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华熙】就是个开头•使魔华x召唤师熙

其实我在想补魔大法好

然而只有个世界观只有个开头,没有主线剧情╮( ̄▽ ̄"")╭

没有正文啦啦啦啦

一域之主使魔华x转生失忆召唤师熙

———————————— 


    ……咦?

   杨敬华睁开眼,略带疑惑的看着眼前自黑暗中亮起,逶迤延伸到他面前的通灵线,如同一道轻忽飘渺的白色光带又或者是道路,神秘的消失在混沌里,却是连接指引通往外界的方向。

    不,他当然知道通灵线是什么。

    人类召唤师把灵力虚化成线,延伸入处于虚无之中的五域,以自身为媒介通灵,与像他一般,普遍比现世生灵更为强大神秘的使魔发出邀请,签订召唤契约。

   他只是很惊讶,毕竟,他已经很久没见到有能力连接到他的通灵线了。

   亮白的通灵线如同春雨下的野草繁盛的生长着,缓缓游走缠绕上他的手指,速度不快,显得很脆弱,大概只要他心念一动就能震碎。

   但杨敬华没有这么做,他微微眯了眯眼睛,站起身,循着通灵线指引的方向,神态平静而无谓,一步落下,契约的光芒在他身周燃烧起来,景色变幻光怪陆离,灵魂被现世法则强硬的割离,一瞬间跳转时空。

  “魂域•杨敬华,接受契约。”

  

  瓢泼的雨点重重的击打在屋檐和地面,哗啦声骤然在耳边响起取代了魂域的寂静空漠,杨敬华比较怀疑在这样喧哗滚动的雨声中契主有没有听到他回应契约的声音,当然他也不是很在意。

    鲜血浓郁的气息飘进他的鼻子,混杂着湿漉漉的潮气。

   一旦被召唤至现世,使魔自己的能力也会大幅被契主所影响,杨敬华都快忘了这种在黑暗中失去大半夜视能力,视线模糊不清的感觉。他不耐的啧了一声,有些烦躁,顺着灵力来源的方向望过去,勉强看到艰难倚靠在墙角,虚弱到站立不稳的银发青年。

   雨声越发飓烈,窗外一声接一声的雷暴滚动过遮挡了天空的浓厚乌云,狂风席卷肆虐锋利狂暴,他迈步跨出召唤阵,漫不经心。

   “不知主上,有何吩———”

   一道极为明亮而璀璨的闪电猛然炸亮,白惨惨的光线透过半碎的玻璃窗,照亮了黑暗的室内,在那一瞬间杨敬华看清了银发青年的脸。

  他猛然睁大了双眼,呼吸和心跳甚至时间在这一刻似乎都完全停止。

  “……杀掉…他们……”

   青年面容俊秀却苍白,毫无血色的唇微微动了动,声音很轻。仅仅说出这四个字就似乎抽空了剩余的全部力气,他再也维持不住靠在墙上的姿势,身体无力的向下滑去。

  杨敬华来不及多想,身体先于意识,本能的扑了过去一把将他的契约者接进怀里。

  触手处是一片粘腻的鲜血,在指尖蔓延开,因为失去夜视能力看不出刺眼的颜色,但即使是昏沉沉的色调却也仍然如一把刀狠狠扎进他心底。

  “端端端……端木熙!!!”

   杨敬华全身都在抖,难以言喻的恐惧把他自己之前所有的情感吞噬殆尽完全占据了他的一切思维,他喘不过气来,如果不是手指上的契约线光亮如初,他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怎么会怎么可能————

   

   咣当!!

  灵识在契约下被随同削弱,又是极度的慌乱之下杨敬华并没有第一时间感应到追兵的到来,但木门被一脚踹开的声音即使在吵闹的雨声中也实在是足够清晰了,他骤然抬起头。

   “在这里!”

   “找到端木家那个小崽子了!”

   已经足够确定来者身份了。


   “你们————!”杨敬华死死抱住怀里的人,力道大到似乎是怕人会从他怀里消失一样,却又轻微到不足以触及到伤口的一丝一毫,他缓缓站起来,甚至不记得自己有多久这么愤怒过了。

   愤怒到连理智都快要彻底消失。

   “你们找死!!!!!”


评论(1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