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端木熙生贺(华熙华)】海的女儿

祝熙熙十九岁生日快乐!!!!!!

———————————————— 

  端木熙睁开眼,看见陌生的天花板。

   他起初以为是杨敬华又在他睡着的时候搞了什么事情,没有多想的坐了起来。入眼是天蓝色的墙壁,其上攀附有淡绿的水草,像是被无形的水流冲刷着,向外虚虚漂浮,水晶般的玻璃窗大开着。透过窗户能看见色彩缤纷的鱼群游过,旁边装点有火红的珊瑚,其间有夜明珠,散发着灼灼光华。

   ……杨敬华有这本事?

  下一秒,黑色的本子从天而降。稳稳砸进端木熙手里,力道不大,刚刚好把他的注意力拉过来,一低头,看见漆黑的封皮上两个大字,生怕人看不见一样,正在发出LED彩灯一般循环闪亮的的光芒。

  【剧本】

   端木熙抬头看了看“剧本”掉下来的方向,确认那里是严丝合缝的天花板,心里隐约有点不妙的感觉。

   不待他上手,书页刷啦啦作响,“剧本”——就这么叫它吧,已经自己积极主动翻开了,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欢迎来到童话世界!】

   端木熙沉默着捏了捏书页,触感光滑,纸质不错。他又掐了一把自己,不仅疼,疼的也很真实。

   【别担心,你们就是来旅个游而已的哦~不会对现实造成任何影响~走完剧情就能回去啦~~】

   “……你们?”端木熙一眼抓住了重点,他微微睁大了眼睛,自言自语。

仿佛听到了他的问题,剧本上黑色的大字闪动了一下,空白的地方有新的字出现。

   【剧本:海的女儿。】

   【参与演员:四。】

四?

端木熙下意识的回忆了一下故事,心里对这“四”个角色已经有了诸多猜测。

……等等。

海的女儿?

端木熙缓缓低头,目光下移,看到一条流光溢彩般华丽的的金色鱼尾巴。

端木熙:………………………………………………………………………………

端木熙把剧本撕了。

 

杨敬华也不知怎么地,轻松简单的接受了这个设定。

“海的女儿啊~四个角色,唔,小人鱼,王子,邻国公主,海巫婆,似乎差不多……”杨·王子·敬华兴致勃勃,在企图撬出王宫墙壁上的宝石无果后,把目光重新投向悬浮在他面前的剧本,歪着头想了想“不过还有别的角色啊比如那些人鱼姐姐们……好吧,诶,我有个问题啊,演人鱼公主的是谁啊我认识吗?”

剧本保持在空中沉寂不动的样子,如同一本真正的书装死,又像是很人性化的在思考,犹豫不决了好一会,在杨敬华百般期待的目光中,之前对话留下的字体缓缓变幻。

【人鱼公主:端木熙】

杨敬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事实上杨敬华笑到差点滚到地上去,想到端木熙这个反串他就开心的不行,撑着桌子好不容易捂着肚子站直,简直兴奋交加,立刻追问剧本“什么时候开始?”

这次剧本回应得非常快,一行红字夺目而起。

【Now!】

 

“小殿下,您醒了啊。”

另一条人鱼从外面游进来,穿着精致,但明显是个侍女的身份。当然至少她叫的是“小殿下”不是“小公主”,这已经不错了,原著可是海的女儿呢。

端木熙看着她,努力模仿试图自己靠尾巴游起来,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差点摔到柱子上。

“今日是小殿下成年的日子,小殿下也可以去海面上了!”虽然端木熙不答话,但侍女似乎却习惯了,自顾自说话,很替端木熙开心的样子。“运气真好,今天天气不错……”

“不去。”

端木熙扶着柱子稳住,更坚定了自己原本的念头。

侍女愣了一下,看看端木熙,怀疑自己听到了什么,仿佛看到一个现场大型ooc,完全不敢置信 “……小殿下?”

“我突然不想去海面了。”端木熙倒也没准备完全违背把他带到这里来走剧情的力量,单纯是想试试如果自己从一开始改变了剧情就不按着走会怎么样,测试对方的底线,语气相当淡然。

“可是国王陛下好不容易才答应,过了今天……”

“不去。”

难道还会因为这个惩罚——

————!!!!

