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叶草-君筠

以灵契为圆心,到处爬墙……大概。
【华熙可逆不可拆】
超级欢迎来聊天讨论的,不用客气~
如果觉得文还不错的话,多点点小红心小蓝手留下点阅读痕迹来督促我呀~~~

【锁灵之约(杨敬华重生)】第三十三约·生日

目录


   

风雪无归人剧情后挪 

正好赶上生日,双份生贺~

————————————————

   唤醒神龙章轩的阵法,只有一次机会,不容失误,因此杨敬华相当的谨慎,他虽然矛盾过神龙章轩的问题,但毕竟现在已经有了决定,祭祀的发现实在让他惊喜,他也许会需要神龙章轩帮忙,那是他不希望端木熙知道的事情。

    在最后准备启动前,杨敬华把阵图算了一遍又一遍,还单独拿式子挑出来给端木熙验算。

    端木熙低头看了几秒,拿笔先给他圈了两个计算错误。

   “如果你算数不好,其实可以用计算器。”

   “………你说的很有道理,”杨敬华坐在桌子上,看端木熙一行行检查过去,速度比计算器还快,“我忘了。”

   “这边错了。”端木熙在错误的地方轻轻划了一道,给凑过来的杨敬华讲解。因为杨敬华打乱了顺序,他看不出来是什么,却也不再追问,只是不问根据的提供了杨敬华需要的所有援助,快速审查过了所有阵图公式,杨敬华看的叹为观止 “哇,你怎么什么都会,厉害了我的端木。”

   端木熙无奈瞥他,在端木家人眼里,端木熙冷漠不近人情,但是对着杨敬华,他像是卸下一身伪装,永远是内心那个纯净柔软的少年,就仿佛,把真心都捧出来一样。似乎对于在意的人,端木熙总是会这样,刻意的放低自己,把一切都敞开毫无保留到令人心疼。

   杨敬华俯下身去吻他,端木熙向后微微仰了仰身,很配合。

   “今天你被那些人叫过去,是有什么事吗?”一吻结束的时候,杨敬华想起来,他抬手用指腹擦去端木熙唇边细微的水迹,亲昵而暧昧。话题迅速的落在了正事上。端木熙抓住他的手,望着他的眼神里微微有点笑意 “我正想跟你说呢,有个平息灵脉的任务找到我,需要出去两天,也可能三四天…”他根本没有想过杨敬华会有不随行的可能,自从在一起后,杨敬华总是黏黏糊糊缠着他不放手。

   “出去?”杨敬华怔了怔,从桌子上下来了,他眼前突然浮现出那片寒气深重的冰天雪地,还有地上用血绘出的召唤阵,那颜色太过鲜艳,即使是蒙在久远的回忆里,也几乎刺痛他的双眼。

   “……嗯。”端木熙伸手抚在他眉心,仿佛想舒展开皱紧的眉峰,语气也带了担忧的意思,原本端木熙就很细心,更何况现在也不分心缚魂阵,完全一心在杨敬华身上,杨敬华这个情绪波动再明显不过“敬华,你为什么…最近情绪一直很不对劲?”

   杨敬华抿了抿唇,他知道随着时间推移,由最开始重生满心只有惊喜的正面情绪,到现在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负面感情,他感觉到止不住的烦躁不安,他恐惧他茫然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改变命运,但是他更不知道怎么跟端木熙解释,解释什么呢,解释他曾经历过,现在不过是重走鬼生路吗。

“我……端木,”他斟酌着言语,迟疑不决,最后苦笑起来 “端木,我不知道怎么说…再等等,等我…行吗?”

    “当然。”

   杨敬华松了口气,看了看桌上的日历,九月十日上红笔的一个叉格外明显,他皱了皱眉,突然有点想让神龙章轩自生自灭去的想法,不过也只是一瞬,他回过头问端木熙 “那个任务急吗?”

   “急倒是不急…你要做什么?”冰原那边是城外,没什么人,开山修路断地脉早就断了很久了,也不差这几天功夫。

   “不急的话能不能晚点去?”杨敬华想起已经在密室画到一半的法阵,算着日子,苦恼不已,闪了闪眼睛,竖起手指 “一周!最多就推迟一周时间!”

    端木熙漂亮的眼睛向上挑了挑,忍不住好奇 “为什么?”

