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三十四约·祭日

 九月九日是端木熙的生日,而九月十日是神龙章轩的祭日。 

   “到了。”端木熙停车的时候,本以为影灵会问些什么,却没想到杨敬华跟在他后面出来,只是四周看了看,什么都没问。 

   杨敬华其实不大喜欢墓地的氛围,很容易让他回想起前世最后那段时光,颜色冰白如雪的大理石,在记忆里是灰暗的,他靠在上面,只觉得阴冷到连骨髓都结冰。

  他抬头看见穿着黑色外套的端木熙,颜色对比鲜明,但他仍然下意识慌张起来,扬声喊了一句“端木,”快走两步抓住端木熙,后者奇怪的回头看他,反手握住他,手上传来的是只属于活人的温热。 

   “怎么了,敬华?” 

   杨敬华定了定,回过神来,松开手,沉默着摇了摇头。 

   端木熙深深看了他一眼,大致有了猜测,“我去看一个朋友,…你要不要去看自己的墓?“ 

   “…我的墓?”杨敬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哦…那我还可以去给自己扫墓是吧?…我觉得能有我这种体验的人…鬼,不多。” 

    就算第二次也很奇妙的体验。 

   “走个形式而已。“端木熙陪着杨敬华走到那块寒酸的小墓碑前面,把东西在旁边放下,征询般停了停 “在这等我?” 

    “ok的,”杨敬华嫌弃的看着自己的墓,回头往墓园门口的方向望了望,眯了眯眼,再抬头时已经恢复了轻松随意的自然神态,仿佛刚才的失态只是幻觉 ”你去吧。” 

 

    然后端木熙刚一走杨敬华就动手开始撬自己的墓,有的经历一次就够了,怎么着也该长点心眼,反正他觉得要骨灰也没啥用。坦白说墓封的还是很牢的,一下子弄不开,所以他干脆把落月剑拔出来当撬棍用。

    落月剑大概上千年来没受过这种委屈。

    脚踩在落月剑柄上,他看看时间,一边凭借杠杆原理用力往下踩,一边拿出手机————当然还是端木熙的手机,不过端木熙平时不怎么用手机,也没注意下车的时候被杨敬华顺手牵羊式拿走了————“你怎么还没到?” 

  电话那边明显抱怨了一句。

 “我管你那么多呢,我不大放心端木,要不然你待会自己找过来…行,快点。” 

  他挂了电话,仰头看了看天,掀开石盖,拿出骨灰盒再盖回去恢复原样,不再浪费时间,转身向记忆里神龙章轩坟墓的位置走了过去。 

 

  “敬华?你怎么…手里拿着什么?” 

   端木熙把手上银色的耳机放在墓前,看到杨敬华跑过来,有点惊疑不定的地站起来,以为他有什么事,以杨敬华的性格,按理说哪怕走个扫墓流程也应该没那么快。 

   杨敬华没回答他,一手拿着自己的骨灰盒,反手拔剑落月出鞘,眼也不眨从他身旁穿过直直扑过去。 

   “果然是你!” 

    神龙昔仁! 

   戴着面具的神龙家主被突如其来的一剑生生从隐蔽处逼出身形,向后一躲,银矛和剑尖撞在一起,力道大到铿然溅出火花。 

   “怎么回事?这是谁?”尽管不能用灵力攻击人,但端木熙的武术比起杨敬华都只高不低,毫不犹豫上前援助。神龙昔仁本来也不是走武艺流的,立刻落入下风,左支右绌。电光石火之间,他横矛一挡,架住杨敬华的剑锋,对着端木熙冷笑起来 “少掌门和影灵当真是配合默契,令人艳羡啊…只是不知道,你还记得章轩吗!” 

    他很清楚要如何动摇端木熙。

    动摇了端木熙,何尝不是动摇了杨敬华。

   端木熙也如他所想的攻势猛然一停,甚至让神龙昔仁躲开得以喘息,他下意识看了一眼杨敬华,咬了咬牙,明知道不应该,却还是忍不住开口。 

   “你认识章轩?!”