“扮演王子的是谁?”端木熙猛然回过来,抬头看向之前被他撕毁,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默默恢复了,紧紧跟随飘在他身后的剧本。

似乎已经等他问这个问题等了很久了,剧本愉快的晃了晃,早有准备的翻过一页,大抵是就算他没问也会凑上来送给他看的。

【王子:杨敬华】

看到这个名字的同时,端木熙就明白过来。他不可能去赌如果没有人鱼的帮助,王子到底能不能自己在风暴中活下来。

这是个阳谋。

他狠狠地咬牙,回身一甩尾巴,明明是在海水里,他却似乎没有感觉到一丝水的阻力,目光所及清澈透明,甚至没有水中应有的扭曲“走。”

“走……走哪?”侍女似乎并没有听到端木熙和剧本的对话,但仍旧大写的茫然。

“去海面!”


此时杨敬华已经在船上了,正趴在船舷上,开开心心抱着望远镜瞭望,企图提前找到端木熙的位置,连想都没想过自己是否会改变剧情。

“剧本剧本,”他拿白雪公主里皇后对魔镜的语气拖长了声音“端木熙还有多久到啊?”

剧本在他旁边慢悠悠翻页,翻页,似乎完全是被风吹动的无辜至极,完全是顾左右而言它。

“……问你话呢!”

而在下一刻,风暴降临。

 

大概真怕端木熙浮上来看看就走了不管剧情,几乎在他浮上海面看到大船的瞬间,风云突变。沉重的乌云像从虚空中突如其来的冒出来,迅速掩盖了干净的天空,闪电和雷霆像是被大手抓着胡乱的漫天涂抹,豆粒大的雨点重重砸下来,带有冰雹的气势,原本平静安详的海洋猛然变了脸,一个接一个的滔天巨浪如同黑色巨山压下来,十米,二十米,陆地上久待的人类根本无法想象大海的可怕,巨浪可以轻易吞噬高大的楼房。而桅杆在第一时间就被海浪拍断了,白色的帆布一同落进海里,一打就没了痕迹。

一个人落下去,只怕不会比这块帆好运到哪里去。

端木熙看到这一幕心跳都快停了。他一向聪明,游上来的一段路已经足够他学会正常游动,但为了维持平衡一路都不敢游快,但在这个时候他甚至顾不得侍女惊慌失措的阻拦,猛然加速游了过去。

船发出碎裂的声音,粗厚的木板墙壁被海浪拍弯了,海水淹没了甲板,涌入船舱,大船不堪重负般,向一侧开始倾斜。

“你确定不会死人!!!你这会死人好不好!!!!”杨敬华一手死死抓着捆在船舷上的麻绳吊在那里,另一手掐着剧本书脊,恨不得把它直接掐死,在这样的威势下海面上根本没有生物可以生存,但他知道海面以下数十米就会恢复宁静,他现在只希望端木熙别来。

“就算端木熙是人鱼——他就是人神也没有——”

“敬华!!”

按理说在这样咆哮的狂风暴雨中,什么样的呼喊都完全会被淹没,但是杨敬华就是听到了,如同回响在他耳边一清二楚。他猛然回头看过去“端木熙你——”

金色的鱼尾在水面一闪,犹如阳光落在水面上的波光泠泠,人鱼矫健的闪开向他撞过去的船只残骸,浮出水面。银色的长发湿漉漉披散在肩上,洁白的肌肤上水珠滑落出润泽的光,他抬起头,眼瞳如最剔透华贵的水晶宝石,直直望向他。

  狂风骤雨,骇浪惊涛,而他的身边却像是有一条泾渭分明的线,无形的阻隔出内外两个世界。仿佛末日中唯一的光明,他所在之地,海面宁静无波,清澈安然。

“…………什么情况?”

“大概是怕我游不过来吧。”端木熙对自己游动能力有很清晰的认识。他仰头看着吊在船舷上的杨敬华,伸出一只手“敬华,跳下来。”

  杨敬华想都没想就松了手,自由落体运动落进海里,端木熙动作相当快的垂直一跃接住他,然后在重力作用下两个一起砸进海水里。

哗啦!

端木熙身为人鱼衣服沾水都不带湿的,但杨敬华直接湿透了,发出一声惨叫,树袋熊一样死死抱住端木熙,差点把后者按到水里去。

只能说,幸好人鱼不用担心溺水。


“要到了?!”

