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四十约•保护欲

目录


   

  “到了。”

  其实不用杨敬华说,端木熙已经睁开了眼,只是交握的双手仍然没有任何准备松开的迹象。

  欧阳阳只觉得自己还没瞎真是个奇迹。 

  就这么点路至于吗?至于吗?!吗?!!

  “看下风眼在哪。”

  端木熙揉了揉肩膀,把包放下,还没接触到地面就被杨敬华接到手里。欧阳阳全程懵逼,完全看不懂,阳冥司和影灵的相处难道都是这样的吗?他总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就不该走上去,但是端木熙又叫了,只能掏出罗盘,决定做一个沉迷工作的人不要管其它了。

  “哎?这里风水应该不错啊?…怎么地脉走向看起来这么奇怪?”虽说看着很不靠谱,但欧阳阳专业素养是一流的,迅速投入工作状态。不然端木熙也不会找他帮忙。杨敬华仗着会飘从背后悄悄凑上去看……

  完全看不懂。

  学什么风水!不学了!

  “年前开山通路断了地脉。”端木熙把杨敬华拽回来,后者给了他一个无辜的眼神。

  “哦酱,难怪委托书里写什么老是雪崩人口失踪呢。”欧阳阳没没看见背后这俩的互动,他转了两圈,循着罗盘走了几步,在心中计算片刻后,叹息着伸手给端木熙点出了风眼的位置“要是动工之前先找个像我一样的风水师来看看不就没这事了吗…现在还亡羊补牢。”

  杨敬华觉得自己对风水没有天赋,心情不怎么好,打断“适宜做法的时间你看出来了吗?”

  欧阳阳嗯了一声“凌晨卯时,上午辰时和下午酉时。”

  现在时间,上午十点半。辰时已经过了,酉时还有大概半个世纪那么久。

  “与其等六个小时,不如我们去别的地方玩吧,明天再来。”杨敬华沉默了几秒,不愿承认出来太晚的原因,而是提出了新的建议。

   欧阳阳一副意动了的样子。

   然而之前还遥望着大海的端木熙回过身,只是轻飘飘的看了看自己的影灵,接着轻轻偏了一下头,“敬华,你该不会是不想回家吧?”

  “………怎么会呢。”杨敬华现场诠释了什么叫做尴尬的微笑。

  他才没有不想让端木熙回去见神龙章轩呢!

  端木熙静静看着他,目光仿佛看透了他在想什么,虽然这也很明显就是了,半晌,他微微叹了口气侧过身,保证欧阳阳看不到他们的动作,握着杨敬华一只手轻轻贴到了颊边,眉间渐渐染上温柔的神色“敬华,你跟章轩…是不同的,你不明白吗。”

  “我明白是明白啦…”杨敬华指尖滑过端木熙额边银色的发丝,垂下眼睛,有点失落 “可是我想到就觉得好不甘心啊。”虽然他知道神龙章轩对端木熙很好,唤醒神龙章轩的也是他自己的决定,只是心里的不平,并不是他能自己控制的。

  “……我不喜欢你跟他接触。”

  这句话出口的时候,影灵委屈的低着头,耳尖却也已经红了一片。

  端木熙愣了。

  ———可是这话他没法接。

  “好啦我知道你的意思——”尽管话说出口,但杨敬华并没有想让端木熙为难的意思,猛然抬头 “那就等吧,早点处理完早点回去就是了。”

  欧阳阳:…所以你们用竖起灵力屏障阻隔不让我靠近到底在干嘛???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吗???

   “哦你们说完了吗?”大写的冷漠。

   ”说完了。”杨敬华一脚踢进雪堆里,手里拿着端木熙的手机在看地图“附近有家休息站,哦就在上面,我们去那待会好了。”

  “……你什么时候又把我手机拿走了?”端木熙看他。

  杨敬华不仅没还,而且面不改色良心不痛就自己拿着往前走了“上次买的手机给章轩了,忘记让他还我了。”所以还是用你的。

  再次被遗忘的欧阳阳:………

 

  十分钟后他们被一群狼妖围在了休息站里。

  “这哪来的。”杨敬华叼着一片面包在窗口看,狼是极为团结的动物,狼妖也是一般,围在外面不断招朋唤友,却还有所忌惮,不曾发动攻击。“端木,你刚用灵力了吗?”

   端木熙看了眼欧阳阳“嗯。”

   “好吧那就难怪了,我出去解决它们,你在休息站里等我会。“

   欧阳阳:……他的存在感已经低到连个“们”字都不配了。

   以杨敬华的实力,区区几个连自主意识都没有的妖灵根本摸不到他的衣角,战术上无谓一下也无关紧要,但是端木熙却皱起了眉,透过窗户玻璃看了几秒,转头对欧阳阳“你在这呆着不要出来。”

   “…放心不会的。”他也得有那能力才行,阳冥司和影灵能轻松干掉的妖灵,对他可能就是送命题了。

   于是端木熙也跟着推门出去了。

   不得不提狼妖还不少,狼性凶残,从杨敬华第一剑见血之后,凶性被刺激起来就开始疯狂地往上扑,但杨敬华足够敏捷,必要的时候还能浮空,打得漫不经心却也有几只狼已经倒在脚边了。

   “端木!你出来干什么——”

   端木熙站定,头也不回的一道灵力轰出去,从背后扑上来的狼妖被一记轰飞,撞在百米外的山崖上生死不知。

   “敬华,我觉得你对我有一些误解。”

   “啊?”

   端木熙环视周围,双指一压,强大的灵力从他指尖涌出,径直穿透了最近那只狼妖的喉骨,他看着杨敬华明显加快了速度,自己用灵力随手清理着靠近的妖灵,缓缓道“我不是需要你保护的弱者。”

   ……!

  杨敬华一剑挥出去,猛然落地回头看他“端木——”

  “我知道你想保护我,”端木熙扬手让灵力爆发出去,金光在空中如同撞上无形的玻璃罩,向四面八方折射开,每一道灵力光柱都准确地穿透了一只狼妖的身躯 “但,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

   最后一只狼妖的头颅在落月剑下被斩落,杨敬华停下来。

   是的,阳冥司是世上最强灵力的拥有者,端木熙作为史上最强阳冥司,他并不弱小。

   “我……”无数曾经的画面闪烁而过,刻骨铭心。杨敬华恍然惊觉。

  过往留给了他太深的记忆,他总是下意识地想起端木熙在祭坛上倒下的画面,一遍遍在眼前重播,太过鲜明与惨烈。

   但那是过去,那是未来,那不是现在。

  就像他从不希望被端木熙护在背后,端木熙也不会愿意被他护的密不透风。他们是平等的,就如光与影相生共存。

   “……对不起。”他低声说 “对不起端木……”

   端木熙走上前,主动抬手环住了他的肩膀,“没关系。”


评论(16)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