   ”切。”杨敬华不满的嘀咕了一声,没有插话,手上的动作却放缓了。

    神龙昔仁来不及注意杨敬华的表情,单单杨敬华一个的攻击给他施加的压力就太大了,他能说话挺不错了很难分心,更何况他只要看到神龙章轩的“坟”,心里就怒火冲天,一时差点忘了自己的目的,开口冷嘲 “我不仅认识他,比你更了解他,还跟他生活了比你长很多很多的时间———”

   “看你那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小三来原配面前刷存在感呢。”杨敬华曾经跟神龙章轩关系不错,但跟神龙昔仁真没什么好感,剑光一挑,差点把神龙昔仁的矛挑飞出去。

   端木熙和神龙昔仁同时被他噎了一下。

   杨敬华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自己说的不大合适了,甚至把自己也连带进去了,可以说是尴尬极了,不得不干咳一声,撤剑回身,在端木熙身边站定,挑着眉看他 “上次袭击我们的是你吧?交代一下?”

   ”想知道我是什么人,那你去问他神龙章轩啊!”神龙昔仁不追击,杨敬华守在旁边的时候想追击的确不是那么容易。银色长矛一转,划过旁边不知谁的墓碑,拉出深深的刮痕。

   端木熙脸色阴沉下来 “他已经死了!”

  “真的吗?”

   短短三个字,尾音上挑,端木熙几乎忘记了身边的杨敬华,眼眸骤然睁大,“…!你什么意思!”

   “哈…”神龙昔仁笑起来,像是在逼问,字字转厉 “你见过他的灵魂吗?你是不是以为他是不想不屑见你才消失的?”

    杨敬华心中暗叹,端木熙定然又是把所有错都归结到自己身上。

   “……!”

  神龙昔仁上前一步,持矛向前,步步紧逼 “那你有没有想过,他根本就没有死,这一切都是骗局呢!”

  他的语气太肯定,以至于端木熙明显的被撼动了,又或者他本来也没有绝对相信过神龙章轩的死,才显得心防格外薄弱。

  “你胡说!我亲眼看见他———”年少的阳冥司猛的喘了一口气,像是呼吸困难的样子,他踉跄着向后一退,抬手指向墓碑的位置,不知道他是在说服神龙昔仁,杨敬华,又或者是说服自己。“他的骨灰就埋在这里面!我参加了他的葬礼!”

  ”哦,是吗。”神龙昔仁看了杨敬华一眼,他善于谋算人心漏洞,知道杨敬华对端木熙的执念有多深,看到端木熙对神龙章轩的在意很难想象杨敬华会没有一点想法——

   但是杨敬华看着他,带着一种古怪的笑意,甚至侧身配合的让出位置,方便他一矛掀开本应有骨灰盒的地方。

   那里空空如也。

   端木熙站立不稳,膝盖一软险些跪倒在地。

   杨敬华一句话都没有说,早有预料的单手拿着落月,另一手扶住端木熙,他能感觉到端木熙抑制不住的在发抖,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依靠在他身上。

   “你的影灵倒是忠心,”神龙昔仁哼笑,声音冷漠,面具挡住了他的双眼,但想来那双眼睛恐怕已经被怒火渲染的通红 ”但章轩为你付出了那么多…少掌门,你现在倒是告诉我——”

   他抬手,用尽全力,一矛狠狠的刺了过去。

   “——章轩他到底在哪里!”

 

  这一矛更多是泄愤之举,面对似乎很淡定的杨敬华,神龙昔仁没有指望能伤到端木熙。但是杨敬华扶着端木熙不方便躲,只是侧了侧身挡在端木熙前面,却连抵挡的剑都没有举。

   他本能性的有些疑惑不明白为什么,手上却没有停。

    直到耳边风声掠过,斜刺里伸出一只手。

 

   “在这里啊。”

 

   褐发黑衣的年轻人在墓边落地站定,一只手抓住了矛尖。





——————————

欢迎轩妈回归~


评论(13)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