  杨敬华看到视线内的地平线,简直震惊 “是你游太快还是那船开太慢了?!这个场景转换太生硬了!”

端木熙拖着他游,时不时抬头看一眼飘在上面指引方向的剧本,因为有暗流海浪不断地推动,他也不怎么累,明白杨敬华是什么意思,配合的回答了“其实刚才风暴已经很好了。”

“那倒是。”杨敬华没事干,双手抱胸,任凭自己被当做风筝拖着滑过水面,人在水里泡久了会热量流失觉得冷,但他倒是没感觉到什么负面效应“不过嘛,这个剧情已经崩了吧。”

“嗯,的确。”

端木熙看着两个剧本,分不出来哪个是自己的那个。只能看见两个剧本同步大大摊开,一左一右,左边的书页上先亮起大字。

【主角崩剧情,怎么能叫崩剧情呢。】

右边那本不甘落后,书页一翻。

【主线剧情有就可以了,细节不~重~要~玩的开心~~】

端木熙&杨敬华:…………

果然是当度假旅行嘛。


大概到了浅海的地方,杨敬华不要端木熙拉了。挣扎下来,靠自己的努力往岸边游,花了两倍的时间扑腾到岸边,趴倒在沙滩上,呈奄奄一息状,倒是真的有了点遇难者的样子。

“下面干什么。”端木熙浮出水面,撑在礁石上,想了想下面的剧情。

“我怎么知道……海的女·儿·嘛,你才是主角,应该是去找巫婆吧……哦对!”杨敬华翻了个身,像咸鱼露出白肚皮,企图通过太阳烤干自己,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个鲤鱼打挺就跟被注射了鸡血一样跳起来,扑到端木熙面前,抓住他的手,情真意切“差点忘了!端木熙,你要珍惜啊,这可能是你最后说话的机会了!”

 端木熙:……

 端木熙抽出手,冷漠的回身游走,没忘了一尾巴拍下去甩了杨敬华一脸水。


 人鱼的体质可能就是不一样,反正端木熙在水里说话丝毫不担心呛水。刚刚跟杨敬华算是学会了跟剧本“沟通”的方式,捏着书页把它扯下来,“巫婆在哪。”

剧本当面给他刷了一个传送阵出来。

端木熙停滞了半分钟,松开手,合情合理的怀疑了一下是不是风暴已经用完了全部经费,面无表情的踏进……我是说游进传送阵。

巫婆会是熟悉……的……人…………

两条前人类现人鱼目光对视,面面相觑,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少……少掌门……”

神龙章轩大概是被本能迷惑下意识拍了一下尾巴,反应过来之后就僵硬住了,徐徐低头,一脸的羞愤欲绝生无可恋。

端木熙承认自己感到了一丝安慰。

他体贴的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转移了话题“章轩…我来拿药。”

“我知道。”神龙章轩回头直接撞在了石壁上,看起来并没有端木熙那么强的学习能力,游的不甚熟练,中途打翻东西无数,最后才艰难地拿着一个玻璃瓶出来,瓶里亮晶晶的,如同装着一片星河。“就是这个了少掌门。”

“我记得,原版故事是要割去舌头来换取这个药?”端木熙没接。

神龙章轩嗯了一声,显然不是没读过原版故事,但还是摇了摇头“我们走的剧情没那么残忍,少掌门,喝了药能变成人,副作用就是失去声音。”

端木熙凝重的盯着玻璃瓶看了几秒,伸手接过来“我知道了,谢谢。”


这边的杨敬华也遇到了熟人。

“秦诗瑶?!”

“杨敬华?!”

“你不觉得你来的有点晚吗?”不仅已经把自己烤干,都快把自己烤成咸鱼干的杨敬华对于新鲜事物接受很快,张口就控诉。

秦诗瑶穿着繁复的公主裙,坦白说典雅高贵挺好看的,但她毫不犹豫的双手叉腰明显缺乏点气质“因为我在化妆啊!我还想问为什么是你呢?!”

“???我在这怎么了?!”