   “我保证你到时候就会知道的。”杨敬华语气认真严肃,却恢复了之前漫不经心的神态,搂住端木熙脖子挂在他身上 “别问我了——你这样我总觉得于心不忍好愧疚啊……”

 

   十八岁成年,那是多重要的时候啊。

   若是按杨敬华的想法,把全世界捧到端木熙面前都不为过。

   偏偏急着赶阵法进度,他没有端木熙的能力,必须小心翼翼一点点画,现在为了能及时画完连白天都偷偷溜过去,实在是忙得要死,心里愤恨到有种等神龙章轩醒过来先打一顿的冲动,或者给他打个蝴蝶结当礼物送……不不不这不行还是算了吧。

   杨敬华用灵石粉末勾勒出法阵的最后一笔,深吸一口气,抬手按在地上,蓝色的灵力沿着法阵线灌注,光芒亮起。

 

   “端木端木!醒醒醒醒!”

  虽然知道端木熙睡的很早,比起看端木熙一天到晚很累的样子杨敬华也宁愿看到他能好好休息一下,但这种时候也会觉得很无奈的,看着漆黑的天色又看看时间,估计端木熙这一觉会睡到明天,只得选择上手叫人。

   端木熙刚睡着就给他生生叫起来,睁开眼的时候还有点迷糊,揉着眼睛坐起来,虽然没有到拎起枕头砸杨敬华的地步,但听起来也很怨念“……你…又在干什么。”

   杨敬华难得没计较他的语气,回头确认了门窗关得好好的,抬手把放在床头柜上的的盒子拎过来,“当当当!啊———”心情过于激昂之下手上用力过度一不小心把活结扯成了死结,杨敬华尴尬的顿了两秒,干脆暴力拆解把礼带撕开,正如所言,比起需要天赋和现场发挥的中餐,他更擅长糕点这样做法标准化的领域,“十八岁生日快乐!”

   端木熙眼神一晃,猛的睁大了眼睛。

   ”其实我觉得你成年应该大办的…可惜你过生日不能让人知道。”杨敬华为了避免把蛋糕打翻到被子上,小心的抱在手里,跪在床边,非常遗憾的抬头跟端木熙解释,虽然端木熙不知道,但他其实也觉得自己第二次送蛋糕真的很没诚意,只是这两天忙晕了头,愿上天保佑天堂没有拖延症?

 “也没时间跑出去给你买礼物了…啧,不过蛋糕是我自己做的,你尝尝这次有没有好一点…怎么这个表情?”

   尽管端木熙收敛的很快,杨敬华还是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悲伤黯淡。

   “想起了…一些事情。”阳冥司垂着眼睛,声音很低,甚至可以说罕见的,有点委屈的意思。

   杨敬华的手微不可查的僵了一下,回忆起黄泉之境中曾经看过的画面,大致猜到了端木熙想到了什么。但他明白,在这种时候…即使回忆起神龙章轩,也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生日之后,便是祭日。

   “谢谢。”眼里光芒暗淡不过是刹那,端木熙重新抬首,露出了笑容,他容貌本就精致,笑起来仿佛镀了一层柔光,“你一下午神神秘秘就是在弄这个?” 

     杨敬华长长嗯了一声,维持着最后的良心,没有让端木家传承千年的圣器落月剑沦落到切蛋糕的地步,而是拿了把小刀沿着糖霜覆盖的地方切开 “是,但也不是…总之你明天就知道了。” 

   “明天? 我明天,有点私事要出去…” 

    杨敬华心知肚明,却不点出口,只是靠近用额头抵住端木熙额头,望进阳冥司的眼睛,只在那双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独一无二。他微笑起来,语气格外坚定 “我跟你什么关系?你还要跟我计较私事?…再说,就算私事我也是要跟着你的。” 

    端木熙侧头,拿起杨敬华切好的蛋糕轻轻咬了一口,神情更近似于纵容,端木熙这个人太温柔,以至于永远强硬不过在意的人“好。唔,不错嘛,比你做饭的能力强多了。” 

    “那是,哥是谁啊,我可是有经验的………诶,吃完就睡当心蛀牙啊你。”

————————————————

轩妈【即将】上线预告

评论(10)

热度(138)