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三十七约•蜜月旅行(并不是

目录


   

不一样的风雪无归人~

————————————

  到端木家下车的时候,杨敬华顺手把骨灰盒捞过来准备拿出去倒,被端木熙抓住 “敬华,你拿着什么?………你要干什么?!”

    杨敬华心虚的退了一步,心知端木熙绝不可能支持他这么干,根本就不敢把实话都说出来 “啊这个…我……我觉得放那边不安全……要是有人想拿这个算计我,一算一个准。”伤害你也是一伤一个准,当年一个神龙章轩不是都没挡住。

   “………”端木熙眼神微凝,仿佛想了一会,年少的阳冥司实在是太聪明了,以至于一瞬间他连眼神都变了,慢慢松手,声音却有点抖“你…你该不会是想……”

  杨敬华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以某种小动物求生的本能闭嘴不敢说话。

  “给我。”最后端木熙伸手这样说。

  影灵不情不愿的把骨灰盒放到他手里,后悔了一万遍自己为什么这么毫无警惕性的当着端木熙的面去拿,回头自己偷偷拿不好吗?不好吗!

  悲伤。

 

  努力让自己的目光不停留在端木熙手上,杨敬华歪头想了想,跟着端木熙往屋子里走“话说端木,之前延迟的那个外出任务啊———”

  “我记得。”过目不忘的端木熙自然不会忘记这种事,他把骨灰盒谨慎的收藏起来,在端木家他有更多操作方式,俯身拿了工具在画阵法,动作利落干练,一层外套一层。杨敬华单单看着就确定这不是自己破的开的,一时都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难过 “哦…那我们明天就去吧?”

  端木熙在短短两句话之间已经画完了阵法,回头看他“你好像很不欢迎章轩?”急着要跑出去。

  “……我当然不欢迎!”杨敬华的怨念立刻爆发出来,他在旁边坐下,拉着端木熙一只手仰头看他,语气很委屈 “他可是来跟我抢你的!”

  端木熙笑出了声。

  杨敬华干脆手上用力把阳冥司一把拉到怀里,紧紧环住,活像那种收到心理创伤急需要呵护的孩子。端木熙忍着笑,抬手摸摸他,而后在他唇边轻轻亲了一下“有点自信,敬华。”

   …!

   总觉得端木熙主动袭击的频率高了不少。

   “……好吧。”杨敬华勉强让步,不论端木熙的问题的话,他其实对神龙章轩也挺有好感的,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那我给他一个面子……有这么好笑吗??”

 

  杨敬华的工作热情在第二天就遭受了沉重打击。

  “……你怎么还叫了他帮忙?”

  “你认识?”端木熙疑惑的看他。

  “…不,不认识。”这不是那个猪队友…哦欧阳阳吗!

端木熙也不深究,就如他从没有问杨敬华为什么会知道神龙章轩,他太信任杨敬华,只是解释道“需要他看风水。”

  ………他回头就去学!!

 

   “哎!这是你的影灵?”猪队友……哦不,欧阳阳兴致勃勃的看看杨敬华,又看看端木熙,自我介绍 “你好,我姓欧阳,单名也是一个阳字~这名字是不是寓意非凡?因为我是出生在重阳节的嘛~”

  杨敬华冷漠.jpg“我叫杨敬华。”

  欧阳阳沉默了几秒,转头瞧端木熙“我说端木熙,我怎么觉得你的影灵对我很有敌意。”

  “……你的错觉。”如果目光能够化为利刃,那么欧阳阳一定已经被戳的千疮百孔了,然而杨敬华开口还是坚决否认 “什么敌意没有的事!我之前又不认识你!”

  端木熙看了眼杨敬华,抬手捂住他的眼睛,气定神闲“对,你的错觉。”

  欧阳阳:………不知怎么回事,在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存在很多余。

 

 “你裹这么严实,不觉得热吗。”坐在火车上等欧阳阳的时候,杨敬华终于还是开口问了。帽子围巾外套,杨敬华看着都替他热,路上一直忍着没动,现在坐在位置上才帮他摘掉了帽子围巾,端木熙没反对,单手撑着头,目光落在车窗外送别欧阳阳的家长身上,停了一会,“我太显眼了,不想给别人看。”

  杨敬华知道端木熙是个在人群中会相当不自在的性格,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表现,他沉默着帮端木熙外套也脱了,侧身揽住他的腰,端木熙很瘦,杨敬华长期忧心不已,但是每次祭祀都流失生命力,想养胖也不是容易事。当然这并不是他现在思考的问题,他现在愉快的得出的结论是“也好,给我看就行了。”

  端木熙无语的看了他一眼。

  “我来了!”欧阳阳从后面跑过来,一屁股坐在座位上,抱怨“我爸妈烦死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出个远门还唠叨半天……”

   “有人唠叨是好事。”

   “爸妈都在是好事。”

    欧阳阳面对这两个,选择安静的闭嘴。

    “好了,那么我们下面来看一下这次任务的工作程序——”端木熙拿出委托单,进入工作状态。这一点杨敬华插不上话,侧头靠在车窗玻璃上打了个哈欠,看着青山绿水在眼前一晃而过,坐车时间还挺长的,他隐约记得要四五个小时的样子,本来也觉得没什么反正是跟端木熙一起……

  然而看着座位对面的欧阳阳,碍事。

 

  “敬华?你无聊了?”端木熙侧头。

  杨敬华不否认,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觉得时间好漫长,他平时在家都怎么熬过去的“你们讨论完了?这么快?”

  “本来就很简单的过程。”欧阳阳插话 ”要不是端木熙的习惯,不用讨论程序直接上手都行。”

   这一点杨敬华倒是相信。

   “无聊要不然玩会手机?”端木熙压根没理欧阳阳的废话,注意力都在杨敬华身上。杨敬华无奈的皱了皱眉 “我没你想的那么喜欢玩游戏…没事,倒是你,要不要睡一会?你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端木熙轻轻嗯了一声,竟然靠在杨敬华肩膀上,依言闭上了眼。

   杨敬华一手扶住他防止他摔到,抬头正看见欧阳阳钦佩不已的目光。

   “………你干嘛。”

   “我第一次见到端木熙会这么依靠别人。”欧阳阳撑着头凝望他们,眼神仿佛是在瞻仰神迹,感叹不已。“你还真是厉害啊”

   “……废话,也不看看哥是什么人。”杨敬华撇了撇嘴,低头看向闭着眼的端木熙,无声轻叹,语气却格外骄傲“我是别人吗。”


评论(12)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