“那熙是什么?”秦诗瑶愤慨不平,如果能找到导演大概要掐住对方的脖子问他是不是没眼光。

杨敬华一顿,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告诉她这个残忍的事实。

“端木他……是人鱼公主。”


最后演变成了王子&公主坐在沙滩上嗑瓜子等人鱼回来,期间各自赶走来找王子/公主的随从xN波。

最后一直到深夜——大概是原著剧情的原因——才看见人鱼徐徐上浮出海面,见到这个阵势,明显震了震。

“端木!端木!”杨敬华抬高了手挥挥,保证端木熙想装作没看见都不行。

“哇!”秦诗瑶提着裙子就冲过来,在端木熙面前几步的浅水蹲下,也不顾裙角垂下来被海水浸透“熙你这个尾巴!”

端木熙正在努力往岸上游,但在浅水游的很无力,恍惚甚至觉得自己是条在岸上扑腾的鱼,他想想都觉得这画面不忍卒视,一瞬间真的无比好奇原作里的小美人鱼到底是怎么自己靠着鱼尾巴上岸到宫殿前喝药的。

大概是爱情的力量吧。

“敬华,”但端木熙自己还是不得不求助“帮我一下……”

 杨敬华连忙扔下瓜子凑上来“啊要干嘛?把你拉上来吗?”

端木熙无言的点头。虽然药并不是神龙章轩配出来的,但剧本也告诉了他药需要在陆地上生效,这一点很原作。

秦诗瑶踊跃举手“需要我帮忙吗?我们可以去叫几个侍卫过来!”说话的时候,这位姑娘一直在瞥端木熙的尾巴,端木熙……端木熙装作不知道。

“不用。”杨敬华踏进海水,走到端木熙旁边,从斜向下削细的腰身上开始有着细小的金色鳞片分布,在象牙白的肌肤上如同神赐的微光,延伸到下变成色泽璀璨的鱼尾,他好奇的伸手摸了一把,与市场上的食用鱼还是有所不同,并没有那种粘腻感,触手光滑微凉。

端木熙甩了甩鱼尾巴,全身不自在“你快点。”

杨敬华嗯一声,不假思索的弯身把端木熙横抱起来,鱼尾从他手臂边垂下去,尾端处的薄鳍滴答着水珠“上岸就可以了吧?”

端木熙:“………………可以。”

他都不想看秦诗瑶的表情。

“别这么看我,”杨敬华涉水往岸上走,明显知道端木熙在想什么,语调里都是幸灾乐祸“上次你就是这么对我的,这里只有秦诗瑶一个人看到,你知足吧。”

秦诗瑶淡然转头“我什么都没看到。”

“说起来你是瘦了吗?怎么完全不重?”杨敬华才不管秦诗瑶怎么说,把端木熙放在浅海沙滩上,也不觉得累,拧了拧衣服上的水,在旁边坐下了。

不待端木熙回答,剧本哧溜飞到他面前开始哗啦啦翻动,从左翻到右从右翻到左,疯狂吸引注意力,一副邀功的样子。

杨敬华把它拍开。

端木熙把药瓶拿出来,迟疑不决的盯着它看,看起来一时半会下不了决心喝。杨敬华趁机凑过来“哎端木熙……”

“做什么?”端木熙转头看他。

“我能不能拔一片你的鳞片……”

“我也要!”秦诗瑶眼睛闪闪发亮。

端木熙:…………………………

端木熙毫不犹豫的拔开瓶塞一口喝了下去。


从这一点上来说,剧本对他们是非常友好的。根据海的女儿原作,小人鱼喝完药之后是痛晕过去第二天才被人发现的。

而剧本只是刷新了一道白光,端木熙就完成了变形。

杨敬华超失望:“这是没经费了吧?果然是没经费了吧?!”

秦诗瑶:“对啊对啊。”

端木熙冷冷扫了他们一眼,两个人类都闭嘴了。

“还能说话吗?”秦诗瑶小时候也听过这个故事,瞅了又瞅,还是忍不住开口问。

端木熙试着张了张口,奇怪的是也不像是真的不能发出声音,更像是声音被自动屏蔽了一样,最后只能无奈的摇头。

可以,这很剧本。

“太惨了。”杨敬华如是点评“不能说话也太惨了点。”

端木熙无所谓,他本来话也不是很多,只是对杨敬华特殊,所以杨敬华感觉不到而已。

“等一下!熙!”秦诗瑶慌忙的冲上来,拉住已经自顾自站起来就往内陆走的端木熙,满脸严肃“熙!实话告诉我,你行走在地上会痛吗?”

