,只要天下阵未破,他呆在阵内就绝不会受到一丝伤害,所以没什么好怕的。

   ——!!

   伏在地上的蓝衣少年仿佛听到了端木熙落地的声音,挣扎着抬起头,看得出来他已经没有力气了,鲜血在身下洇开,染红了大片了无生机的土壤,生命力过度流失,即使是最顽强的狼也已经到了极点,墨黑的眼眸虚虚望过来却没有办法凝聚成焦点。

   “……滚开……呜……”

   只是这样小小的动作却再次牵动了无法愈合的伤口,少年全身一颤再次吐出一口血,头向旁边重重一歪,这次彻底没了声息。

   端木熙眼瞳一缩,完全没深想有没有危险,他毫不犹豫的穿透天下阵的笼罩范围扑出去,浓厚逸散的妖力与人族灵力冲突如同无数把利刃划过他的皮肤,他不敢稍加御使灵力自保,生怕刺激到气息已经微不可察的少年。

   无数道过往的光影划过眼前,犹如年少的幻梦。

   “杨……敬华?!”


【来,我带你去玩!】

【这里好看吧?】

【你还是想回去?……好吧。】


   因为天下阵对妖族会持续造成伤害,所以一阵之隔,在妖兽山林那一边是寸草不生,裸露出褐色的土壤,更不要提有妖族。

   他在蓝衣的少年身边蹲下,用手指沾了一点血,轻轻舔了舔,猛然皱起眉。

   焚骨化心,九陵之毒。

   尽管九陵的毒素相当暴烈,但在人族这只能用来针对凡人,根本就不能伤害到修士,以至于从来没人把它放在心上。

   因为只要用灵力,就能化解九陵之毒。

   但是人族与妖族体质相冲,妖族御使妖力人族御使灵力,灵力对于妖族本身就是剧毒之物。狼的生命力顽强,如果他还好好的,就算被输入灵力解毒也许还可能撑的住,但是这个时候,杨敬华失血太严重,已是虚弱到了极致,端木熙无论如何也不敢赌。

清醒的时候,杨敬华还能用妖力勉强抗住九陵的入侵,但现在,每一分每一秒,九陵之毒都在疯狂侵蚀血肉。

     少年痛苦的皱着眉,却连呻吟出声的力气都没有了。

   端木熙再顾不得多想,他双指一压划过手腕,直接而果断的开始放血,精血从月白的腕部流出来,却没有一滴落在地上,而是凭空燃烧起来,金色的火焰跳动,幻化成虚无的法阵线。

   灵魂共生契约。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共生契约,平分生命与灵魂,同生共死。

   妖族寿命普遍长于人族,更不要说乌龟等一些种族,生命周期几乎长达修士的几十倍。尽管也有人族渴求妖族漫长的生命想要延长寿命,但如果妖族不是真心愿意,单方向的契约也只能分享主动签订契约那一边的生命。

   所以这个没有用的契约逐渐就绝迹了。

   杨敬华昏迷,肯定不可能回应契约,端木熙也不在乎,他就是在把自己的生命力传递给杨敬华,不问回报。

   波光流转,在天下阵炽烈的光芒下,宛如温润的风。

   端木熙脸色苍白,他咬咬牙,俯身伏在杨敬华身上,小心的不碰到那些夸张到刺眼的伤口,  灵魂共享契约来自上古时期,当然不止平分寿命一种效果,同样也可以让人族接受妖力,妖族使用灵力,彼此交换力量。

   反正都是男的。

   迅速的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端木熙低头轻柔的印上了少年毫无血色的唇,传递灵力固然不止一种方法,但这却是效率最高的。

   即使是昏迷着,杨敬华也本能抵抗着外界侵入,端木熙不得不用舌尖顶开他的嘴唇才能把灵力传输进去。


   “……呼……”

   凭借精细的控制力一点点消解九陵之毒,端木熙松了口气,直起身擦了擦嘴,口中有挥之不去的血腥气,先是大量失去生命力巩固杨敬华的命,然后又是大量付出灵力,即使是天生灵力高强的端木熙也觉得头晕目眩。