 人鱼拥有人腿的代价不仅是失去声音,还有走在地面上时如同走在尖刀上的痛苦。

杨敬华愣了愣,猛然意识到这件事,一把抓住端木熙另一只手臂“端木熙!说实话!”

“……”端木熙侧了侧头,迎上杨敬华的眼睛,原地迈了迈步子,而后像是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

杨敬华嫌弃的皱眉,哼了一声 “痛你还走?端木……”

端木熙立刻后退了一步。

“……背你好吧。”杨敬华郁闷的摸了摸鼻子,原地蹲下,回头看了看端木熙。后者显然并不怎么愿意,但秦诗瑶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立刻推了端木熙一把“让他背嘛,他应该的。”

当人鱼游了太久,端木熙都快要不适应走路了,再加上双足一旦受力就很痛,被秦诗瑶一推重力不稳,栽到杨敬华身上,杨敬华没给他再下来的机会,迅速托住他站起来,回头冲他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没关系的端木,别客气啊,我们走吧。”


回去之后,npc国王就给了杨敬华要和邻国公主联姻的消息,看起来推主线剧情的愿望十分迫切。

“啊——”

杨敬华趴在窗台上遥望天空,长吁短叹。

[这不是你一直的梦想吗。]

端木熙写了张纸条给他。

杨敬华疑惑的看了看他“什么梦想?……啊,你该不是说?”

[秦诗瑶不是你的女神吗?]

端木熙偏偏头,银色长发随着他的动作滑落下来。虽然是长发,但此时的端木熙气质和少年的纯真自然是完全不同的。杨敬华看的呆了呆,幸好是和端木熙朝夕相对习惯了,很快的回过神来,“那是以前了。”

他弯弯眼睛看了眼端木熙,转眼看向外面湛蓝的天“我现在想要的……可不是那些。”这句话说的很快,音调又低,也许端木熙听见了,也许没有。后者只是淡淡笑了一下,把纸张收回来。

“说起来为什么要等没意义的婚礼不能直接跳到下一个剧情——”杨敬华其实没准备让端木熙真的回应,随便转移话题。

有的话不能乱说。

刷。

剧本给他表演了一个全场刷新。


前一秒还在研究童话世界好看的小裙子的秦诗瑶突然被刷新到这里,不知所措的看了看杨敬华和端木熙 “这是哪?”

“……不知道。”

这是一艘船——实话说杨敬华现在都有点怂船了,纵然现在海面风平浪静,但前一天的风暴很显然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行三个人站在船舷边,深情凝望漆黑的夜晚。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嘛。

“……该不会是……最后大结局了吧??”知道端木熙说不了话,但杨敬华也不傻。

秦诗瑶不能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发出绝望的悲鸣“?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快??我还没有把那些衣服的设计图记下来?!!”

(可能是罪魁祸首的)杨敬华:…………

深深的愧疚。

端木熙看了看这两个,面不改色的走了几步,垂头往下看去,按照剧情接下来就该是人鱼姐姐来送刀子了。

“…………”

“…………”

“熙?你在看什么?”

“怎么了端木……章轩?!!!”

 尴尬浮在水面的神龙章轩:努力维持微笑.jpg

“等等等等,”杨敬华举手叫暂停“我怎么记得端木跟我说过你的角色是海巫婆啊?”

“海巫婆?”刚刚得知这个消息的秦诗瑶立刻忘记了失去小裙子的悲伤,拼命忍住笑声,趴在船舷上努力试图看到神龙章轩的鱼尾巴。

诸事不顺的神龙章轩自暴自弃:“……对,我是。”

杨敬华睁大眼睛看了他几秒“有这么缺人吗难道真的经费不足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章轩你竟然也有尾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神龙章轩看起来很想自己直接一刀捅死杨敬华。

然而人生总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生活总有更惨淡的事情等着你。

褐发的人鱼默默的,叹了口气,没急着拿那把刀,而是拿出他们都已经熟悉样式的剧本,自己手动翻开,看了几秒,露出惨不忍睹人生无望的表情,另一只手抬起来,捂住了脸。

“希望这把刀子能帮助你,使你今夜不至于灭亡。拿去吧——你看,它是多么快!在太阳没有出来以前,你得把它刺进那个王子的心里去。当他的热血流到你脚上的时候,你的双脚将会又联到一起,成为一条鱼尾,那么你就可以恢复人鱼的原形,你就可以回到我们这儿的水里来。快动手吧!在太阳没有出来以前,不是他死,就是你死!刺死那个王子,赶快回来吧!快动手呀!你没有看到天上的红光吗?几分钟以后,太阳就出来了,那时你就一定要灭亡。”