   但还不到放松的时候。

   他重新在指尖蕴起灵力,忍着昏沉沉的感觉,捏了个指诀。

   不完整的共生契约勉强运转着,白光一闪而逝,端木熙喘息了好一会,慢慢弯身抱起地上半死不活的小狼,他猜杨敬华原形应该没这么小,只是因为力量不足只能强制转换成这个样子。

   小狼闭着眼睛躺在他怀里,墨色的皮毛光滑如绸缎,唯独毛尖上泛着一层淡淡的银色光芒,恍惚间如同月华。

   端木熙抬手轻轻顺了顺毛,发现手感还挺好,他就着这个姿势又缓了半天,骤然抬眼扫向远方,不假思索的一指点在腕部,启动了强行激发潜力的秘术。


   “什么人。”


   “你是……”踩着飞剑的中年文士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不情不愿的从剑上下来“静灵宗少掌门,贫道有礼了。”

   端木熙微微点头,因为天下阵必须要静灵宗掌门用生命辅助维护运行,所以世世代代静灵宗都是被各个宗派捧着的存在,至高无上。

   “不知少掌门是否有见过一只狼妖,”中年文士甚至懒得多寒暄一句,一句话直接转入正题,昂着下巴,因为他的实力高,对端木熙说话也带了质问的意思“那畜生在妖族地位甚高,别的妖物拼了命的掩护他,我等不查,让他冲了出来——”

   “哦?”端木熙眯了眯眼,表情不变,周身充沛的灵力上下涌动,他举了举怀里的小狼“狼妖?可是像这只一样?”

   中年文士冷漠的勾了勾唇角,对于一生只能留在天下阵笼罩范围内“没有见识”的静灵宗掌门显然缺乏某种敬意 “少掌门说笑了,那狼妖很可能跟妖皇关系不浅,跟你这只宠物自然是不一样的。”

   端木熙眯起眼,没露出什么奇怪的神色 “既如此,那我便不知道了,地上有血,或许是你需要的线索吧。”

   甩下这样一句话,他回身重新走进了天下阵,中年文士其实还是有些怀疑一直盯着他的背影,见天下阵没有任何阻拦,这下也不再怀疑,蹲下身开始研究那片血迹。

   还好他刚才给杨敬华输入的灵力够多,在共生契约的链接下,他用自己的气息加持于杨敬华身上,充沛的灵力成功的蒙蔽天下阵,把杨敬华伪装成了灵兽。

   端木熙重重吐出一口气,勉强支撑着御空飞回自己洞府,强行激发潜力让那中年文士没看出他的虚弱,现在反噬却是双倍的,他意识模糊的开启了防御禁制,终于精疲力竭,走了两步就一跤摔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沉睡也是恢复精神的一种好办法,身体会不断吸收游离的灵气恢复,但是端木熙损失的生命力才是很难补充回来的。

   因为禁制被触动,端木熙突兀的惊醒过来。

  蓝衣的少年盘膝坐在他面前,细微的妖力绕着他盘旋,如同无数只在黑暗中飞动的萤火虫,所过之处带起明耀的辉光,正是这些妖力触动了禁制,而非外人。

  端木熙微微放下心来。

  “你醒了。”杨敬华凝视着他,一片黑暗中,妖力点燃出淡淡的光晕,笼罩在少年面上,忽明忽暗。

  “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端木熙怔了怔,他想杨敬华可能忘了吧,毕竟那时候他还小,那么多年,身为人类的他变了很多,但也许是因为种族原因,杨敬华几乎没有变,看起来只是长了一两岁,像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我叫……端木熙。”

  杨敬华眨了一下眼睛,垂下头似乎在思考,好一会他重又抬起头,干净清澈的眸子却流露出迷惑的神采。

  “端木熙…吗…?那……我是谁?”


   这次,端木熙真真切切的呆住了。


  万千思绪崩溃重组划过他的脑海,他看着杨敬华纯粹如星子般的双眼,抿了抿唇,他根本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原本的想法千言万语在这一刻全部破碎。

  他知道杨敬华的身份。

  “你是杨敬华,”静灵宗的少掌门闭上眼,抬手轻轻摸了摸少年的头发,慢慢软下语气,明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选择应当已经是最好最稳妥的,只是像是在诱骗茫然无知的孩子,他咬着牙把话说出口,却满怀愧疚。

  “你是……我的灵兽。”

  

下一章

评论(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