全程语速极快,恨不得直接飞过去。但是毫无起伏,不带任何感情,读的大概比siri都不如。

“你说什么?”杨敬华懵逼,全程一个字都没听清。

“他……他该不会是在说原文……”原著没有台词的邻国公主的秦诗瑶感觉到了庆幸。

过目不忘的端木熙点头,证明了秦诗瑶的猜想。

一气呵成读完剧本强迫的台词,神龙章轩抬手扔刀,动作行云流水,他经受过训练扔的很准不会射到人,所以眼睛都不带多看,尾巴一甩拍出雪白的浪花,直接一头扎回到水里去了。

“…………”

“…………”

“…………”

端木熙由衷的感受到了剧本那句【主角崩剧情,怎么能叫崩剧情呢。】是多么友好和善解人意。

“那,下面怎么办?”

秦诗瑶离着刀子最近,抬手拔下来,对着东边一点初生的晨曦比了比,刀刃锋利,反射出她的脸。

端木熙无声的抬手想拿过刀,杨敬华比他动作更快,直接去秦诗瑶手里抢刀,这个动作太突然,秦诗瑶差点划伤他,吓得立刻松手“你干什么——”

“我记得成年人急性失血一两千毫升才会危及生命,”杨敬华用手指蹭了一下刀刃,虽然是把小刀,但是足够锋利,鲜血立刻流了出来“反正不会影响现实呢嘛~我试试……”

端木熙一把抓住他的手,看口型应该是喊了一声“不行”只是声音被强制隔绝了。

“别开玩笑了,说什么你就信啊……”秦诗瑶倒是能说话。

“那你说怎么结局?”杨敬华歪头问她,虽然握刀的手被端木熙抓着,却还是自己虚虚比划了一下“你们别担心,根本不疼,估计是屏蔽痛觉……”

滴答。

猝不及防的端木熙脚下一滑,不,尾巴下一滑,要不是杨敬华眼疾手快能直接砸地上。

“……热…热血流到你脚上的时候,你的双脚将会又联到一起,成为一条鱼尾……?”端木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尾巴,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下意识的把这句话复述了出来。

 难言的沉默。

 小美人鱼死的好冤啊。


端木熙睁开眼,这次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

他慢慢坐起来,按亮手机看了眼时间,时间刚过零点,日期跳转到了九月九日。

门上突兀的探出来一个脑袋,不得不说,三更半夜里门上挂着一个只有脖子以上部分的人还真的有点小恐怖“端木……哎你醒着啊?”

“怎么了?”端木熙看到杨敬华熟悉的衣着打扮,定了定神。

杨敬华穿过门进来,说话犹犹豫豫的“我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哎呦我的天!这是什么??”

端木熙翻身下床,看到杨敬华风一样的冲到桌子前面,凝视几秒,慢慢举起一个样式十分熟悉的,黑色封皮的本子。

!!

只是这次封皮上不再是闪瞎人眼的LED光,更像是一本普通本子,烫金色的大字也多了几个。

【剧本:海的女儿】

右下角则是色彩稍微暗淡点的小字。

【演职人员:端木熙,杨敬华,秦诗瑶,神龙章轩】

端木熙和杨敬华对视了一眼,不必多说,互相都明白了。

与之前反应生动的剧本不同,这个完全像一本普通的书。左半边是插图,右半边则是文字,书页一翻哗啦啦作响。而文字的故事情节,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

因为这就是刚才经历的那段“梦”。

端木熙慢慢把书翻到最后一页,他看到雪白的纸张上只印有一行字。

【生日快乐,端木熙。】

“……这?!”杨敬华凑在旁边看,在看到这一行字的时候眼睛都睁圆了 “看起来我们都是陪你的啊!这得是谁送的??!”

端木熙沉默着看着那行字看了很久,许久,他抬起头,慢慢的笑了起来。

“不管是谁送的……都谢谢她。”


生日快乐,端木熙。

愿你长命百岁,平安无忧。



————————————————————————

全文8520字,于2018/9/8  18:06


其他的文章可见于 总目录

评论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